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51章偶尔想起,泪水涟涟…
    第951章偶尔想起,泪水涟涟…

    乔陌漓的话还没说完,听到颜汐落在那边嗔怪责备他的声音,“你真是没个正形,哪有这样拜托人的?昊天啊,你别听你乔伯伯‘乱’说,念恩麻烦你多费心了。!”

    云昊天笑得眼睛格外明亮,对着电话频频点头,“乔伯伯,乔伯母,你们放心吧!只要念恩不欺负我行,我呀,一定把她捧在手心里供起来。”

    “哈哈哈,你这小子,是嘴甜!”乔陌漓的笑声透过听筒传了过来,“好啦,那好好照顾她。”

    “放心吧乔伯伯,我保证一定会把念恩给照顾的最好,绝对不让她有半点闪失!”云昊天恳切地说着,差没有拍着‘胸’脯立誓了。

    乔陌漓和颜汐落又细心叮嘱了乔念恩好一会儿,这才挂断了电话。

    他们早已经想念恩想的不行,却生怕会打扰到念恩好不容易才刚开始的新生活,索‘性’放开挂牵,让她跟云昊天好好相处。

    而云昊天的父母跟乔陌漓他们的想法出的默契,都没有来打扰云昊天和乔念恩的生活,在耐心等待着他们感情的好消息。

    乔念恩的生活重新归回宁静,随着她怀孕月份的加深,她的肚子也跟着一天天高隆起来,‘精’神也跟着变得困乏,每天都要睡很久才能养足‘精’神。

    不过算是这样,乔念恩仍旧拖着笨重的身子在准备即将到来的画展的稿子。她对于这次象征着她新生的画展可谓是费尽了心血,一心只想做到完美。

    看到每天那么用心准备画展的乔念恩,云昊天心疼的不行,不过他知道乔念恩的脾气,非但没有任何阻拦,反而在背后悄悄为她做着各种筹备工作。

    这个坚韧的小‘女’人早已经悄然成长,她长大了,浑身透‘露’的成熟让他入‘迷’,不管让他为她做什么,他都愿意,因为她在他的世界里慢慢成长,这样很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乔念恩都已经怀孕八个月了。她的肚子开始变得笨重的不行,四肢却仍是十分纤细,并没有半点身为孕‘妇’的臃肿。

    黄昏,乔念恩仍在支起的画架前用心地勾勒着‘色’彩,她已经为即将到来的画展准备了不少的画稿了。

    不过这些还不够,想要尽善尽美的乔念恩一心想把画稿储备的越多越好。

    不知道是不是近来过于劳累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当乔念恩正低头勾勒颜‘色’时,觉得自己的肚子被轻踹了下。

    她嘴角含笑地低下头,将画笔丢在画架,然后捂着肚子半坐在躺椅。

    不知不觉得,她已经带着肚子里的小家伙八个月了,而近来小家伙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时不时拳打脚踢的,似乎迫不及待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似得。

    “宝宝,你是想跟妈咪互动么?”乔念恩一边柔声说着,一边用手‘摸’着肚子刚隆起的地方。

    而窝在她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听懂了似得,等着乔念恩的手刚过来,调皮地挪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舞动着小拳头,将乔念恩的肚皮又顶起了高高的一小块。

    乔念恩含笑看着自己高耸的肚子,再次用手指轻点了下被隆起的地方,无奈地轻笑,“你还真是跟他一样不肯安分呐。”

    话音刚落,乔念恩脸的笑容凝滞了起来。

    她有多久没有想起过凌司夜了?原本以为自己忘了的,却原来,根本没有真正遗忘过他……

    乔念恩的眼渐渐笼了一层水雾,眼神变得恍惚起来。

    凌司夜,这个曾被她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这样跟她形同陌路,只怕这辈子都再也难有‘交’集了吧?

    乔念恩轻轻叹了口气,沉重的仿佛叹尽了这一生似得。

    她感到眼角有些湿—润,赶紧用手指抹了两下,抬眼看向‘花’田远处的天边。那里挂满了赫红的晚霞,映红了大半个天空。

    乔念恩再次叹了口气,支撑着笨拙的身体从躺椅站了起来,来到画架跟前拿起了刚丢下不久的画笔,信笔勾勒起来。

    此时的她神情格外的专注,一根根优美的线条随着她纤细手腕的舞动跃然纸。

    微风浮动着她黑‘色’的直发,将她的背影拉伸到大片的薰衣草‘花’田。而在乔念恩的脚下,有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滚落砸了下来,溅起微微的尘土。

    她再哭着画画!

    随着乔念恩的细笔勾勒,只见原本洁白的画稿开始跃动一道道蜿蜒曲折的水纹,渐渐汇聚成滚滚东流的江水。

    江水呼啸汹涌,溅起无数朵‘浪’‘花’拍打着江岸,打湿了岸边的堆砌着的形怪状的石头。不远的江面,夕阳映红了半江瑟瑟,也将一道伟岸的男人背影拉得格外悠长……

    这幅画乔念恩几乎是一气呵成,等她最后一笔落下时,才发现自己的脸早已经布满了泪痕,脸颊不知是不是被风吹的,变得格外冰冷。

    乔念恩连忙将脸的泪痕给擦拭掉,袭人的‘花’香阵阵拂来,将她的思绪从江边拉回。她这才想起自己压根没有站在江边,而是置身在无边的‘花’海。

    凌司夜……

    乔念恩默默注视着自己画稿的那道伟岸背影,知道自己居然又失态了。

    明明他们都已经分开了那么久,自己却再次放纵了自己的心,信笔勾勒出了他的背影,而且是那么的鲜活灵动,仿佛随时他都会从画稿转过身来似得。

    他现在,只怕早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乔念恩嘴角扬起一抹苦笑,说好了不再去想他的,怎么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呢?

    她颤巍巍伸出手,想要将那幅刚完工的画稿给撕毁,可是纤细的手指接触到画稿,却怎么都没有力气做到将它毁弃。

    罢了,总要慢慢遗忘的不是么?

    乔念恩收回自己发颤的手,拾起搁置在画架的画笔,郑重在面题了画稿名——《思念》。

    不思量,自难相忘……

    在乔念恩沉浸在无边的怅然时,云昊天则静默地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他刚才是端着水果从城堡里出来给乔念恩吃的,却在快要走到她身旁时停住了脚步,只因为他看到了她脸大颗大颗滚下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