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不速之客!

    乔念恩恬静的笑容令云昊天看得入了‘迷’,他愣怔地看着她眉眼弯弯的模样,突然想把她给紧紧拥在怀里。

    不过云昊天并没有动,而是紧紧攥紧拳头控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她的美好,在她还没有完全将凌司夜给遗忘时,他不允许自己给念恩造成任何的困扰。

    “好的,我走了,记得答应过我的,会好好照顾自己。”云昊天再次不放心地叮咛了句,这才转身冲‘花’田不远处站着的保镖们说道,“务必照顾好小姐,否则我唯你们是问!”

    “是!”两名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立即应答,令云昊天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多少放下些心,驱车去了公司。

    乔念恩目送云昊天离去,然后才用手捧着些肚子,随意的在薰衣草‘花’田前漫步起来。

    估计带着小家伙的缘故,这些天她变得越来越慵懒,总是想躺下睡一会儿。

    不过为了能够让宝宝能够更加健康茁壮,乔念恩还是尽最大的体力去活动,好将自己的体魄锻炼的更加强壮,迎接即将到来的生产。

    乔念恩又走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疲累,回头看向身后的保镖,“帮我拿一幅躺椅过来好么?我想坐在这里歇一会儿。”

    “好的,小姐。”保镖利索应声,分别将躺椅和遮阳棚都扛了过来。

    “谢谢。”乔念恩轻声道谢后,捧着肚子选了个舒适的姿势躺在了躺椅。

    眼前是绚丽的‘花’海,微风徐来,送来香甜‘花’香,缭绕在鼻尖久久不肯散去。乔念恩只觉得通体舒畅,又躺了好一会儿,不知觉的闭眼睛睡了过去。

    “站住!看你往哪儿跑!”

    “你这个臭B子,等我们抓到你,你死定了!”

    “站住,不许再往前跑了,那是云家的地盘。贱‘女’人,你给我滚回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

    乔念恩正睡得香甜,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叫骂声和‘女’人隐隐的低泣声。那些声音‘混’在一起吵得她心烦意‘乱’,索‘性’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只见在薰衣草‘花’田间的小路央,有个满脸惊慌的‘女’人正不要命的朝着自己这边飞奔着。

    ‘女’人约‘摸’三十岁左右,穿着很是朴素,一边跑一边小声哭泣着,脸有着好几块乌青,估计之前是挨了打的。

    在她的身后,远远跟着几个骂骂咧咧牛高马大的男人。

    眼看着这几个人吵闹间要从‘花’田闯到城堡前,守在乔念恩身旁的保镖赶紧走了过去,将‘女’人给拦了下来,“站住,这里是云家的‘私’人产业,外人不得入内。”

    跑在最前面的‘女’人惶恐地看了眼身后,生怕会被后面的几个男人给追,噗通跪在了保镖跟前,“求求你放我过去吧,他们是坏人,被他们追我死定了。”

    保镖冷冷看了眼跪在地的‘女’人,丝毫没有要援手的意思,“这世困难的人多了去了,我只是一名保镖而已,并不是救世主,你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真的不能被他们抓回去啊!”‘女’人跪在地连连叩头,在他身后追着的几名男人已经放慢了脚步,狞笑着将‘女’人给围了起来。

    “哼,贱人,你还想跑?怎么不跑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居然还想跑?真是活腻了你!”

    “没错,你家男人早把你卖给我们了,你算跑到天边,也得把这笔债给还!”

    几名男人凶神恶煞的将‘女’人围了起来,说着想将‘女’人从地给拽走,‘女’人绝望的脸‘色’变得煞白,不住地磕头求饶,“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想被卖,他欠你们的钱我会干活还你们的,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还?哼哼,你家男人借了我们高利贷,如今连本带利是个你这辈子都没听过的天价,算把你卖了只怕你也还不起!”

    为首的男人说着伸手去拽‘女’人的胳膊,“麻利点快点跟我们走,少在这里惹是生非,得罪了云家,咱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我不走,我死也不要去!”‘女’人哭得泣不成声,看到了‘挺’着肚子走过来的乔念恩,赶紧跪着朝她爬了过去,“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吧!只要你救了我,我这辈子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恩情的!”

    保镖赶紧拦了过去,生怕这些粗鲁的人会碰撞到乔念恩,“站住,你不要过去!小姐,你往后退些,不要让他们碰撞到你。”

    “赶紧跟我们走!”追债的男人说着硬拽着‘女’人的长发,想要将她尽快带走,“快跟我们回去!”

    “不,我不要!”‘女’人的头发被拉得生疼,眼泪簌簌往下掉,却誓死不肯跟这些人回去,而是央求地看着乔念恩,将唯一的期望寄托在她的身,“小姐,求你发发慈悲,救救我吧!我这一辈子都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的!”

    “少废话,快跟我们回去!”男人说着冲自己身旁一起过来的几个男人喝骂道,“你们都他娘的死了?还不赶紧把这个泼‘妇’给我‘弄’回去?”

    被骂的几名男人这才回过神,七手八脚来拽抵死不肯跟他们回去的‘女’人,“走,等下回去有你好看的!”

    “住手!”乔念恩断喝了声,再也看不下去这些人对那名‘妇’人的虐待,厉声呵斥拽着‘妇’人不肯放手的男人们,“光天化日的,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她?”

    刚才的事情乔念恩从头到尾都看了个分明,她原本是不想管的,可是却被‘女’人垂泪的哭声听得挪不动脚。

    尤其是刚才‘女’人即将被那几个大汉抓走时无助又绝望的眼神,看得她更是于心不忍,索‘性’拦下了这些凶悍的男人。

    “小姐,这个‘女’人的老公是个烂赌鬼,嗜酒好赌,输光了家产还不算,又在我们老大那里借了不少高利贷。眼看着这都一年多了,却根本还不。我们做生意的,又不是开善堂,自然是要问她讨要的啊。”

    为首的男人虽然不认识乔念恩,却知道云家的厉害,因此对乔念恩的态度还算恭敬,不过脸的笑容却圆滑的令人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