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收留青黛!

    乔念恩压根不打算跟这个男人多说,直接问道,“她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钱?”

    男人得意地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万。!”

    乔念恩倒‘抽’一口冷气,看向男人的眼神更是厌恶了几分,“你怎么不去抢?”

    “抢也抢不到这么多不是?小姐,这白纸黑字的,算你们云家有钱有势,也不好拦着吧?”男人以为乔念恩是云家的小姐才说得客气,若是换了旁人,只怕早一口唾沫飞了过去了。

    跪在地的‘女’人生怕乔念恩会不管自己,抱着她的脚连连磕头,“小姐,求求你救救我!这些钱我都不知道,我已经和我男人离婚了,他竟然让人来抓我抵债!”

    “好了,你先起来。”乔念恩说着示意身旁的保镖将哭泣不已的‘女’人给搀扶了起来,这才伸手冲追债的男人说道,“欠条呢,给我看看。”

    追债的男人倒也不含糊,当即拿出一张字据来,“你看,这里可是签了她那男人的名字的,这欠债还钱……”

    乔念恩不等追债的男人说完,冷声打断了他,“放了她,这一千万我给你们。”

    “什么?”追债的男人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们放高利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豪气的人,居然肯为陌生人付一千万!

    “谢谢,谢谢小姐,我这辈子算死都无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啊!”跪在地的‘女’人高兴的喜极而泣,重重磕起头来,额头很快青肿了起来。

    乔念恩微微皱起眉头,“你先起来,以后不要动不动跪地给人磕头。”

    说着,乔念恩转身朝城堡走去,吓得追债的男人连声喊着想要追过来,“小姐,小姐,这钱……”

    一旁的保镖将男人给拦了下来,厉声呵斥道,“放肆,难道你以为我们云家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会诓骗你么?”

    追债的男人登时站住了脚,搓着手恭维道,“当然不会,当然不会。”

    “那你还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在这里等着,我家小姐是回去给你们拿钱!”保镖说着留下一人看着这几名壮汉,另一人则跟着乔念恩回了城堡内。

    乔念恩走回房间拿回支票,当场签了一千万,然后撕给那名追债的男人,“欠条拿来,你们两清了。”

    追债的男人不敢置信地接过那张支票,仔细看了好几遍,确认真是一千万,高兴地几乎原地跳起。

    他们放出高利贷没想过那些借债的会还,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撞到云家这个冤大头!

    “这是你的借条,好好收着,得亏你碰小姐这位善心的活菩萨,不然等着去伺候男人过活吧!”

    追债的男人将欠条丢给正冲乔念恩连声感谢的‘女’人,一挥手带着几名手下离开了。

    “谢谢小姐,谢谢你救了我!”‘女’人泣不成声地再次跪倒在地,心里对乔念恩更是恭敬的不行。

    乔念恩示意身旁的保镖将‘女’人给搀扶起来,冲她淡淡笑了下,“不必谢我了,你回去吧,以后好好生活。”

    “不,小姐,”‘女’人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来,刚才她只顾着求救,没有注意到乔念恩隆起的肚子,这会儿才意识到乔念恩是名待产的孕‘妇’,立即改口道,“太太,你马要生了,身边不能没有人照料的。我之前也有过孩子,后来被我家那个丧尽天良的瞒着我给卖了!至今没有找到,他赌输了又拿我去抵债的。您好心做到底,干脆收留我做你的佣人,我一定会用心照料你和孩子的。”

    不等乔念恩说话,保镖断然拒绝了‘女’人的恳求,“你以为云家是谁想进进的?小姐肯拿钱帮你还债已经是你莫大的福份了,赶紧走,别在这里啰嗦!”

    说着,保镖伸手来拽‘女’人,想要将她给赶走,“快走快走!”

    ‘女’人却不肯走,双膝弯曲再次跪了下来,一个劲儿的冲乔念恩磕头,“太太,求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我受了你这么大的恩惠,不能不报答你这么走掉的,求求你,求求你!”

    乔念恩看着‘女’人淳朴的言行,想到自己还有个把月要生产,留她下来帮手也没什么,点点头,细心问了起来,“你家里还有别的什么人么?”

    ‘女’人连忙答道,“我母亲早早过世了,父亲生前也是烂赌鬼,为了还债才把我抵给了现在的男人。我跟他过了三年,生下一个儿子,谁知道被他丧尽天良把孩子卖给了别人,这几年我几乎哭瞎了眼,孩子没找到不说,这一次他居然将我也抵给了这些放高利贷的。太太,我已经没有家了,回去也只会被他像牲口似得卖来卖去。求求你让我跟着你,让我照顾你和还未出世的孩子吧?”

    看着跪在地的‘女’人泪眼汪汪地恳求着,乔念恩的心再次软了下来,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经历这么坎坷,叹了口气,“先起来吧,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我叫青黛。”自称叫青黛的‘女’人连连磕起头来,是不肯从地站起,“太太不答应我留下来我不起来,太太,求求你收留下我吧,我这辈子当牛做马都要报答你!”

    “青黛,你留下来可以,只是以后能不能动不动给人磕头下跪了?”乔念恩轻声说着,很不习惯看到青黛总是下跪的模样。

    “好,好,只要太太肯让青黛留下来伺候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青黛连忙从地站起来,用手背擦掉脸的泪痕,郑重其事道,“太太,我一定会把你和宝宝照顾的好好的。”

    “嗯,我相信。”乔念恩看向青黛,认真说道,“还有,以后不要喊我太太,叫我念恩可以了。”

    “那可不行,”青黛连连摇头,“你救了青黛,青黛这辈子都要做你的佣人伺候你,怎么能喊你的名字呢?”

    说着,青黛指了下旁边的保镖,“不如,我跟着他们喊你小姐吧?”

    乔念恩见青黛执意不肯叫自己的名字,只好随她了,“好吧,随你怎么称呼都行,我有些累了,咱们回去吧。”

    “好。”青黛重重点头,格外的欣喜,扶着乔念恩走回了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