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完全无视眼前的熙攘,目不斜视地大步朝前走去,径直上了画展中心的二楼,身后还跟着一名同样黑衣黑裤的保镖。   二楼上面也是展览乔念恩画作的地方,不过却不是用来拍卖的,而是乔念恩珍藏的,只用来展览的画作。   男人很快走入二楼展览区,冷傲的目光从挂在墙壁上的画作上一幅幅扫视过去。他看得很慢很慢,似乎将那些画作的每一个角落都记在了心间似得,最后才在挂在最中央的那幅画作前停了下来。   那是幅名为《思念》的画稿,上面的江水正汹涌的拍打着岩石,夕阳将江边的一道背影染成了红色,整个画面看上去是那么的苍凉萧瑟,令人不自禁地跟着伤感起来。   带着墨镜的男人专注地看着那幅画稿,未被墨镜遮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就像凝固了的雕塑似得。   在他的身后,站着恭敬的保镖,正笔直地等候着他的吩咐,态度给外的谦恭。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男人垂在身旁两侧的拳头紧握了起来,手背上的青筋更是因为攥紧的力度暴起了老高。   男人鹰般锐利的目光穿透厚厚的墨镜盯视着画稿上的那道背影,自己冷傲的身形开始轻颤起来,浑身的空气都似乎感觉到了男人极力克制的情绪,冷凝到了极点。   站在男人身后的保镖这才发现到了男人的异样,恭敬地走过去,垂首喊了声,“少爷。”   带着墨镜的男人这才像如梦初醒般似得,他的眉头高高隆起,微微低下了桀骜不驯的头,低沉沙哑的嗓音冷漠地命令道,“不惜一切代价,将这幅画给买下来!”   “是!”保镖立即应声点头,将男人的吩咐记在了心里。   带着墨镜的男人再也没抬头去看任何画作,转身离开了二楼的展厅。他走得步伐匆忙,似乎再多待一秒,就会改变主意似得,很快没了踪影。   而此时,一楼大厅内的画作早已经被乔念恩那些狂热的粉丝们给抢夺一空,抢到的欣喜不已,没抢到的垂头丧气,却都没有离开,都聚集在大厅内等着看他们最爱的这位漫画家的庐山真面目。   在众人的期盼中,穿着蓝色古风套装的乔念恩缓缓走上了搭建好的礼台,落落大方的冲着站在台下的粉丝们挥手致意,“大家好,我是‘遗落的星辰’。”   礼台下登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在大家的认知中,这些搞艺术的多是狂放不羁不修边幅的模样,却压根没想到他们最爱的星星居然是那么优雅高贵的形象。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亲热,就像三月间拂过桃花林的春风,熙和柔暖;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比天上的皎月还要璀璨夺目,顾盼生辉;就连她的声音都格外的温和,宛如林间蜿蜒曲折的潺潺溪流,叮咚悦耳宛如天籁。   看着台下的粉丝们惊讶的表情,乔念恩笑得更加甜美,微微冲台下的粉丝们鞠了个躬,然后柔声说道,“谢谢世界各国的朋友们对我的喜爱,也感谢你们不远万里来参加我的个人画展。为了答谢大家,我会更加努力画出更好的作品来,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喜欢和支持我。”   乔念恩落落大方的谈吐和灿若云霞的笑脸瞬间征服了本就喜爱着她的粉丝们,他们开始疯了似得齐声呐喊道,“星星,我爱你!星星!星星!给我们签名吧!”   这些粉丝们边说边往礼台上冲,如果不是云昊天早早就在礼台四周布置好了保镖,只怕他们早就冲了上来。   “保护好小姐,还要小心防止踩踏事件的发生。”云昊天冷静地吩咐保镖们维持好会场秩序,然后冲乔念恩伸出了手,“念恩,已经可以了,你再不离开这些粉丝的情绪只怕会更加的疯狂。”   乔念恩看了下卯足了力气想要冲上来的粉丝们,再次冲他们道了声谢,这才在云昊天的拥护下离开了礼台,朝着贵宾室走去。   在她的身后,那些眼睁睁看着乔念恩离开的粉丝们发出不舍得挽留声,“星星,不要走!星星,我们爱你!”   乔念恩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出现会造成这么浩大的声势,虽然她也想跟粉丝们多待一会儿,不过为了维持会场秩序,她还是狠心离开了展厅,很快走进了贵宾休息室内。   会场内仍是喧闹成一团,甚至有的粉丝因为乔念恩的离开而低声哭泣了起来,根本不舍得离开会场,一心想着再多见乔念恩一面。   而谁也没注意,在展馆大厅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冷漠地凝视着离去的乔念恩的身影,双手紧握成拳,浑身剑拔弩张,似乎下一秒就会冲出去做些什么似得。   那双眼睛是那样的深邃,里面却没有半点火热,充斥着的俱是无边的冰冷……   贵宾休息室内。   云昊天冲好一杯花茶,欣喜地端到乔念恩跟前,满脸自豪道,“念恩,今天的画展相当的成功,这段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吧?这些日子要不是你跑东跑西的,画展哪能办得这么顺利?”乔念恩笑得眉眼弯弯,心里也因着刚才粉丝们的热烈回应感到高兴。   她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画稿能卖多少钱,在意的只是会不会被人真正的喜欢。如今看来,他们应该是真心喜欢她的画稿的,这就足够了。   云昊天毫不推辞地点点头,“那当然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看到你这么成功,我也觉得与有荣焉呐!”   “好吧,我的军功章分你一半好了。”乔念恩大方地说着,从凳子上站起身,拎着包朝外面走去,“画展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咱们回去吧?”   云昊天对“咱们”这两个字很满意,点头跟着乔念恩往外走,“没问题,不管你要去哪儿,我这马前卒都愿意舍命作陪。”   “哪有那么夸张?又不是让你去冲锋陷阵,还马前卒。”乔念恩摇头轻笑起来,看向云昊天的眼神格外的真诚,“不过没有你的陪伴,我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成功的。昊天,谢谢你。”   “嘘,”云昊天冲乔念恩比了个手势,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原本嬉笑的脸上带着十足的认真,“念恩,你知道我在等的,并不是你的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