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念恩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沉重起来,眼里有了几分愧疚,“昊天,你值得更好的,而不是我这个已经有了孩子的女人。”   “傻瓜,这么好的日子怎么偏偏提这些扫兴的事呢?走吧,咱们赶紧回去,估计我的宝贝女儿都快想你想疯了。”

    云昊天清楚乔念恩的固执,不过他比她更加执拗,一旦认准了,就再难放弃,索性转移了乔念恩的话题,让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

    见云昊天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乔念恩知道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心里更是打定了主意。等遇到合适的女孩,一定要介绍给云昊天,免得他被自己给耽误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从艺术馆的后门离开,先后上了云昊天的车子。   云昊天踩下油门,将豪车从艺术馆的后门驶离,很快就要绕到前门时,乔念恩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停一下,我想先去个洗手间。”

    “好,”云昊天将车子开到艺术馆的洗手间附近,这才停了下来,下车帮乔念恩拉开车门,“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乔念恩的脸顿时红的不行,“拜托,我是去上洗手间。而且这大白天的,不会遇到什么危险,OK?”

    看到乔念恩窘得话都说不利索,云昊天差点失笑出声,只好强忍着笑意点头,“好好好,我守在门口总行了吧?你快去快回,估计这会儿心儿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妈咪了呢。”

    乔念恩这才舒了口气,拎着包匆匆朝洗手间走去。幸好刚才云昊天只是说笑,不然她真的会尴尬似得,她又不是国宝,上个洗手间还需要保镖站岗放哨的。

    云昊天目送乔念恩走进洗手间,这才懒散地靠在车门前,顺手抽了根烟点上,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他习惯用笑容掩藏自己的真心,看来距离自己拉近在念恩心中的距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乔念恩走进洗手间,很快就方便完走了出来,来到洗手池旁洗手。   她刚弯下腰掬了一碰水,就感到身旁有一道影子笼罩住了自己。   不过乔念恩并没有多在意,还以为是别的来上洗手间的女士,继续洗着手脸。   洗手池内的水温调试的十分舒适,等乔念恩洗好手脸,才发现身旁那道身影离她越来越近,这才好奇地抬起头。   就是这么一抬头,乔念恩只觉得自己的大脑轰的一声,整个意识被击得粉碎……

    只见洗手间的镜子里,清晰无误地映出两道身影,一道娇小秀气,一各伟岸冷漠的男人正一步步走向自己。

    两道身影就那样怔怔地通过镜子对视着,同样的面无表情,眼眸中却带着同样的思绪万千。

    乔念恩只觉得天都塌陷了下来,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此时此刻遇上他!

    怎么会是他?!凌司夜!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明明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仍是如此的失态?!失态到完全忘了应有的仪态,只剩下压根挪不动脚的躯壳?   不!   她已经跟他分开了那么久,就算再遇到又如何?赶紧离开!离开!

    乔念恩拼命在心里提醒着自己,迫使自己变得空白的思绪回过神来,咬牙准备低头离开。   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遗忘了他,却在再次见到他的那一秒才清楚的明白过来,自己并没有完全将他从自己的心底抹去……   没错,这个高大的男人,正是消失了很久的凌司夜!

    此刻的他就那样冷冰冰一步一步走向乔念恩,透过镜子注视着乔念恩,在离她有一米的距离他站定了,黑眸定定的望着她。   他的眸光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犹如一探枯井,深邃干枯……

    乔念恩生怕再跟凌司夜生出什么牵扯,一心只想尽快从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逃离,逃到远远的没有凌司夜的地方。

    其实这里的空间并不小,可是因为有凌司夜在,她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被抽干了似得,令她压根不能正常呼吸。

    就在乔念恩转身准备离开时,一双大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纤细的皓腕,令乔念恩浑身颤抖不已。

    那只手掌是那样的粗糙干燥,掌心炙热的温度烫的她忘却了所有,只记得僵硬抬起头,木怔怔注视着眼前波澜不惊的冷眼眸。

    那双眼眸里,蓄满了许多许多乔念恩看不懂的东西,令她下意识地垂下眼睑,只想尽快挣脱桎梏逃离。   凌司夜握住乔念恩的手腕,轻轻一带,就令乔念恩僵硬道不行的娇弱身子跌入了他宽厚的怀抱中。   熟悉又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令乔念恩僵硬的身子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努力想要从凌司夜的怀抱中挣脱,“放开!”   然而乔念恩的挣扎毫无作用,凌司夜仍是静静注视着她,似乎想用眼眸看穿她的灵魂似得,冷漠的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薄唇内更是没有蹦出半个字来。

    乔念恩被凌司夜盯视得头皮发麻,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的目光似乎能够穿透她的灵魂似得!她必须尽快离开!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乔念恩继续用力挣扎着,然后任凭她使出浑身解数,却始终无法从凌司夜手中挣脱分毫。

    乔念恩顿时着急起来,气急败坏地抬起腿,踢向凌司夜下—腹。   他这样算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又凭什么抓着她不肯放手?!   然而乔念恩的这点攻击压根没被凌司夜给看在眼里,他虽然目光紧紧盯视着乔念恩的脸庞,却在乔念恩抬脚袭来时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的小退,然后轻轻一带,令乔念恩再也站不稳,更加紧密地跌入了他的怀中。

    “你…你混蛋,放……”乔念恩急得不行,还没想出脱身的办法,已经被凌司夜给抱到了洗手台上。

    此时的凌司夜眼眸内满是冰霜,用双臂将乔念恩给圈禁起来,然后直视着她惊慌失措的眼眸,一点点逼近她绝美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