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念恩瞪大眼睛注视着凌司夜越来越近的冷峻面容,吓得魂不附体,他、他想做什么?!

    然而凌司夜压根不给乔念恩任何反应的机会,英俊的脸庞越来越近,紧抿的唇朝着内心的渴盼逼近。

    那两瓣唇,是他思之如狂的所在。无数个午夜梦回,他总是会想起那里的芬芳,如今它们就在他眼前蛊惑着他,令他只想不管不顾地去品尝,完全遗忘了之前的初衷。   眼看着凌司夜的脸不断放大,英挺的鼻尖眼看快要压到她的鼻尖,乔念恩这才吓得回过来神,将头偏了下,险险避过了凌司夜的薄唇。

    凌司夜的薄唇擦过乔念恩的脸颊划过,美好的触感令他完全失控,索性伸出双手捧住乔念恩乱动的小脑袋,霸道又强势地吻了上去。

    两唇相接,犹如电光石火,迸射出火花,就是这个味道,是令他朝思暮想夜不能寐的味道。   当他坠入海底的那一刻,他失去了自我。

    当他再次从死亡的峡谷回来的时候,他就想念这个味道,想的心痛。   多少各日日夜夜,他告诉自己,忘记一切,重心开始……

    可是他不行,他忘不了,他要她……如今她就在他的眼前,美好的令他只想焚毁撕毁着一切!

    凌司夜疯狂地啃咬着乔念恩娇嫩的唇瓣,那柔—软的芬芳令他发了狂,就像发怒的雄狮般,在享用着最美味的猎物。

    乔念恩被吻得险些喘不过气,用力捶打着凌司夜的胸膛,想要令他放开自己。   只是她的这个动作却加重了凌司夜的攻势,令他更加疯狂地撬开乔念恩的唇舌,用力搜刮着她唇间每一寸美好。

    他的舌头搜刮遍她的贝齿,吸允着她的甜蜜,恨不得将她整个人生吞入腹!   乔念恩又羞又气,两片嘴唇被凌司夜狠狠肆虐着不说,这个狂暴的男人居然已经把手探入了她的裙底!

    丝丝冷风袭上乔念恩的肌肤,令她被吻得头昏脑涨的神智瞬间恢复了清醒。   她愤恨地瞪视着恨不得长在她身上的凌司夜,用力咬了下他的舌头。   很快,腥淡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唇舌见扩散开来,凌司夜这才从刚刚才的狂暴中恢复些意识,愣怔地看向险些被自己撕碎的乔念恩,猩红的眸子带着心痛和愧疚,但是转眼又变得毫无温度。

    “啪!”

    乔念恩狠狠给了凌司夜一巴掌,然后从洗手池上跳下来,快速拉好自己被扯起来的长裙,冷漠地狠瞪了凌司夜一眼,“先生,请你自重!”

    说完,乔念恩就头也不回地大步转身离开,脚步声匆忙又紊乱,逃也似的离开了洗手间。

    等出了洗手间,她心里才后怕的厉害,刚才如果不是自己清醒,自己可能就被那个疯子给当场……

    而洗手间内,凌司夜呆呆地站在镜子前,眸光嘲讽地看着镜内一脸狼狈的自己,右脸上赫然有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凌司夜缓缓的抬起手,摸向那五根手指印,上面还带着她的温度……   “咣当!”

    随着一声重击声,洗手间的镜子被凌司夜击出的重拳打中,发出破碎的声音,纷纷掉落下来。

    凌司夜的右手也因为击中镜片变得鲜血淋漓起来,不过他似乎并不觉得痛,而是看着墙上没掉落的碎片,冷漠地舔了下带血的唇瓣。

    乔念恩慌不择路的从洗手间走出来,直到走到阳光下才觉得周身有了温度。

    刚才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她一度以为自己置身地狱,而周身冰冷的凌司夜就像地狱的源头。

    他失踪了这么久,如今却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完全没了之前的沉稳淡定,充血的眼眸里蓄满了暴戾,似乎下一秒就会出手扭断她的脖子似得。

    这段时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像是恨她!

    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早就已经分手了不是么?

    想到这儿,乔念恩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洗手间,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她犹豫了下,到底是没折回去看,而是整理了下自己狼狈的仪表,朝着不远处的云昊天走了过去。

    细碎的脚步声在云昊天身后响起,他转身看向乔念恩,绅士地帮她拉开车门,“怎么去这么久?快走吧,心儿肯定早已经哭了。”

    乔念恩挤出丝强硬的笑容,弯腰钻进车内,一句话也没有说。

    云昊天狐疑地皱起眉头,不明白刚才还满面春风的乔念恩怎么突然就跟换了个人似得,他不由多打量了她两眼,这才发现她的唇瓣红—肿的不行。

    云昊天的心猛地一沉,她被人吻过了!难道刚才……

    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车座上的乔念恩,发现她不但脸色苍白的厉害,而且神情也十分恍惚,就没忍心多追问什么,而是沉默的发动车子,朝酒店驶去。   一路上,车内的两人都默契的谁也没出声,直到车子稳稳停在酒店门口,云昊天才打破车内静默的气氛,下车帮乔念恩拉开车门,尽量语气轻快道,“走吧,咱们快上去。”

    乔念恩愣了下,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坐在云昊天的车内,而刚才一路上自己则始终沉浸在凌司夜刚才给她带来的震撼里。

    她看着云昊天望着自己的关切眼神,尽量挤出丝笑容从车内走了出来,跟云昊天一起走进酒店。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酒店门口后,一辆豪车快速从酒店前开了过去,车内坐着的男人带着宽大的墨镜,遮住了萧杀的眸光。

    乔念恩很快在云昊天的陪同下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刚推开房门,青黛就抱着已经四个月的心儿迎了过来,“小姐,你回来了?”

    “嗯,心儿闹了没有?”乔念恩将乖巧的心儿接了过来,顺口问了句,借此掩饰刚才内心的波动。

    只是她刚把心儿拥入怀中,看到她神似凌司夜的薄唇时,眼睛突然莫名酸涩起来,不受控制浑身开始颤抖。

    眼泪突然掉了两滴,冰冷的泪珠掉落在心儿胖乎乎的小手上,她愣愣地看了眼手背上的泪珠,好奇地朝乔念恩的眼角抓来,似乎不明白那里怎么会有水珠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