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62章 他再次买走了她的画稿!
    青黛立即开始收拾行李,很快将她和心儿的东西都打包整理好,然后抱着睡着的心儿离开了酒店。  临行前,青黛再三跟乔念恩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心儿,让她不要担心,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乔念恩目送熟睡的心儿和青黛消失在电梯内,内心十分的纠结,很不舍得跟心儿分开。  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因为她只要一想到今天凌司夜盯着自己的那种眼神,就遍体生寒。  他的眸子是那样的犀利和陌生,似乎将她给看成了猎物似得,带着势在必得的霸道和张狂。  他变了!变得冷漠无情,呵呵,她又何尝没有变!  或许只是她多心了,他们早已经分开了那么久,以凌司夜的倨傲,应该是不会再找上门来的吧?  乔念恩边想边朝自己房间走去,心里不停安慰着自己,那只是场意外的邂逅而已,他们再不会有任何交集。  她只顾低头想着心事,压根没注意脚下的路,眼看着就要跟迎面走来的人撞上。  “小心!”  云昊天及时扶住乔念恩,关切地看着心神不定的她,“念恩?我刚才去房间找你你不在,怎么走到电梯口来了?”  乔念恩刚才的心漏跳了一拍,还以为又遇到了凌司夜,等确认眼前的是云昊天,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我是来送青黛的,她带着心儿先回去了。”  “回去?去哪儿?”云昊天不解地问道。  “回E国了,这里的画展马上就要结束了,我就让她们提前回去。等明天我们将那些只展出不售卖的画稿收起来,也离开这里吧。”  乔念恩低声说道,并没有仔细说清楚为什么要让青黛和心儿提前离开。  云昊天心里满腹疑问,不过乔念恩不细说他也就没有追问,“也好,青黛稳重细心,一定能把心儿给照料好的。这样你就能专心忙画展的事,等收拾利索咱们也好尽快赶回去。”  “嗯,走吧,我们去展馆中心看看,跟馆长他们打个招呼,明天就离开。”乔念恩说着就回房拿起自己的外套披上,此刻的她恨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只因再不想跟凌司夜碰上。  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将他给遗忘,却在再遇到他的那一霎那才明白,原来他始终是自己心上的伤痕。  虽然看上去早已经结疤,可碰触到仍是会痛得鲜血淋漓。  相见不如不见,她还是避开他的好,然后把一切交给时间,让漫长的时光来冲淡心头的疼痛。  云昊天点点头,无论乔念恩做什么,他从来都是无条件支持的。  她想开画展他就全程陪同,她要离开他也绝不会多留恋半秒。  两人从酒店里出来,径直开车去了艺术馆。  现在已经到了下午,来参观画展的人明显比上午少了许多,不过仍是熙攘不断,将乔念恩所有待售的画作抢了个干净。  然而成功举办画展的乔念恩脸上却并没有半点喜悦之色,甚至脸色仍有些苍白。她内心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似得。或者,是她太草木皆兵了?  看着画展中心来来往往的那些陌生面孔,没有一个是凌司夜,乔念恩提着的心这才终于落了地。  看来真是她太风声鹤唳了,上午的事根本就是场意外!  云昊天始终无声地陪在乔念恩身旁,静静注视着她不停变幻的脸色。他不知道她今天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才变得这么奇怪,难道,真的像他猜想的那样?  “念恩?”云昊天轻声喊了声乔念恩,然后毅然牵起她的手,“无论有什么事要发生,都一定要告诉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乔念恩,云昊天总觉得她离自己很远很远,远到他下意识想要抓住她,生怕她会突然间消失。  等他牵住她的手,才发现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因为她的手是那样的冰冷,冰块般将一切隔离。  乔念恩的手轻颤了下,本能地抽回自己的手,又怕会令云昊天尴尬,只好装作大步朝前走得样子,强自挤出丝笑容,“我没事,去二楼看看,让他们等会把楼上的画稿给收起来。”  云昊天目送乔念恩离去,眼中满是失落,他知道,他从来都没有走入过她的心房,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始终都将心藏得严严实实,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之前他还能说服自己她只是需要时间来遗忘而已,而如今,看着她本能的反应,他真的还能欺瞒自己么?  沉浸在无边失落中的云昊天没有注意到,在他牵住乔念恩手的那一瞬间,有道阴狠的目光正牢牢盯视着他,恨不得将他给碎尸万段!  乔念恩尴尬地往二楼走去,借着看画作的借口来平复自己不正常的心绪。刚才她下意识从云昊天手中抽离的举动会不会太过分了?  只是她无法欺瞒自己的心,她不想再经历任何的感情,只想和心儿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她也知道这些日子云昊天对她的付出,可除了抱歉,她真的什么都不能给他。  乔念恩神思恍惚地来到二楼,却意外地瞪大了眼睛,完全忘了心中的纠结,只因为她看到自己特意叮嘱主办方不要售卖的画居然不见了!而且是那幅题名为《思念》的画稿!  看着正中央原本挂着那幅画作的白墙,乔念恩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她不敢相信地走到墙壁旁,用手摸索着冰冷的白墙,不敢相信自己的画稿居然凭空消失,似乎这样摸索就能把画稿给摸索出来似得。  “不……不可能的……我明明叮嘱他们不能售卖的……”乔念恩低声说着,冰冷的墙面却无情告诉她画稿已经不见的事实,令她脚步虚晃起来,跌跌撞撞往楼下走去。  云昊天就守在楼梯旁,原本一脸烦愁的他看到乔念恩踉跄的身影顿时警惕起来,三两步迈上楼梯,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乔念恩,关切问道,“念恩,出了什么事?”  乔念恩无力地抬起头,眼中一片惶恐,“楼上……楼上的画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