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63章 深夜把她从酒店劫走(1)
    “什么?”云昊天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里可是守卫最严密的艺术展馆,居然会发生丢画的事?而且还是不出售画稿的二楼?  “你先不要慌,我们先去管理中心询问下,看看是不是他们给你收了起来。”云昊天说着就扶着乔念恩朝管理中心走去,根本没发现有道淬毒般的眼神在死死地盯视着他们。  乔念恩只觉得脚步虚浮,那幅画稿的不见似乎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似得。  她不敢去想那幅画稿怎么会突然不见的,只好将期望寄托在云昊天刚才的话上,暗自期待真的是被管理中心的人员给收了起来。  在云昊天的搀扶下,她很快来到艺术馆的管理中心,馆长亲自接待了他们。  “馆长,我那幅挂在二楼题名为《思念》的画稿呢?是被你们给收起来了么?”乔念恩来不及客套,见到馆长直接就询问了起来。  馆长和蔼的冲乔念恩笑了下,先给乔念恩倒了杯茶,这才不慌不忙道,“星星啊,你不要这么着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幅画作被人给买走了。”  “什么?!”乔念恩和云昊天同时惊讶出声,没想到那幅画居然会被人给买走!  乔念恩的脸色变得煞白,之前心中那种隐隐的担忧更加明显起来,“馆长,我不是说过二楼的画不售卖的么?怎么会被人给买走?”  馆长面有难色道,“星星啊,卖出画稿是好事情啊,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我知道你之前是叮嘱不能售卖二楼的画稿。可是我们艺术馆也有我们的难处,希望你能够理解啊!而且那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先生给的可是天价,人情加上价格,令我根本不好推脱嘛!”  云昊天不高兴地皱起眉头,“馆长,我们之前就说好的,不卖就是不卖,就算他开出天价来也不卖,你这根本就是不守承诺!”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没有遵守承诺。”馆长歉意地看向乔念恩,“可是星星啊,我们做艺术的都明白,最难得的就是知己,你画的再好,没人欣赏也不行。何况那位先生给出的是跟上次你那幅《最后的蔷薇》一模一样的价格,我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一亿美金?”云昊天瞬间警惕起来,上次的画稿拍出天价已经令人愕然,这次的居然又是!  馆长点点头,“是的,一亿美金!星星啊,你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可也要有人承认你画稿的价值才行。一亿美金,这可是比肩殿堂级大师的价格啊!”  乔念恩的心却沉入了海底,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就连眸子都跟着冷凝成霜。  两次了,已经两次了,到底是谁,居然两次出这么离谱的价格买下自己的画?难道,真的是他?  呵呵,除了他,只怕不会有谁这么一掷千金了吧?  乔念恩不卑不亢地看向满脸喜色的馆长,“馆长,我能理解你的为难,不过在我看来,画稿的价值并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谢谢你们提供这么好的平台让我展览画稿,不过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合作的好。等展览结束,剩下的画稿我会令人全部收起来。”  说完,乔念恩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馆长室,云昊天也跟着走了出来。  乔念恩吩咐助手等到闭馆就收起画稿,这才闷闷不乐的走出艺术馆,信步朝多瑙河畔走去。  多瑙河畔,一身蓝色古风长裙的乔念恩郁郁寡欢地走着,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  她一路上都在想,自己那两幅被买走的画,究竟是不是落入了凌司夜的囊中。  云昊天静默地跟在乔念恩身后,心里早已明了,念恩之所以会突然变得这么沉闷,肯定跟凌司夜脱不了干系。  看着乔念恩低落的背影,云昊天攥起拳头,紧赶了两步并肩跟上乔念恩。  他想要告诉乔念恩,让她不要再为凌司夜而烦恼,可是看到她皱眉不展的模样,终究把话给咽了下来,转移话题道,“念恩,昨晚我接到了我妈咪的电话。”  乔念恩正埋头想着心事,听到云昊天的话下意识应道,“啊?”  云昊天心疼地看着愁眉不展的乔念恩,心里一千万个想要把她紧皱的眉头抚平,“昨晚接到了我妈咪的电话,她不是跟我爹地最近去了瑞士滑雪么?”  乔念恩这才收起烦乱的心思,专注地看向云昊天,“上次好像听你说过,他们的感情真好。”  说着这话,乔念恩眼中流露出满满的羡慕,不管是云昊天的父母还是自己的父母,他们都是那样的恩爱,可是自己呢?  云昊天知道自己或许开了个不好的话题,不过既然都开头了,他索性继续说道,“他们确实感情不错,经常满世界乱逛,然后丢我在家里,幸好我早就习惯了。”  “我爹地和妈咪也总是这样,在他们的眼中,彼此才是最重要的,咱们大概就是爱情的附赠品吧?”  乔念恩不由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心里对他们之间深情不渝的爱情更是艳羡不已。  “估计是,我这个附赠品更不值钱,我妈咪啊只在关键时候才会想起我。”云昊天完全同意乔念恩他们是爱情附赠品的观点,点着头继续说道,“要不是我爹地受伤,估计我妈咪几个月都不会想起我。”  “你爹地受伤了?天呐,严不严重?”乔念恩赶紧问道。  “还好,不是太严重,只是鼻子骨折了而已。”云昊天说着就低笑起来,“想不想知道,我爹地的鼻子是怎么骨折的?”  乔念恩点点头,“嗯,怎么骨折的?你怎么还有心情笑?”  “真不是我不孝顺,而是我爹地这鼻子骨折的太糗了。”云昊天说着摇摇头,“他不是跟我妈咪去滑雪么?原本两人是并肩而行的,后来我妈咪渐渐滑到前面去了。然后我爹地急着追上妈咪,没控制好速度,竟然把我妈咪给铲倒了。然后我妈咪往后一倒,直接砸在了我爹地硬—挺的鼻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