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64章 深夜把她从酒店劫走(2)
    乔念恩听到这儿,不由地跟着低笑出声,“这样的话,那鼻梁骨折的还真是有够乌龙的。”  “谁说不是呢,我妈咪给我打电话过来时,我差点笑出声。”云昊天看到乔念恩脸上终于有了淡淡的笑意。  心情跟着明朗起来,“等过两天我就飞去看看爹地,问问他以后对滑雪会不会留下什么阴影。”  “你真是……”乔念恩哭笑不得得看着一本正经的云昊天,正准备说他两句,突然就觉得身后有道阴冷的目光。  那目光森冷阴寒,令她下意识转身去看,可是身后除了陌生的行人,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云昊天看着突然扭头过来的乔念恩,关切地问道。  乔念恩转身看了好一会儿,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只好随意摇摇头,“没什么,走吧,咱们回去。”  或许,刚才只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云昊天点点头,跟着乔念恩并肩朝酒店走去。  路上,两人简单商议了下,决定搭乘第二天最早的一趟航班离开N国。  但是在他们离开后一双冰冷的眸子直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深夜。  胡思乱想的乔念恩早已疲累的陷入了梦乡,她的眉头始终紧锁着,似乎在梦里也遇到了什么糟心的事情一样。  然而,她的房间门被无声地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  这道身影悄无声息地朝着睡熟着的乔念恩走去,直到来到她的床边,这才站住了身影。  他看着熟睡着的乔念恩,眼中的黑眸泛着阴狠的冷光,嘴角扬起抹嘲讽的笑。  很好,看来她最近和那个该死的云昊天过得很不错嘛!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里悄然跟在乔念恩身后的凌司夜。  一整天他都鬼魅地尾随着乔念恩,被乔念恩和云昊天的亲密和谈笑,气得咬牙切齿。尤其是在多瑙河畔时,一整天都板着脸的乔念恩居然冲该死的云昊天笑得那么甜美!  那抹甜美的笑令凌司夜当即就调转车头离开了多瑙河畔,内心崩溃的想要毁灭掉整个世界!  她怎么能够冲着别的男人笑?!而且还笑得那么绝美?!  凌司夜将油门踩到底,一路横冲直撞,满心的妒恨和怒火令他眼眸里布满了血丝,云昊天,该死!  不过狂怒的凌司夜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耐心地等到了深夜。  黑夜可以囊括一切,而他,更是称霸黑色的恶魔!  淡漠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泄下来,映在凌司夜的脸上,把他冷峻的面容照得犹如地狱的恶魔。  他冷漠地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知觉的乔念恩,脸上毫无半点怜惜,似乎下一秒就会伸出手掐断熟睡的乔念恩的脖子似得。  既然在她已经是别人的了,那他不在乎毁了她!  宽厚的手掌慢慢来到乔念恩的脖颈前,她的脖子是那样的纤细,比天鹅颈还要优雅,根本就不用费吹灰之力,单手就可以轻松折断。  凌司夜的手碰触到了乔念恩的脖颈,却变得轻颤起来,顺着她优雅的颈子往上摩挲,停留在她比花瓣还要娇艳的红唇上。  下一秒,凌司夜浑身开始颤抖,他猛的缩回了自己的手,他在干什么?  思索片刻,他弯腰打横将仍在熟睡的乔念恩抱起,大步走出了房间,很快消失在了无边的夜色里。  与此同时,云昊天正觉得自己浑身痛得厉害,像被痛殴了一顿似得。  他蓦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睡在酒店的床上,而是被五花大绑着。  云昊天迅速冷静下来,自己入睡前明明躺在酒店里,是谁把他给掳来绑上的?  虽然不知道绑走自己的是谁,云昊天眼中却并没有半分胆怯,而是淡定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被关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  房间内漆黑一片,唯有一盏灯幽幽照着他,其余的地方全都陷在无边的黑暗里。  云昊天屏息静气,敏锐地听到了周围不远处传来的呼吸声,看来还有人在监视着自己。  很快,适应了新环境的云昊天就发现有四个男人正坐在黑暗中注视着他。  “你们是什么人?”云昊天厉声质问着,“快把我给放开!”  监视着云昊天的四个男人见他醒来,索性将房间的灯全都打开。  灯光亮起,云昊天这才发现,自己仍是置身破旧的小屋里,刚才他们把所有的光线都给遮住了,令他选入无边的黑暗。  而四人慢慢起身。已将云昊天团团围住,眼中蓄满了阴狠。  为首的一个手中握着泛着寒光的匕首,随意地在手中摆弄着,慢悠悠来到云昊天面前,冷哼道,“小子,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上路吧!”  说着,他手中的刀子在空中划出道刀花,然后稳稳落在他手中,朝着云昊天猛力刺来。  云昊天被绑在凳子上,见刀子刺来,凭着本能将椅子连同自己往后挪,险险避开了刀子的寒芒,肩头却被刀锋划过,渗出抹殷红的血痕。  “妈的,居然敢躲!”  一道重重的拳头准确无误砸在了云昊天头上,令他的脑袋狼狈地偏了下,脑海里一片嗡鸣。  “哼,你都死到临头了,又能躲几下?”挥着刀子的大汉嘲讽地再次逼近云昊天,“不急,我刀子很快的,只需要轻轻一挥,就能隔断你的喉咙。”  云昊天刚才被打得脑袋眩晕,不过肩膀的刺痛却令他快速清醒过来。  他紧盯着摆弄着刀子朝自己走来的男人,黑眸中泛着冷淬的光,“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如果想要钱的话说个价,我绝对会满足你们的。”  “钱?呵呵,我们不缺钱,是来取你的命的!小子,谁也别怨,怪只怪你惹错了人!”说着,握着刀子的男人再次朝云昊天刺来。  云昊天早已看出这些人是冷血杀手,刚才说那么多完全是为了积蓄体力,这会儿看到再次朝自己刺来的男人,猛地飞起一脚,直中男人的胸膛。  这一脚卯足了力气,竟然把男人给踢得倒飞起来,摔出去好几步远。  “妈的,弄死他!”其余三人见状怪叫起来,纷纷挥拳朝着云昊天招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