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67章 你和他到哪一步了?嗯?
    女孩赶紧低头打量自己,惊愕的发现自己仍穿着睡前的睡衣,看上去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原本提起的心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弄不清眼前的状况,赶紧从床上下来,想要尽快弄清楚眼前的状况,却在下床后整个定在了原地,眼睛紧紧盯着站在落地窗前的一道伟岸的身影。

    那道身影,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如今却沐浴在耀眼的霞光下,如梦似幻般不真实。

    她如遭雷击,晨光缓缓的照射着那个冷硬的背影,令她模糊了视线,整个人更是站成了雕塑似得,愣怔地久久挪不开步。

    只因那个站在窗口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凌司夜!

    他的背影看上去冰冷强势落寞,令乔念恩忍不住浑身颤抖。

    此时此刻,凌司夜的背影跟乔念恩那幅题名为《思念》的画作毫无二致,冷清中带着浓浓萧瑟。

    凌司夜似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慢慢转回身,如枯井般深随的黑眸直视着站在床边的女孩,冷清的薄唇里淡淡吐出两个字,“醒了?”

    女孩愣了下,眼眸中原先的激动和万千思绪很快冷凝下来,变成了陌生的疏离。

    她就是被凌司夜趁着夜色从酒店里掳劫出来的乔念恩!

    乔念恩凝视着如此熟悉又那么陌生的凌司夜,语气格外的冰冷,“是你把我从酒店弄到这里来的?凌先生,希望你没有失忆,现在的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凌司夜注视着眼神冷漠的乔念恩,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坐在了沙发上。

    “咔。”

    跃动的火苗点燃了凌司夜刚抽出的香烟,地上已经丢了一地的烟蒂。

    凌司夜狠狠吸了一大口,再发泄般吐出来,没几下就弄得自己陷进了烟雾里,令人看不到他此刻眼中的神色。

    他清瘦的容颜苍老了许多,双眸再也没有之前的温暖,空荡的如一个无底的黑洞……

    看着这样的凌司夜,乔念恩突然就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岁月如轮回,带走了他们曾经的美好,现在是剩下陌生的冰冷。

    她用力握着拳头,逼着自己变得冷漠,“我们早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赶紧送我回去!不要再做这些幼稚的事!”

    想起昨天在洗手间的强吻,她恨不得再次给他一耳光!

    凌司夜猛地抽了几口烟,扔掉烟蒂,发泄似得全部吐出来,这才从沙发上站起,大步来到乔念恩面前。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女孩,脸上的表情带着蔑视和冰冷,冷声嘲讽道,“你和云昊天在一起多久了?”

    乔念恩整个人被笼罩在凌司夜的阴影里,却倔强地不肯示弱,抬头瞪视着他,紧闭着嘴巴一声不吭。

    凌司夜似乎被乔念恩的态度给激怒,抬起单手钳制住她柔美的下巴,眼中的冷漠更甚,“到了哪一步?上床?接吻?嗯?”

    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得男人,乔念恩觉得自己的心早已片片破碎,不过脸上却仍是固执的没有任何表情。

    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多少个午夜梦回,他都徘徊在她的梦里不肯离去,却从来都没有过像现在这般咄咄逼人!

    尖酸刻薄,羞辱她!

    如今,她站在他的面前,那么近那么近地站在他面前,听到的却是满满的恶意和不屑。

    这就是她曾经拿生命爱恋的男人——凌司夜,看来他们是真的回不去了。

    乔念恩眼中划过一抹伤痛的神色,突然抬起头,微微扬起唇角,轻声笑了起来,“你说呢?当然能做的都做了。”

    她的笑容是那样的凄美,就像一朵带刺的玫瑰,又像悬崖上唯一一朵罂栗花!

    娇艳带着致命的危险,令人一碰就中毒,却也令凌司夜整个人暴怒起来。

    他嘴角抽—动几下,整个面容变得扭曲起来,手臂上更是青筋条条暴起,猛地攥住了乔念恩的手臂,声音冰冷的犹如从地狱般传来似得,“该死!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

    凌司夜的大手像铁钳似得攥着乔念恩细嫩的手臂,似乎下一秒就会把她的手臂给折断似得。

    乔念恩咬牙承受着这种痛楚,笑得更加灿烂起来,“凌先生,你充其量只是我的前男友而已,似乎并没有任何资格管我的私生活吧?就算我要跟昊天结婚,也用不着你指手画脚!”

    她的这番话犹如利刀般刺中了凌司夜的心脏,令他痛不欲生。

    踉跄倒退了半步,原本紧攥着乔念恩的手也松开了许多。

    乔念恩趁机抽离自己的手臂,看着凌司夜一脸受伤的样子,更是觉得格外讽刺。

    他把她掳来,原本就是来羞辱她的,干嘛要做出这种自己也受了伤的表情?

    凌司夜脸上伤痛的神情触怒了乔念恩,令她口不择言起来,“凌先生,还是说你到现在都忘不了我,嗯?哦对了,我还欠你一片肝的钱,什么时候空了把帐号给我,我一次打给你!”

    乔念恩的嘴角挂满嘲讽,肆意羞辱着凌司夜,此刻的她变成了尖锐的刺猬,本能地想要把凌司夜加诸在她身上的痛楚统统还回去!

    凌司夜的眼眸一片绝望,他受伤地注视着乔念恩,一颗心早已经沉入了无边的海底,再也浮不上来。

    她变了,再也不见往日的任何纯真,和温柔,她的语气和眼神都变得咄咄逼人。

    最令他感到心痛的,是她居然那么亲昵地喊着云昊天那个混账的名字!还要和他结婚!

    凌司夜的浑身被怒火充斥,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乔念恩和云昊天漫步江边时的一幕。

    那时的乔念恩笑得是那样的甜美,令他当时就恨不得将云昊天那个该死的家伙给揍进多瑙河里。

    不!

    他不允许,不允许她用这样亲热的语气喊任何男人的名字!更不会让她再冲着任何男人微笑!嫁给他!做梦!

    不管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他都绝对不会再让任何男人肖想她,更不允许他们觊觎她的美好!

    凌司夜收起眼眸中的片片心碎,冷漠的脸上布满了熊熊怒火,大力抓住乔念恩的手,猛地将她给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