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69章 他终究不忍心伤害她!
    凌司夜骤然停住手,他僵硬着脊梁,血红的眸子泛着萧杀!

    他抬头看着女孩嘲讽的眼神笑着看他,她的话犹如一根毒针,刺的他整个心脏千疮百孔……

    她说她已经是云昊天的女人!不可能!

    云昊天如果真的碰了他,他会把他剁成肉酱!

    他的眸光如一团火,定定的看着床上的女孩,“就算你已经成了他的女人又如何,他已经死了!从此你就是我的了!”说完大手一挥……

    乔念恩身上唯一的小内内被他撕掉!

    “你混蛋!”乔念恩终于眼角滚下泪珠!她羞愧的恨不得杀了这个恶魔,他怎么变的这样坏!

    女孩雪白的身子让凌司夜瞬间失控,他低下头痛楚的吻上她的小脸,咸咸的泪水落进他的舌尖。

    他解开皮带……危险的抵着女孩,乔念恩脸色惨白的吓人,“凌司夜,如果你敢碰我,这辈子你会后悔的!”

    看着倔强的乔念恩哭得梨花带雨的惨白小脸,凌司夜冷硬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长叹口气,无论他的心变得怎么冷硬,他到底还是不舍得伤害她半分。

    “刚才是我失控了,不过宝贝,这辈子你都不要再想从我身边再逃离!”

    撂下这句话,凌司夜揭开她被绑住的双手,从乔念恩身上撤离,匆匆系上皮带,转身离开了卧室。

    他走得格外匆忙,生怕再多停留一秒,自己就会控制不住的再次强迫的要了乔念恩!

    她是他这一生的挚爱,而她的眼泪,则是击垮他最得力的武器。

    凌司夜大步冲出卧室,独自一人来到海边,冷却浑身快要爆破的欲—望,怅然若失地坐在了礁石上。

    看着眼前奔腾不息的海水,他不禁想到自己当初坠入海水中的一幕:无边的海水疯狂的灌入他的口鼻。

    挫败感压得他半点求生的欲念都没有,如果不是在坠入海底的那一刻他脑海中闪现出念恩娇艳的笑脸,只怕此刻的他,早已是搁浅在海底的枯骨了吧?

    凌司夜嗜血地扬起抹笑容,对那时的自己很是鄙夷。

    当初的自己真的是愚蠢极了,死都不怕,却怕去赢回他的女孩的芳心!

    如今他涅槃重生,什么都不会去在意。哪怕他会变成恶魔,只要他的女孩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天堂或者地狱,只要有她陪伴,哪里都是乐土!

    而卧室内,乔念恩等凌司夜一离开,看着自己被绑的发红的手腕,他终于还是放了自己。

    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她的心此时此刻终于放下了。

    她来不及顾虑太多,翻身就下了床,刚准备出门,就意识到此刻的自己衣衫不整,连忙跑回镜子前检查自己。

    宽大的落地镜内,乔念恩看到往日里神采飞扬的自己,如今脸上满是泪痕,原本柔顺的秀发也变得蓬松不堪,更不要提身上被凌司夜给扯得没了扣子的衣服,正松松垮垮挂在身上,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乔念恩险些落泪,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如果出去被人看到,肯定会以为她被强—暴了吧?

    而她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刚才如果不是自己说了狠话,只怕已经被凌司夜给得逞了。

    她不知道如今的凌司夜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可是他暴戾的眼神狰狞的就像恶魔,虽然在最后关头没有伤害她,可是刚才那些侵犯,跟逼迫她又有什么分别?

    乔念恩无助地搂着自己被撕的不成样子的上衣,她绝对不能就这样离开!

    她转身在卧室内搜寻起来,径直打开墙角的衣柜,赫然发现里面挂满了一排排定制的高级洋装。

    这些洋装崭新时尚,看尺码似乎就是特意为她定制的。

    乔念恩来不及顾虑太多,反锁上门匆匆换上。

    果然,这衣柜里面的衣服,就是特意照着她的身材来定制的。

    然而这些却根本打动不了乔念恩,如今的她一心只想从凌司夜的身畔逃离。

    她快速将狼狈的自己整理了下,确认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夸张,这才毅然拉开门走了出去。

    如今的凌司夜早就变成了恶魔,而她绝不能跟恶魔为伍!她要尽快离开这里!

    别墅内静悄悄一片,崭新又荒凉,一扇扇雕花木门紧闭着,透露出神秘和阴森,乔念恩匆忙从楼上下来。

    不管不顾地走出偌大的别墅,没有方向地往前走着,脚步匆忙又慌乱。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

    外面灰蒙蒙的,太阳还懒懒地没有跃出海平面,视线很不清楚。

    乔念恩只顾着往前赶路,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没有心情去揣测凌司夜的性格为何会变成这样,更没有心情去跟他周旋。

    他们早就已经分手了不是么?根本没有再接触的必要!

    走着走着,乔念恩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不是因为她的小腿变得酸痛,而是眼前竟然已经没了路,而是无边无际的芦苇丛。

    呼呼的海风吹来,将青绿的芦苇丛吹得哗哗作响,乔念恩皱了下眉头,毅然钻了进去。

    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就算迷失在无边无际的芦苇丛中,也不想跟凌司夜多待一秒!

    嫩青的芦苇密密麻麻,招展的绿叶将乔念恩的手臂划了无数道浅浅的疤痕,却丝毫没有打消她要离开这里的决心。

    乔念恩感到自己的手臂火辣辣的疼,却仍是闷头继续往前走。

    此刻的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离开凌司夜!

    心儿在等她回家!

    芦苇丛哗哗作响,乔念恩置身其中,根本分不清南北西东,只顾不停地盲目走着。

    随着新鲜芦苇的棵棵倒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懒洋洋的日头终于从海平面跃了上来,照亮了整个海岛。

    乔念恩刚换的洋装早已经被粗粝的芦苇叶给划得脏兮兮的,小脸上布满了汗水,胸口因为盲目的跋涉累得气喘吁吁。

    她茫然地站在被自己踩出来的芦苇丛中,看着身前身后大片被踩倒的芦苇,知道自己迷了路。

    “哗啦!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