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开车来到了别墅前时,原本担忧不停的心这才稍稍安稳了下来。

    只因别墅此时正亮着灯,而青黛抱着心儿的背影正倒映在卧室的落地窗上。

    还好,还好心儿并没有被凌司夜给劫走。

    长舒了一口气的云昊天大步走进别墅,摁响了门铃。

    没一会儿,青黛就抱着啼哭不止的心儿匆忙从楼梯走了下来,从猫眼看到站在门口的是云昊天,这才打开门把他让了进来。

    云昊天看着啼哭不止的心儿,心疼地问道,“天还没亮,心儿她怎么就哭闹起来了呢?”

    青黛还以为云昊天是来送乔念恩的,眼神一直朝他身后张望,“我也不清楚呢,小小姐从刚才就一直哭个不停,估计是想小姐了吧,等小姐回来应该就好了。”

    听完青黛的话,云昊天原本就面无表情的脸上变得格外阴沉。

    他看着在青黛怀里啼哭不已的心儿,心痛得伸手将她接了过来,柔声哄着,“心儿乖,心儿是听话的好宝贝,不要哭哦,爹地一定会把妈咪给找回来的。”

    一旁的青黛变了脸色,担心地看向云昊天,“云少,我家小姐她怎么了?”

    云昊天一边轻轻拍着心儿的背哄着,一边将乔念恩被凌司夜给劫持的事说了一遍,语气格外的愤怒,“这个该死的凌司夜,一次次伤害念恩,害得她为他伤心落泪。如今好不容易念恩快要把他给忘了,他居然又冒了出来,还那么猖狂的把念恩给带走,真是该死!”

    云昊天冷冽的语气吓到了青黛,不过她想到之前乔念恩跟她讲过的凌司夜的那些过往,也跟着气的不行。

    “云少,这个凌司夜真是太自私太霸道了!你一定要尽快找到小姐,不要让她再被凌司夜给伤害。”

    “嗯,我一定会的,之前是他跑得快,不然我就在海岛上抓到他了。如今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等着受死吧!”云昊天一边愤恨地说着,眼里呈现阴鸷,他既然敢杀他,那他也不留什么情面。

    看着怀里的宝贝,仍是不忘轻柔地拍着心儿,“心儿乖,心儿不哭了哦。”

    “云少,我们家小姐对我恩重如山,青黛也帮不上别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好小小姐,等着你将小姐接回来。”

    青黛郑重地说着,眼睛却在看到窝在云昊天怀里的心儿时亮了起来,“云少,小小姐她,你一抱着小小姐,她就不再哭闹了呢。”

    只见原本哭闹不已的心儿如今正乖巧地靠在云昊天怀里,晶亮的眼睛正直愣愣盯着云昊天,虽然没有再苦出声,不过娇嫩的小脸上却挂着两道泪痕。

    看着明明才五个月大,却这么懂事的心儿,云昊天更是心疼的不行。

    从心儿一出生,他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般看待,如今她明明因为思念着念恩而哭闹,却在见到他的时候止住了所有的啼哭。

    “心儿真乖,爹地向你保证,妈咪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乖乖睡一觉,等你醒来,说不定妈咪就会站在你面前了呢?”

    云昊天低头哄着心儿,心儿看着冲她笑得格外温柔的云昊天,小手紧紧攥着他前胸的衬衣,眼睛慢慢闭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哭闹了许久的心儿终于睡了过去,不过小手仍是紧紧攥着云昊天的衣服,生怕他会突然不见似得。

    “睡吧,我的宝贝,爹地保证会很快将你妈咪找回来的。”云昊天抱着心儿坐在了沙发上,低头柔声拍着她,生怕多余的动作会吵醒了刚睡着的心儿。

    青黛看着本应该叱咤商界的云昊天此时却那么小心翼翼地哄着心儿,心里格外的感慨,如果小姐能够嫁给云少爷该有多好!

    可是她偏偏被那个害她伤心的凌司夜给绑了去!

    别墅内变得安静下来,奔波了一天的云昊天抱着熟睡的心儿靠在沙发上,很快也跟着睡了过去。

    青黛小心的帮他们盖上薄毯子,看着窗外跃起的浅浅晨曦,双手合十地站在窗前祈祷着:希望老天保佑,保佑小姐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

    墨西哥。

    依山傍水的小镇上,有处精致的院落,开满了翩然起舞的紫鸢花。

    午夜的月光透过雕花门栏穿入室内,洒在睡在床上的女孩身上,宛如给她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轻纱。

    女孩正睡得香甜,长长的睫毛扇儿般微微翕动,好看的眉头却微微拢着,似乎梦到了什么不情愿的一幕似得。

    突然,女孩猛地睁开眼睛,眼神茫然四顾后变成了足可焚毁一切的怒火。

    这女孩正是被凌司夜打昏带走的乔念恩,而这里,则是凌司夜为了躲避云昊天的搜捕,提前就购置好的第二个落脚点。

    乔念恩刚才做了一个长长的血腥的梦,在梦里,她看到凌司夜化身为噬人血肉的恶魔,凶残的将一切美好都撕成了碎片。

    这个噩梦令乔念恩猛然惊醒,心里仍擂鼓似得狂跳不已,凌司夜他,分明就是个恶魔!

    他不顾自己的意愿,竟然又将自己掳来了这里,真是可恶!

    乔念恩愤恨地握紧拳头,突然发现自己正睡在凌司夜的怀里,而窗外,早已经寂寂的无边深夜。

    熟悉的轻鼾声响彻耳边,若是换作以往,乔念恩肯定觉得特别心安,而如今,凌司夜沉稳的呼吸声却像一声声嘲讽,令她浑身都充斥着怒火。

    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跪在地上向他求婚的少年,如今的他分明就是长着獠牙的恶魔,随时等着将她吞噬殆尽。

    乔念恩无声地扭过头,看向凌司夜那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想起了自己的宝贝心儿。

    不行,她被凌司夜劫走了这么久,心儿肯定在家里哭着要找她吧?她不能留在这里!

    想到这儿,乔念恩立即从床上坐起来,翻身想要下去。

    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恶魔!

    然而,乔念恩的脚刚落地,手腕就被身后伸出的大手紧紧攥住,是凌司夜。

    凌司夜宽厚的大手异常的温柔,却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而是低沉地询问道,“宝贝,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