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74章 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
    乔念恩怒气地皱起眉头,用力甩开凌司夜的手,“凌司夜,你能不能不要做这么幼稚的事情?赶紧放我回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够耽误!”

    其实还有一句话,乔念恩差点脱口而出,那就是她担心她这么久不回去,她的宝贝心儿会哭闹。

    不过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理智地藏在了心里。

    如今凌司夜蛮不讲理地将她给禁锢在了这里,如果再被他知道心儿的存在,只怕是更不会放他们的。

    身后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凌司夜跟着从床上坐起,轻轻将乔念恩给拥在了怀里,无边的黑眸紧紧注视着乔念恩愤恨的眼睛,“宝贝,你还记得吗?之前我们就是这样恩爱地住在一起的。昨晚你躺在我的怀里,睡得很香很甜。在梦里,你还叫了我的名字。”

    说着,凌司夜修长的手指指向了乔念恩的胸口,“好好听听你这里的声音,你是爱我的,就不要再欺骗自己了。”

    乔念恩的心房随着凌司夜手指的碰触猛跳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不,他在说谎,他们早就已经分开,而她也早已习惯了没有他在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在梦里喊他的名字呢?就算是要喊,只怕也是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吧?

    他现在简直太混蛋了,动不动把她劫走!还是那个温柔体贴,为她着想的男人么?

    不是,她竟然打晕她,又把她带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凌司夜看着乔念恩的幽蓝的眸子迷茫一片,知道她听进去了自己的话,索性将头靠在她纤细的肩膀上。

    一边嗅着她迷人的发香,一边在她的耳边温和的说,“宝贝,只要你答应和我结婚,我们就立即回去,好不好?”

    熟悉的的气息令乔念恩面红耳赤起来,也令她原本古井无波的心起了波澜,烦躁地推开了凌司夜靠在自己肩上的头。

    此刻的她一向想着心儿,压根没有功夫听他胡扯!

    “凌司夜,之前的你是那样的洒脱不羁,如今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乔念恩冷漠地看着凌司夜,起身想要摆脱掉凌司夜的桎梏,“我现在真的有事,没工夫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

    看着乔念恩仍是决绝想要离开的样子,凌司夜听到了自己的心被片片撕碎的声音。

    他是那样的爱着她,从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变过一丝一毫。

    可是他最爱的女孩眼里,盛着的却是满满的不耐烦,一心只想逃得离他越远越好。

    凌司夜将眼底受伤的神情收起,固执地伸出手,再次拉住了乔念恩纤细的手腕,语气里带着几分祈求,“不,宝贝,你不能离开我,我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从我的身边走开。”

    “放开!”乔念恩用力想要甩开凌司夜的手,却发现他们的力量太过悬殊,根本就挣脱不了,只好气恼地瞪向凌司夜,“凌司夜,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你现在有你自己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早就已经形同陌路,再也不会走到一起了。”

    “不,不!”凌司夜猛地发力,将刚站起的乔念恩再次带入自己怀里,“我不要和你形同陌路,如果没有了你,我在这个世上就会变成游荡无依的行尸走肉。宝贝,我们结婚,好不好?”

    说着,凌司夜就惊恐地低下头,吻上了乔念恩的唇。她是他灵魂的唯一皈依,是他心灵安稳的唯一所在,这辈子就算让他失去一切,他都绝对不会再放手,更不会让她离开自己回到那个云昊天的身边的!

    两唇相接,凌司夜炙热的唇狠狠碾压着乔念恩娇嫩的唇瓣,搜刮着她每一寸细嫩的肌肤,恨不得将她整个吞入腹中。

    而乔念恩心中涌起的,只有无边的烦躁,她满心只想着快要回到心儿的身边。

    凌司夜的每一次挽留,都令她濒临在爆发的边缘。

    尤其是此时此刻,凌司夜以那么蛮不讲理的姿态啃咬着她的唇,令乔念恩更是觉得受到了羞辱。

    她奋力想要推开他,却根本就推不动凌司夜分毫。

    而更令乔念恩觉得羞辱的是,凌司夜贴着她的某处,早已经起了反应抵在她的腰侧。

    乔念恩的满脸涨的通红,她早已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心里更是又羞又气,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抽出右手,好不犹豫地给了凌司夜一记耳光,“凌司夜,你是不是疯了!?”

    他竟然又想做那事,自从上次她在酒吧看见他和女人走进包厢,她就再也不想和他有牵扯。因为她也有洁癖。想到这些她就恶心!

    这一巴掌,用尽了乔念恩身上所有的力气,清脆的耳光声在整个房间内响彻起来,也令凌司夜原本疯狂的举止停了下来。

    他英俊的脸庞上带着五根鲜红的手指印,眼里蓄着的,却是痛彻心扉的失望。

    看着愤恨瞪视着自己的乔念恩,凌司夜眼底一片冰凉,“是,我是疯了!从你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完全疯魔了!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逃离的,你就死了那条离开这里的心吧!”

    说完,凌司夜就大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此刻的他心里蓄满了想要毁天灭地的怒气,再在房间里待下去的话,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再次做出伤害念恩的事情来。

    她是他的一切,就算他痛的千疮百孔,也绝对不想再做出半点令她受伤的事情来。

    当然,放她离开除外!这辈子她都只能是他的,永远都不要想从他的身边逃开,永远永远!

    “咣当!”

    房间门被重重关上,乔念恩愣了下,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赤脚朝门口跑去。

    然而等乔念恩伸手想要拉开门时,才发现门口被上了锁,气得她大吼起来,“凌司夜,你放我出去,你这个混蛋!”

    只是任凭乔念恩如何愤怒地斥责,凌司夜都躺在不远浴室的浴缸内一动不动,里面盛满了冰冷的凉水。他浑身的血液早已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要她,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