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75章 如果可以他想关她一辈子!
    她的气息,她的娇嫩触感,都令他几乎着了魔,却不舍得在她不情愿的情况下,碰触她分毫!

    这一年来,他想念她的味道,想念的发疯。

    此刻的他好像抱着她回到以前,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是他的珍宝,不是在她甘心情愿的情况下,绝对绝对不会再做出半点侵犯她的事来的!

    乔念恩在房间内喊了好久好久,直到喉咙都哑了,才从门缝里看到凌司夜浑身湿淋淋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微微一震,这个该死的男人,他就那样一直泡在水里?看着他唇角微微泛白的模样,似乎还是冷水。

    湿淋淋的水从凌司夜身上淌下来,跟随着他消沉的脚步,一颗颗滚落在地上,形成一片水汪汪的小路。

    看着耷拉着肩膀朝门外走去的凌司夜,乔念恩似乎听到了他心中的落寞,同时也被他刚从浴室出来时脸上受伤的神情吓了一跳。

    忘了迫切想要逃离这里的愤怒,心里掠过一抹心疼。

    不过很快,乔念恩就摇摇头,将心底这抹心疼和不舍给赶走。

    他们早已经形同陌路,回不去了!他伤心也好,难过也罢,都跟她无关,她现在只想要离开,尽快回到她的心儿身边。

    “凌司夜,凌司夜,你赶紧让我离开!”

    乔念恩试图将走出房间的凌司夜给喊回来,然后凌司夜就像听不到似得,很快走得没了踪影。

    眼瞅着外面没了凌司夜的人影,早已经喊得疲累的乔念恩只好无奈地收了声。

    她知道凌司夜的偏执,却没想到他居然如此的执拗。

    难道,他真的打算把自己困在这里一辈子么?

    这个想法实在太过可怕,令乔念恩不由地打了个寒噤,无助地抱紧了双臂蹲了下来。

    到底,什么时候凌司夜才会让自己离开?

    心儿,你有没有因为想念妈咪哭闹呢?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在乔念恩和凌司夜的拉锯战中度过。

    乔念恩迫切地想要从凌司夜身旁逃离,却每次都被凌司夜给挡了回去,然后给她一个无限落寞的背影。

    一天,两天……

    日子在两人的拉锯战中无声地溜走,随着时间的流逝,乔念恩越发心急如焚起来。

    她已经失踪了这么久,不知道她的宝贝心儿在家里哭闹成了什么样子,只是凌司夜是那么的固执,压根就不准她离开,就连晚上睡觉都抱着她,不肯她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这天晚上,执意要离开未果的乔念恩疲累地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凌司夜紧紧拥着她,眼中的欲念越来越强。

    这几天,他心心念念的美人就躺在他的身畔,而他却只能干看着,连一亲芳泽都不敢,生怕会引起她的反感。

    他知道乔念恩的软肋,也了解乔念恩那颗比谁都要善良的内心,只要他坚持下去,她肯定会被自己的真心所感动的!

    只是,让他每天看着美丽的她就睡在自己身畔,却不能碰,那是何等痛苦的惩罚?

    她的每一根发梢都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每一个动作都带着蛊惑人的魔力,令他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将她扑倒,然后狠狠肆虐着雪白的肌肤,将她吃干抹净。

    他想要她的心一天比一天强烈,连冷水都无法将他沸腾不已的血液给浇熄,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爱她,要她!

    就像此刻这样,他看上去是静静躺在她的身畔,其实内心早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恨不得化身为狼,啃咬她嫩滑芬芳的每一寸肌肤!

    凌司夜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看着乔念恩睡得香甜的容颜,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涌动,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

    实在不是他太轻浮,而是她实在太美好,令他压根控制不住自己引以为傲的心神!

    凌司夜的薄唇轻轻贴上乔念恩的唇瓣,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会将睡梦中的乔念恩给惊醒。

    他不在乎她下一秒就会给自己一巴掌,而是不想看到她眼中厌恶自己的神情!

    然而,随着那甜美的芬芳滋味钻入口中,凌司夜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由原先的浅尝辄止变成了重重地耳鬓厮磨。

    这是他的女孩,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早已将灵魂抵押,再也无法挣脱。

    这辈子他都绝对不允许她从自己身边逃离,直到他的生命走到尽头,他的灵魂,也要永远跟她禁锢在一起,直到下个来生!

    凌司夜发狂似得亲吻着乔念恩,令睡梦中的乔念恩醒了过来。

    她惊愕地看着在自己身上疯狂着的凌司夜,每一寸肌肤都随着他的碰触变得有些痛。

    她刚想推开他,凌司夜失控的神情,还有响彻在她耳畔的痛苦呢喃,令乔念恩的心原本冷硬的心跟着柔—软起来。

    她原本以为都过了那么久,自己早就已经将凌司夜当成了陌生人,可是她却欺骗不了自己的心。

    这几天她知道他虽然把她禁锢在身边,每天隐忍着不去碰她,他是怕她生气。

    当她看到他痛苦不已却又不得不克制情绪时,心里掠过的,是她都不敢承认的疼惜。

    是的,这个男人,不管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她都无法做到对他无动于衷。

    她还爱着他,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

    只是,他们是两只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注定了不能彼此给与温暖。

    越靠近,就伤得对方越深。

    她想起他抱着别的女人走进酒吧,她立即开始挣扎。

    “宝贝,给我……我不想忍了!”凌司夜沙哑着嗓音,祈求的说。

    “滚开,你要做找别人,别碰我!”她也是有洁癖的。

    “我不找别人,我这辈子只有你,别人我嫌脏!”凌司夜脱口而出。

    “呵!”乔念恩讽刺的笑了,“你一年前不是找了个小姐么?你还说没找别人!”

    凌司夜听了她的话猛地一愣,他这才想起来那个时候为了气她,他故意抱着女人走进包厢。

    他真是混蛋,原来她就是为了这个离开他的,而且是一去不会返……

    他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恨不得杀了自己,他这时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