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宝贝,那天晚上我为了气你故意抱着那个女人,你离开后我就回家了,云昊天可以作证,他还打了我,把我打伤了,宝贝你相信我,我怎么没可能碰别人!这辈子除了你我不可能要别人!”

    凌司夜伤痛的眸子像是有清泪,滴在念恩的脸上。

    乔念恩听了他的话,心更加痛了,她是相信他的,那个时候他不可能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但是她忘不了他抱走别的女人走进包厢的背影,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凌司夜痛楚的吻着她的唇,“宝贝,原谅我,给我……”这一年他都在想她,想的发疯了,他想把她融进骨血,好好藏起来一辈子。

    乔念恩听了他的话,双手无力的垂下,算了,就一次,就再放纵一次吧,一次就好……

    欲—望的栅栏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凌司夜体—内的野兽再也无法束缚,霸道又强势吻遍遍乔念恩每一处肌肤。

    他像是中药了一样疯狂,一发不可收拾……

    眼前是他这辈子最疼惜的女人,他早已把她每一个反应都深刻在了骨子里,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眼神,都令他癫狂若痴。

    侵入,只为了更深的爱恋,他想拉进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两人早已冰冷的心靠得紧密无缝,聆听彼此火热的心跳。

    言语或许会骗人,身体却从来不肯说谎,看着在自己身下柔成一滩水的乔念恩,凌司夜眼中狂喜不已。

    哪怕她一次次冷漠地疏远他,却不能否认她仍是爱着他的!

    当两人拥有彼此的时候,长时间没有经过那事的女孩还是痛的叫了一声。

    乔念恩的额角渗满了的汗水,珍珠般晶莹剔透,凌司夜卷到唇边,嘴角扬起满意的笑容,只有相爱的汗水,才是如此的甘甜!

    他加快了速度,一心只想将眼神迷—离的乔念恩攀上欢愉的巅峰……

    而此时的乔念恩早已被攻城略地,脑海里一片空白,纤细的腰肢随着凌司夜大手握住,身体—内的每一粒细胞都在疯狂舞蹈。

    这一夜,蚀骨缠—绵……

    这一夜,已经一年多没有拥有过彼此的对方如饥似渴地互相索求着,淋漓的汗水四处挥洒着,整个房间都回响着美妙的合奏曲。

    疯狂不已的凌司夜已经不知道要了身下的女孩多少次,却从来不觉得够似得,恨不得就这样跟乔念恩爱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他们从暮色四合,毫不知疲倦地互相索取着,一直到天边亮起鱼白色,凌司夜才终于累得睡了过去。

    可就是这样,他的双臂仍是紧紧箍着乔念恩纤细的腰身,生怕她会突然从他身边再次逃离。

    乔念恩看着熟睡的男人,俊脸上带着几分疲惫,嘴角依旧微微翘起。

    她轻轻拿开她的手臂,还好他轻轻松开了一点。

    她缓缓坐起身,忍住浑身酸痛,看着窗外星星点点。

    几缕霞光从窗帘缝泄下,照在乔念恩象牙般光洁的身上,满身的痕迹无所遁形。

    乔念恩低头审视了下满身淤痕的自己,再次摇摇头,这个男人这一次有多狠,她知道。而且他从来都是不知道节制的。

    而她,也毫无底线的沉浸在他狂暴的温柔里……

    想到昨晚的疯狂,乔念恩的脸颊不由地绯红了起来。

    她赶紧摇摇头,将浮上心头的那丝甜蜜给甩去。

    她要赶紧离开这里,心儿已经几天没看见她了,还有昊天会急死。

    今天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

    乔念恩迅速穿好衣服,脸上的表情已经被浓浓的疲惫所替代,她消失了这么久,心儿肯定早已不知在家里哭闹多少回了。

    趁着凌司夜现在正在沉睡,正是她离开的好时机!

    乔念恩看了眼仍睡得香甜的凌司夜,扭头朝门口走去,在搭上门把手的那一刻,又转身走了回来。

    她在床头找到了纸笔,提笔写下了两行字,然后放在凌司夜手边,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墨西哥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终于从凌司夜的牢笼里走出来的乔念恩脚步很是轻快,大口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空气。

    看着这个陌生的小镇,乔念恩知道自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否则等凌司夜醒来,她就再也没有机会逃离。

    她很快在路边找到了公用电话,拨下了云昊天的电话。

    远在E国的云昊天这几天都在不停搜寻着乔念恩的下落,却始终一无所获,此刻正疲惫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假寐着。

    他刚有了几分睡意,就听到身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懒洋洋抓过来,看也不看地接过,“谁?说话!”

    云昊天的口气十分的不好,这些天他都像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似得,任何敢来招惹他的都被他训得灰头土脸,这会儿这通电话也不例外。

    拿着电话的乔念恩被吼得差点差点握不住话筒,愣怔了两秒说道,“昊天,是我,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能来接我么?”

    原本疲累不已的云昊天猛地从沙发上站起,震惊地捏着手机,“念恩?真的是你!好,你不要挂电话,我立即定位出你现在的位置。”

    说完,云昊天就扭头命令身边的手下,“立即追踪这个电话,定位出念恩现在所在的位置。”

    “是!”手下欣喜若狂地跑去定位,太好了,如果顺利接回了念恩小姐,他们就再也不用每天被老大骂的得半死了。

    “念恩,这些天凌司夜那个混蛋有没有虐待你?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云昊天担忧地问着,下巴上挂满了憔悴的胡茬。

    “没有,”乔念恩低头瞥到手腕上的淤痕,声音渐渐没了什么底气,“他只是不准我离开,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那就好,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他!”云昊天这才算松了口气,这几天他没日没夜的寻找着乔念恩,却始终一无所获。

    如今念恩却突然打电话给他,到现在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云少,已经成功定位到了念恩小姐的位置,在墨西哥的蒂华纳小镇。”手下大声禀告着追踪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