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凌司夜出现了!

    见乔念恩不出声,乔陌漓从餐桌前站了起来,郑重说道,“念恩,平时爹地和妈咪都太宠着你,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们不敢给星星。不过这次是关系着你终身幸福的人生大事,绝对不能儿戏!维系婚姻的不全部是爱情,更多的是责任感和那份出自心底对彼此的呵护!我已经跟你云伯父商量好了,下个月就给你们筹备订婚宴。”

    乔念恩听完这话,顿时焦急地抬起头,“爹地,可是……”

    “没有可是!”乔陌漓打断乔念恩的话,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婚姻大事必须慎重,念恩,你要相信,爹地和妈咪只期待你能过得幸福,绝对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得!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现在离下个月初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你们看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尽管开口问我要就行了。”

    撂下这句话,乔陌漓就转身离开了餐桌,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他的步伐匆忙慌乱,生怕留的久了,看到他的宝贝女儿不情愿噙着泪的模样,会心软地改变主意。

    凌司夜那个小子太不靠谱,他绝对不会让念恩嫁过去的!

    看着匆忙离去的乔陌漓的背影,乔念恩失魂落魄地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双眼毫无焦距地涣散着,心里早已乱成一团。

    颜汐落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几次想把她拥入怀里柔声安慰几句,不过想到之前乔陌漓的叮咛,又收起了满腹的疼惜,跟着从餐桌上站起,去了乔陌漓的书房。

    一场午宴不欢而散,宽大的长条桌前只剩下郁郁寡欢的乔念恩和尴尬不已的云昊天。

    云昊天局促地看向乔念恩,一脸无辜地说道,“念恩,我真不知道我爹地和妈咪他们早就跟乔伯伯乔伯母商量好了咱们订婚的事,你要相信我。”

    乔念恩点点头,声音格外的缥缈,“我相信你。”

    说完,乔念恩就轻叹了口气,从餐桌椅上站了起来,“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就不陪着你用午餐了。”

    “好好好,你去你去。”云昊天尴尬地目送乔念恩远去,然后颓然地坐回了靠背椅前,看着满桌子的佳肴毫无胃口。

    如果早知道他跟着念恩回来会遭遇逼婚,当初说什么他都不会硬跟着来的。

    虽然乔伯伯和乔伯母的提议令他整个人开心的都要跳起来,可是看到念恩闷闷不乐的愁容,他之前的所有欣喜都被丢去了太平洋。

    不行,他得赶紧给爹地打个电话才行,问问他下个月月初的订婚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昊天想着就掏出手机,拨通云尚的电话,仔细询问起关于订婚的事情来。

    二楼卧室内。

    乔念恩满面愁容地坐在阳台上,双目无神地注视着远方,好看的眉头早就皱成了川字型。

    没想到回来会遭遇逼婚,爹地这次是铁了心要让她跟昊天订婚么?

    昊天确实是无可挑剔,可是乔念恩知道,她骗不过自己的心。她的心压根就没在昊天的身上,又怎么可能做到成为他的未婚妻呢?

    可是如果爹地和妈咪都坚持,她又该如何坚守自己的立场?真的要在他们无限失望的眼神里,执意不悔的一条路走到黑么?

    乔念恩正心烦着,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下,发现是阮小菊打来的,赶紧接通放在耳边,“小菊?”

    “念恩,你这个家伙,终于舍得回来了!”阮小菊清爽的声音从听筒内传来,“我还以为又要一整年都见不到你了呢!”

    乔念恩原本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了些,“小菊?你和小叮当最近还好么?”

    “当然好,不过你要是能够来看我,那就更好了。”阮小菊对乔念恩的归来十分欣喜,“我这会儿正在家里看小叮当午睡呢,就收到妈咪的短讯,说你已经到家了。”

    乔念恩这才明白过来,只怕是妈咪怕她回房间后会胡思乱想,这才特意发简讯给小菊,想让她开导自己的吧?

    想到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妈咪,乔念恩的心里感动的不行,也只有自己的爹地和妈咪,才会这么小心翼翼地疼惜着自己。

    “小菊,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正好可以过去看你。”乔念恩收起脸上的落寞,既然妈咪不放心,她就去看下小菊,顺便散散心也好。

    阮小菊听到乔念恩要来看自己,高兴地声音都高了好几度,“真的?那太好了,需不需要司机去接你?”

    “我哪有这么路盲,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我散散步就到了。”

    “那好,路上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着你哦。”

    乔念恩挂掉阮小菊的电话,换了身便服,这才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

    正值中午,客厅内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乔陌漓和颜汐落估计还在书房里商量她和云昊天要订婚的事情,而云昊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乔念恩原本想着去楼上告诉爹地和妈咪一声自己要出门,又怕打扰到他们,好在小菊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就暗自打算等到了地方再打电话回来好了。

    她独自一人走出乔家别墅,顺着铺着鹅卵石的林荫道一路前行。

    想到等下就能见到小菊和她可爱的儿子,乔念恩原本沉郁的心情逐渐好转了些,脸上也开始有了明亮的笑容。

    暂且抛开那些杂乱的思绪吧,或许小菊会有别的看法也不一定。

    乔念恩心里这么想着,脚步逐渐变得轻快起来,很快走出很远,已经看不到乔家别墅了。

    她又走了好一会儿,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背后有道阴冷的目光,正如影随形地瞪视着她似得。

    乔念恩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背后,后面空荡荡的,除了遍地的鹅卵石,并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乔念恩扭回头,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却猝不及防地装进一道宽厚的胸膛内。

    “抱歉,是我走路没注意,我……”

    乔念恩连声说着抱歉,然而话还没说完,就仰头看到了对面被撞的人,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原本灵巧的舌头也像被猫儿叼走似得,瞬间没了音讯。

    只因她撞到的,并不是寻常的路人,而是凌司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