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990章 绝望:他被查出脑瘤!
    第990章 绝望:他被查出脑瘤!

    乔念恩对此毫无觉察,整个人哭得不行,完全沉浸凌司夜突然昏厥又终于苏醒的大悲大喜中,情绪崩溃到无法自制。

    “不哭了,宝贝不哭……”凌司夜喃喃地说着,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语气里满是心疼。

    他多想现在就亲吻怀里最爱的女孩啊,却发现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乔念恩哭了好一会儿,情绪这才安定了些,将脸上的泪痕胡乱拭去,这才仰头看向凌司夜,“凌司夜,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有了抑郁症?”

    凌司夜微微一愣,然后敷衍地笑了下,“抑郁症?是医生告诉你的么?宝贝,不要担心,我没有什么事,真的。”

    没有她在他身旁,他觉得活着都是如此的艰难,比抑郁还要艰难千万倍。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孩担忧,将所有的一切都隐瞒了下来。

    只怕现在的他不只是简单的抑郁吧?否则怎么会连拥紧她的力气都没有呢?

    “真的吗?你确定自己没事?”乔念恩疑惑地问道,想不明白凌司夜既然没有什么事,怎么会突然昏厥。

    凌司夜给乔念恩一个坚定的眼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虚弱不已的嗓子抬高了些,“真的,宝贝,相信我,我……”

    然而凌司夜后面那句“我从不骗你”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脑像被什么给击中了似得,眼前一黑,再次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乔念恩吓得立马站起,飞快朝病房外跑去,“医生,医生!凌司夜又昏倒了!”

    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匆匆跑过来,迅速帮昏厥了的凌司夜检查着身体。一旁的乔念恩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焦急地团团转。

    “医生,他到底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看到医生检查完毕的乔念恩小声地问着,脸上的担忧一览无余。

    “暂时还不清楚,我们需要马上给他做个全身的CT扫描才行。”医生说着就将凌司夜给推出了病房,朝CT室走去。

    乔念恩脚步慌乱的跟在后面,眼看着凌司夜被推进CT室内,只好焦急地站在外面等待着。

    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缓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磨人的煎熬。

    终于,CT室的门开了。

    医生刚将仍在昏厥着的凌司夜推出来,乔念恩就着急忙慌地奔了上去,“医生,结果怎么样?”

    负责影像的医生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沉重,拿着刚拍出来的片子指给乔念恩看,“情况很不乐观,患者的头部长了一颗肿瘤,虽然不大,却压迫到了神经,情势十分危急,必须进行开颅手术。”

    “开颅?”乔念恩愕然的倒退一步,被这个可怕的消息震惊地险些摔倒在地。

    不、不可能!

    凌司夜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不是只有抑郁症么。怎么突然脑子里有肿瘤,还要进行开颅手术!

    “医生,你是在骗我对么?凌司夜他并没有得什么脑瘤,也根本不用开颅,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知道开颅意味着什么。

    乔念恩情绪失控地抓住医生的手臂,眼里满是祈求。

    “这位家属,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只是请你不要质疑我的专业能力。”医生无奈地叹息一声,“好好照顾病人吧。如果你们同意做手术的话,我们就马上召开专家会议,对患者的病情展开讨论,商议具体的手术事宜。”

    乔念恩眼里的唯一一丝光亮随着医生的话瞬间变得黯然,她只觉得浑身冰冷刺骨,如入冰窟般寒凉。

    看着脸色比白纸还要苍白的乔念恩,医生谅解地说道,“这样,我先把病人推回病房,也希望你能通知亲属,尽快给我们答复,他的病情十分危急,不能再拖下去。”

    乔念恩失魂落魄地跟在后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的。

    她无助地抱着双肩,看着躺在病床上毫无知觉的凌司夜,心里反反复复只剩下一句话,“凌司夜得了脑瘤……”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乔念恩蹒跚地走到病床前,伸手握住了凌司夜的手,眼泪像断线了的珠子似得往下滚落。

    往日的凌司夜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的眼中从来都带着君王般的桀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虚弱地躺着过。

    “凌司夜,你睁开眼睛,告诉我医生是在骗我的,他们是在跟我开玩笑。”

    “凌司夜,你怎么可能会得脑瘤呢?明明这么多年,你的身体都健康的不行。你是不是在怪我这段时间总是害你伤心,所以才这么吓我的?”

    “凌司夜,只要你现在醒过来,我就答应你,以后永远都不会再从你身边逃走,跟你和心儿好好的过日子。”

    “凌司夜,你醒过来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我,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乔念恩握着凌司夜的手,喃喃低语着,翻来覆去地呼唤着凌司夜的名字。

    她就这样保持着姿势凝视着凌司夜,一直到天色渐渐暗去,窗外华灯纷纷亮起,仍不知疲倦地守着仍在昏迷中的凌司夜。

    时间悄然无声的流逝,直到窗外繁星满天,夜色华凉如水,凌司夜的手指才终于颤抖了下。

    乔念恩顿时欣喜不已,高兴地握紧凌司夜的手,“凌司夜,你要醒了是么?拜托你睁开眼睛,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凌司夜的手被乔念恩紧紧攥着,感受着她沁人的温暖,意识逐渐复苏,慢慢掀动了几下浓密的眼睑。

    他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似得,却并没有做什么梦,而是直接掉入了黝黑的深渊,身形不停地往下坠,连呼吸都觉得格外艰难。

    就在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从深渊中—出不来时,耳畔响起了他最爱的女孩模模糊糊的呼唤。

    虽然他并没有听清自己的女孩说的什么,可是却听出了她的担忧,一着急,终于摆脱了那可怕的森黑。

    她是他这辈子最珍视的珍宝,哪怕他奉上生命,也绝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

    跌入黑沉深渊的凌司夜当即心急如焚,奋力在深渊中浮潜,终于从那令人窒息的黑暗中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