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04章 他做了她的解药(云昊天)
    第1004章 他做了她的解药(云昊天)

    “妈的,居然找了个野男人做靠山,哥几个,给我上!”为首的大汉说着就攥起拳头,挥拳朝着云昊天挥来。

    沙钵大的拳头带着风朝云昊天面部袭来,令原本醉醺醺的他眼睛猛然一亮,伸手攥住大汉挥来的拳头。

    他阴冷的斜视了大汉一眼,攥着大汉手腕的胳膊借力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大汉粗—壮的手腕被云昊天轻松扭断,发出惨烈地痛呼声,“啊!”

    “妈的,找死!”

    “弄死他!”

    “干!”

    跟着大汉一同闯入包厢的剩余几人见同伴吃了亏,登时发了狂,纷纷朝着云昊天奔了过来,想要找回场子。

    云昊天抱着怀里的女孩猛然站起,抬脚踹飞了率先冲过来的一名大汉,然后掏出腰间的袖珍***,毫不犹豫地结果了剩余几人的性命。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刚才还叫嚣不已的几名大汉,转眼就都丢了性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云昊天压根不理会倒在地上的尸体,刚刚压制下的酒意又涌了上来,脚步踉跄地抱着怀里的女孩,大步走出了包厢。

    女孩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地注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中非但没有一丝害怕,反而觉得这个瞬间就解决了好几条人命的男人简直酷毙了!

    她从小跟妈咪相依为命,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从来没有感受过男性的关怀。

    如今云昊天宛如天神般冷酷的模样令女孩叹服不已,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索性紧紧抱着云昊天的脖子,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了这里。

    云昊天抱着怀里的女孩走出酒吧,被冷风一吹,酒意消散了些,这才看清怀里抱着的女孩压根就不是乔念恩。

    他停下脚步,低头问向女孩,“原来你不是念恩!你是谁?怎么招惹了那些无赖?”

    然而女孩反应异常,并没有回答云昊天的问题,她八爪鱼似得紧紧挂在云昊天脖颈上,不停地用白—皙的脖子蹭着云昊天的下巴,滚烫的小脸呵气如兰,“好热,我好热,好热好热……”

    云昊天看着女孩迷—离的眼神,猜测出她可能是被刚才那些人喂了迷—药,就抱着她走到自己的车子前,把她放在车前盖上,拍了拍她的小脸,“喂,醒醒,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女孩眼神迷—离不已,伸手握住云昊天的手,引导着他的手贴着自己的脖颈往下游走,“你的手好凉,好舒服,我好热好热,好热好难受啊。”

    女孩细细的声音糯糯软软的,听得云昊天喉头滚动了下,手里的触感更是令他心里烧起了一把火,将刚才的酒意烧了起来。

    尤其是当女孩牵引着他的手,顺着她的锁骨一路下滑,攀上了细腻的玉脂天鹅颈时,云昊天心中那种悄然跃起的火苗再也抑制不住,变成了滔天大火熊熊难熄。

    “热,我好热,好热,给我冰、冰……”女孩语无伦次地重复着,想要摆脱几乎焚体的燥热。

    不仅整个人都攀在云昊天的脖颈上,恨不得把全身的衣服都给剥掉。

    他们的举动很快引来了过路人的频频侧目,云昊天无奈地看着压根摆脱不了的女孩,抱着她钻入了车内,“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告诉我你家在哪儿,就不要后悔!”

    然而女孩却根本听不到云昊天的威胁,只顾着寻找更多的清凉,不仅剥着自己的衣服,就连云昊天的衬衫,都快被她给撕了几个扣子。

    “该死!”

    云昊天低咒一声,一脚踩下油门,朝着自己的公寓驶去。

    他一边开车一边努力应付着女孩的撕扯,等好不容易将车子开到公寓前,原本手工的定制的衬衣也早被女孩给扯得纽扣全部脱落,露出结识的胸膛。

    云昊天推开车门,抱着神志不清的女孩走出来,“喂,我这就带你去洗个冷水澡!”

    说着,他就抱着女孩走进公寓,径直来到浴缸前,拧开了水龙头。

    “我好热,好热好热……”女孩毫无意识的在云昊天劲瘦的腰身上来回蹭着,恨不得将整个人贴在他身上,小手更是不老实地钻入他的皮带,顺着肚脐径直往下探索。

    羞人的某处被女孩的小手握住,令云昊天倒抽一口冷气,脑海中像炸开了绚烂的烟花。他一向洁身自好,这是第一次被异性握到自己的骄傲!

    他除了念恩都不碰任何女孩,他这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却被这个陌生女孩和瓦解!

    “该死!”云昊天连忙去捉女孩的手,却没站稳,连着女孩一同跌入了放满水的浴缸内,溅的满室都是水花。

    女孩仍是不管不顾地四处寻找着可以冰冷的慰藉,云昊天也被摔得七荤八素,酒意涌来,视线变得格外模糊,怀里的女孩更是变成了乔念恩的模样。

    云昊天颤抖地低下头,凑向女孩的唇,低声呢喃着,“你自找的!”

    神志不清的女孩根本听不清云昊天在说什么,想也不想就贴上了云昊天薄薄的唇,嘴里呜咽着,“唔唔……”

    两唇相接,令本就迷糊的云昊天浑身血液沸腾,他大力地回吻着女孩,嘴里不住低喃,“念恩…念恩。”

    浴室内浪花掀腾,干柴烈火的两人遵循着本能疯狂的索要着彼此。

    因为两人都是初次,当云昊天疯狂的叫着念恩猛地的CR的时候,女孩尖声叫了。

    云昊天立即清醒,他看着怀里的女孩,依旧朦朦胧胧的,但是他立即拿起浴巾抱住女孩走出了浴室。

    女孩湿答答的样子,闭上眼睛小脸火红,长睫微颤,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

    他浑身的欲—望如开了闸的水,一发不可收拾。他把她放到床上,高大的身影瞬间附上去。

    一夜疯狂的掠夺,占有……完全忘了今夕是何年。

    次日清晨。

    当晨起的雀儿在枝头啾唧欢唱时,惊醒了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女孩。

    女孩只觉得自己浑身痛得厉害,就像被车辗压了似得,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