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离去:谢谢相救!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没等打量仔细周围的环境,就觉得身上黏糊糊凉飕飕的,慌得也顾不上满身的疼痛,猛地坐了起来。

    “嘶——”

    过猛的动作使得女孩双腿间更是痛得不行,令她不由倒抽口冷气,险些昏厥过去。

    不过女孩并没有真的昏厥过去,因为眼前的一切,令她整个人愕然地捂住了嘴巴,才总算按住了冲口而出的尖叫声。

    她这才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异常陌生的奢华房间,身下是松软的蚕丝被,而在她身旁不远,正睡着一个没穿任何衣服的精壮男人。

    男人睡得正香甜,帅气的脸庞令人怦然心动,壮硕的身躯更是勾人的厉害,迷人的腹肌下,呈现道道抓痕,令女孩慌乱地别开视线,低头打量着自己。

    她这才发现,自己赫然也是寸丝未着。

    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暧—昧,空气中涌动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味道,再加上腿间的酸涩,女孩就算再小不更事,也已经明白昨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孩仔细回想了下,昨晚自己被那些凶巴巴的客人逼着灌了杯酒,虽然挣脱逃去了别的包厢,却被那些人渣又追了上来。

    好在昨晚她的运气还不错,救下她的正是现在睡得香甜的这人。

    昨晚他为了救自己毫不犹豫地杀了那些人渣,女孩心里觉得格外的温暖。

    幸好,幸好昨晚她把自己交给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不是那几个人渣!

    因为她知道那杯酒让她失去了理智,如果不是他,她可能成为那些男人的泄欲工具!

    是这个男人救了她,并当了她的解药。

    想到这儿,女孩心里安定了不少,她再次看了眼仍睡得深沉的男人,轻轻从床上走了下来,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套上,转身准备离开。

    女孩刚走到门边,眼中又流露出几分不舍,转身走了回来。

    她悄无声息地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睡着的男人,似乎想把他刻在心里,女孩脸上浮现两坨羞红。

    若是这么走了,是不是很不礼貌?此次一别也许再无再见之日。

    女孩心里想着,眼睛无意间瞄到男人床边有个记事本,就翻出支笔来,匆忙写了几个字,这才满意地搁下笔,转身朝门口走去。

    她刚走了几步,突然觉得脚下被硌了下,低头看到是枚掉落在地上的西装纽扣。

    那纽扣是专门定制的,上面有两个英文字母HT,她顺手捡起来握在手心,扭头再次看了眼仍睡着的男人。

    自此以后,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就让她留个念想也好。

    女孩轻盈地走了出去,然后轻声带上门,消失的无影无踪。

    清晨的晨曦逐渐散去,火辣辣的阳光腾空升起,万丈光芒穿破云层,开始照耀着大地。

    云昊天昏昏沉沉醒来,觉得自己的脑袋重的不行,太阳穴涨得快要裂开似得。

    该死,他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

    云昊天身后揉了下痛得不行的太阳穴,皱着眉头想从床上起来,这才发现似乎哪里有些不对。

    等等,昨晚,他好像带回家一个女人?

    不对!

    准确地说,不是女人,而应该是个的小女孩!而且,她还有着双和念恩神似的眼眸!

    云昊天的心中一沉,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仔细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昨晚好像他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捡了个被人下药的女孩,然后俩人跌进了浴缸里……

    云昊天猛地坐起,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湿淋淋地丢在地板上,床单也乱成一团,上面有抹刺眼的殷玫红。

    糟了!

    云昊天心中顿时懊恼不已,看来,昨晚他还是占了那个陌生女孩的便宜!

    当时他知道她被人灌了药,就不应该带着她回自己家的!

    该死!他当时肯定是失心疯了,怎么能做出这种没有廉耻的事情呢?!

    看着眼前沾染着玫红的床单,昨晚模糊的记忆重回到云昊天的脑海中,宽大的床铺上,他一遍遍索要着身下的女孩,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吞入腹中,疯狂又失控。

    天知道,从未接触过女人的他,昨晚竟然迷失在那个陌生女孩的身上,迷失在女孩的紧致和稚嫩中,沉溺不可自拔,发疯地一次次要了她!

    对了,那个女孩呢?她去了哪儿?

    云昊天这才想到事情的重点,屋里面似乎并没有那个女孩的踪迹。

    他赶紧快步朝着浴室走去,等推开门才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云昊天这才慌了神,仔细把整间公寓都给翻找了一边,却始终没看到女孩的踪影,只发现了一张她留下的字条:“昨晚谢谢你,我走了。”

    看着上面娟秀的几个字,云昊天只觉得莫大的讽刺,昨晚的他哪里是救了她?分明是沾污了她的清白啊!

    云昊天将这张字条收了起来,捡起手机给助理阿成打了个电话,“阿成,赶紧帮我查出来,昨晚从夜色酒吧出来,然后上了我的车的女孩是谁。”

    阿成自然不敢多问,在电话那头连声点头道,“是,我这就去查!”

    云昊天这才收起电话,烦躁地坐在了沙发上,阴郁地长叹口气。昨晚的他还在心痛念恩重新回到了凌司夜身旁,想要冲去将她抢回来。

    可是现在的他,做出了这种事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跟凌司夜争抢?

    M国。

    自从凌司夜公然在乔家求婚后,乔家就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备期凌司夜和乔念恩的婚礼来。

    而乔念恩则带着心儿和青黛,搬进了凌司夜的别墅里。

    这段日子,凌司夜都很忙很忙,不仅仅是因为集团公司最近事务繁忙,最重要的,是他也要开始筹备不久之后和念恩的盛大婚礼。

    能够娶到念恩,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因此无论如何,他都会给这个自己最爱的女人一个完美无缺的婚礼。

    念恩对未来的婚礼倒是没什么意见,她把这个看得很淡,总觉得现在两人完全就是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心儿都已经会跑了,婚礼不婚礼的,根本就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她爱的和爱她的人,永远都平安喜乐地守在她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