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心儿失踪!

    几名女孩被说的脸上青红不已,等行政总监的身影跟着消失在电梯间,这才敢发出不满的声音。

    “什么嘛,我们只是私下议论而已,总好比她明目张胆投怀送抱的好吧?”

    “就是,听说上次她借着送人事资料的机会,想要趁机坐在云总的腿上,然后被云总毫不留情地骂出来了呢。”

    “哼,咱们啊还是别瞎议论了,省得等下被她打小报告,这个月奖金可就没了。”

    女孩们知道高高在上的总裁遥不可及,远不是她们这些平凡的小文职可以肖想的,还是每个月的奖金来得实在些。

    而电梯内,打扮的一丝不苟的行政总监正抱臂低着头,刻薄的脸上一脸的妒恨。

    她叫葛慧,原本是T大学生会主席,以最高学分毕业后,再以面试笔试第一的成绩来到了云氏集团,只用了短短半年,便一路顺风顺水做到了行政总监的位置,可谓是人生赢家。

    而在葛慧不显山露水的性格下,实则深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从她见到云昊天的第一眼,就深深爱上了这个风一般淡漠的男子。

    她总是偷偷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无数次制造与他的巧遇,可最后,却统统都被云昊天给漠视掉,一如飘忽不定的风,总是撩动她的芳心,却不肯停留片刻。

    就在葛慧不知道自己还要持续这种暗恋多久时,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没想到大家都以为是黄金单身汉的总裁,居然已经有了个可爱的女儿!

    每次葛慧看到云昊天是那样宠溺地抱着那个粉嘟嘟的小女孩时,她的心就像被猫爪子给挠了似得,烦躁地想要抓狂大吼。

    她不知道是谁居然这么幸运,能跟那个风一般肆意的男子生下孩子,虽然她承认那个小女孩长得十分可爱,可是她就是喜欢不起来,只因她是云昊天和哪个不知名的女人生下的!

    为了找出这个躲在背后的神秘女人,葛慧可谓费劲了心机,却始终没有打听到任何有关心儿生母的事情。

    或许,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死了?不然为何从来没有半点有关她的消息呢?

    这样看来,她只需要讨好那个小家伙,凭着她优渥的条件,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得到云昊天的青眯,成为云氏集团的少奶奶的梦想。

    葛慧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

    “叮。”

    电梯门在此刻打开,令葛慧的笑容戛然而止,连忙清了清嗓子,想要维持自己一贯的高傲形象。

    她从来都是公司里冰山女神,不苟言笑是她刻意营造出来的,只为了特立独行,赢得云昊天的注意。

    “阿姨,你是不是嘴巴抽筋了?”软软的声音响起,令葛慧愕然地低下头,赫然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正是那个云昊天最宝贝的小女娃。

    葛慧格外不待见这个洋娃娃似得女孩,撇着嘴打算走出电梯,“好端端的,我嘴巴怎么可能抽筋,小孩子懂什么,快走开。”

    心儿一大早就被云昊天抱到了公司里,她很喜欢跟云昊天在一起,可是每天都待在办公室里,小小的她早就闷得发了慌。

    这会儿趁着云昊天去上洗手间,她径直走出总裁室,想着要在这栋大楼里好好玩一玩。

    只是没想到心儿刚走到电梯口,就看到里面走出来一个怪阿姨,正嘴角抽搐似得扬天狂笑,天真的她这才关心地问候了下这位怪阿姨,不过看来这位阿姨并不喜欢她似得。

    敏锐的心儿听出了葛慧语气里的不耐烦,无辜地耸了下小肩膀,打算走进电梯里,“阿姨,这层楼哪里最好玩?你可不可以帮我按一下键?”

    葛慧转了转眼珠,笑得格外阴险,“当然是地下室最好玩啦,那里又大又好玩,祝你好运。”

    说完,葛慧就走出电梯,目视心儿跨进去,抬手帮她摁亮了通往负三层的按钮。

    电梯门缓缓闭合,葛慧心里冷笑不已,呵呵,小娃娃,负三层刚刚开通使用不久,里面应该有数不清的阴井暗道,如果你不小心掉下去,可跟我无关哦!

    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有着天使相貌的女孩,如果她跟云昊天生个孩子的话,肯定比这个小娃娃漂亮乖巧一百倍!

    电梯里,贪玩的心儿看着电梯缓缓的关上,等着电梯下行,没一会儿就听到叮的一声,电梯门稳稳停在了负三层。

    负三层是云氏集团的车库,刚刚开通使用没多久,里面空荡荡的,停着为数不多的几辆汽车,都没有保安巡逻。

    看着空荡宽敞的停车场,心儿拍着手跑出了电梯,欢快地跳着前行,笑得格外开心,“哈哈,这里好大啊,真好玩。”

    从未独自去过停车场的心儿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迈着小腿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对消防栓和停车档都新鲜的不得了。

    总裁室里,云昊天正焦急地来回踱步,阴沉着脸色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安全主管,厉声呵斥道,“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务必尽快给我找到心儿!否则就卷铺盖走人!”

    安全主管吓得浑身直抖,掏出手帕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点头哈腰道,“好好好,是是是。”

    天可怜见,他原本在安全中心安逸地喝着茗茶,却被总裁一个电话喊了过来,然后没头没脑地训斥了一番,天知道心儿到底是哪个哟!

    不过就算借给安全主管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问云昊天心儿是谁,而是灰溜溜走出总裁室,迅速朝着安全中心赶去。

    十分钟,云总只给了十分钟,他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弄清楚,心儿到底是人还是云总养的宠物!

    看着安全主管仓皇离开的背影,云昊天焦急地把手指捏得咔咔作响,他只是去了个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心儿居然就不见了!

    他找遍了顶层所有的房间,却压根没发现心儿的踪迹,一颗心更是沉入了深潭,从头到脚冰凉一片。他擅自带走了心儿,如果她有什么闪失的话,这辈子他该如何去面对念恩?!

    “呼——!”

    云昊天烦躁地长出口气,心里仍是没有任何头绪,焦急地在总裁室内来回踱步起来,心儿,你到底去了哪儿?!站推《我干偷拍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