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23章 云昊天急疯,荣宝儿捡到心儿!
    第1023章 云昊天急疯,荣宝儿捡到心儿!

    身后跟着一队云氏集团公司的安保人员,快步朝着地下车库走去。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负三层车库,里面空荡荡的,除了角落里停着几辆报废车外,再没有其它东西。

    空荡荡的车库布满了尘埃,上面铺满了杂乱的脚印,这些是之前那些保安为了寻找心儿而留下来的。

    乔念恩挣扎着从凌司夜怀里跳下来,脚步踉跄地往前走着,高声呼唤着心儿的名字,“心儿,宝贝,快出来,妈咪来接你回家了。”

    阵阵的呼唤凄厉的响起整个地下车库!

    凌司夜担心乔念恩会跌倒,始终牢牢跟在她的身后,跟着呼喊着心儿,“心儿,爹地来接你了,快些跟爹地回家吧!”

    云昊天闷着头跟在他们身后,这里早已经被他给掀了个底朝天,就连那几辆报废车也都仔细找了,可是却始终没有心儿的踪影。

    呼唤心儿的声音在地下车库回荡着,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乔念恩将整个车库都给走了个遍,这才颓然坐在地上,声音沙哑疲惫,“心儿,你到底去了哪儿?妈咪来接你回家了,你快点出来好不好?不要吓妈咪啊。”

    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在满是尘埃的车库地面上,溅起片片污渍,却没有人在意,在场的所有人都迫切想要找到心儿的踪迹。

    “心儿……心儿,你到底去了哪儿?”乔念恩茫然着眼神四处张望,眼睛突然一亮,快步站起来朝着前方不远走去,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枚小小的发夹。

    这枚发夹只有小拇指大小,樱—桃造型上镶满了碎钻,之前并没有被人注意,此刻却被乔念恩握在掌心,眼泪颗颗砸在发夹上,“心儿,这是心儿的发夹,她真的到了这里。”

    云昊天和凌司夜跟着围了上来,云昊天这才注意到,那枚发夹是心儿每天都要闹着戴在头上的,之前他在车库寻找时怎么没发现?

    “这确实是心儿的发夹,早上的时候我亲自给她戴在头上的。”云昊天说着脸色黑沉了下来,发夹掉在地上,心儿呢?心儿她到底去了哪儿?!

    凌司夜看着被乔念恩握在手心的发夹,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挥起重拳砸向了云昊天,“你这个混蛋,快把我的心儿还回来!”

    “你就是这样照顾心儿的,你怎么不去死!”

    这记拳极重,砸得云昊天闷哼一声,踉跄倒退了两步,嘴角跟着渗出猩红的血渍。

    “云总!”

    安全主管惊呼一声,伸手示意身后的保全人员将凌司夜给架起来。

    云昊天却随意用手擦了下带血的嘴角,示意那些保全人员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歉疚地看向凌司夜,“你尽管打吧!我不会还手的!”

    凌司夜一把揪住云昊天的衣领,“你以为不还手就能减轻你的罪过么?!云昊天,如果不是你这个混蛋,心儿还好好的窝在我们怀里!现在你告诉我们她不见了,你真该死!”

    “是,我确实该死!”云昊天懊恼地想要杀死自己,就听到安全主管惊呼道,“这里有处小孩的脚印!”

    这句话瞬间令云昊天和凌司夜扭头看了过去,“在哪儿?”

    乔念恩跟着转过头,却在看清安全主管站着的位置时,浑身的血液冰冷到凝固。

    只见安全主管站着的前方不远,有一个圆圆的暗井,上面的井盖丢在一旁,圆咚咚的洞口像黑洞似得张着嘴,宛如随时能吞噬一切的怪兽。

    乔念恩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暗井走去,清楚听到了自己血液凝固碎裂的声音,边走边摇头低喃着,“不会的,不会的。”

    等她走到暗井旁,看到那里清晰有串小孩子的鞋印时,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眼前一黑,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念恩!念恩!”凌司夜及时扶住再也承受不住打击而昏厥的乔念恩,恨不得将眼前的云昊天给碎尸万段,“云昊天,我要杀了你!”

    ——-

    烈日炎炎,荣宝儿无奈地坐在凉椅上,看着眼前舔冰淇淋舔得不亦乐乎的小女孩,觉得头大的厉害。

    就在一个小时前,为了赚取学费的她,经过上次在酒吧的事后,他就再也没去酒吧上班了。

    而是改为兼职了送快递的活计,却没想到当她推着自己那辆破三轮从停车场准备离开时,听到了一阵小孩的哭声。

    凄厉的哭声吓得荣宝儿当时就加快了脚步,毕竟根据她以往的观影经验,空荡荡的停车场是很容易出现不干净的东西的。

    不过当她听到小孩哭着喊妈咪时,到底是不忍地停下了脚步,或许是因为她想了早已经没有了妈咪的自己吧!

    鼓足勇气的荣宝儿循着声音终于找到了啼哭声,这才发现暗井旁正卡着个哭成小花猫的小女娃。

    小女娃大概才一两岁模样,她一边哭着喊妈咪,一边用手死死抓着暗井边沿的钢筋,身子这才没有摔进去。

    任宝儿没敢耽搁,赶紧把小女娃从暗井里给抱了出来,想着这事谁家的宝贝,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把女娃给送回去,可是明显被吓坏了的小女娃却只知道哭,而且据不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没办法,荣宝儿只好把她放进了自己那辆破三轮里,以请小女娃吃冰激凌为条件这才终于止住了小女娃穿脑的啼哭声。

    原本荣宝儿以为自己只要哄好这个小女娃,然后再套出她父母的消息把小女娃给送回去,这样她的爹地妈咪不知道会不会急坏。

    可是却没想到这小女娃那么能吃,而且只挑最贵的!

    荣宝儿再次低头数了数自己口袋里的几张零钞,好吧,一共是88块8毛,付清两小盒冰淇淋应该足够了吧?

    看到小女娃吃光最后一口冰淇淋,荣宝儿站起来,“服务员,结账!”

    小女娃抱着荣宝儿的裤腿,两只眼睛比星星还要晶亮,奶音萌萌道,“姐姐,还要。”

    荣宝儿蹲下来,将小女娃抱在怀里,摇了摇手指的同时顺便帮小家伙擦掉了嘴边的冰激凌渣,“不行哦,冰淇淋吃多了会肚子痛的。走吧,我送你回家。”站推《我干偷拍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