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生死相依的一家人!

    飞行员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发现眼前的雾气变得更加浓密起来,原先的航道统统隐匿在浓雾里。

    “怎么回事?飞机怎么颠簸起来了?”凌司夜唰地拉开机舱门,怒气冲冲地斥责飞行员。

    他在外面正跟乔念恩和心儿玩得开心,就感觉到飞机连续颠簸了很多次,这才急忙赶过来询问情况。

    飞行员不敢隐瞒,赶紧据实相告道,“凌总,我们遇到了大气层浓雾,现在很可能已经偏离航道,气流十分混乱,随时会发生危险。你和少奶奶赶紧穿上降落伞!”

    凌司夜瞬间白了脸色,他知道强气流对飞机来说,就像船舶面对大海中的巨浪一样可怕!尤其是在这种浓雾天气,更是随时可能失控!

    他立即折返回机舱,飞快取下降落伞,帮乔念恩穿上。

    乔念恩正抱着心儿玩耍,冷不丁看到凌司夜脸色凝重地拿着降落伞想要给自己穿,顿时紧张起来,“司夜,怎么了?是飞机出了什么问题么?”

    她的话音还没落,飞机又是一阵颠簸,明显感觉到往下坠!

    这次不用凌司夜回答,乔念恩已经明白过来,飞机真的是出事了!

    她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以往也看过不少空难的片子,然而却从来没想到,这种事会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上。

    乔念恩的眼睛瞬间急得红了起来,她焦急地抓着凌司夜的胳膊,五指用力到泛白,“司夜,如果真遇上了空难,我们的心儿怎么办?她还那么的小。”

    凌司夜快速给乔念恩穿好降落伞,然后自己也套上,这才将心儿抱在怀里,格外认真地拥着乔念恩,“宝贝,不要怕,不管怎样,我都绝对不会让你和心儿有事的。”

    乔念恩看着凌司夜晶亮的眸子里蓄满坚定,原本担忧的心变得沉稳起来,所有的慌张和不安统统烟消云散。

    此刻的凌司夜伟岸的如同天神降临,似乎没有任何事能难倒他一般。他笃定的神色令乔念恩完全抛却掉了不安和忐忑,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他。

    她相信,他能够带着她和心儿平安脱险。

    “抱紧我,不要怕。”凌司夜的声音贴着乔念恩耳边传来,给了她无限的力量源泉。

    乔念恩重重点了下头,用力环住凌司夜劲瘦的腰身,“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就算眼前是即将坠入死亡的深渊,他们也没有丝毫怯意!

    “轰隆隆——”

    飞机再次下坠,这次是呈直线型的下坠,而且速度比之前更加快速疯狂!

    发动机随之关闭,一直伴随着的飞机轰鸣声紧跟着消失!

    “嘭!”

    伴着一声巨响,原本整洁的机舱内瞬间变得尘土飞扬起来,凌司夜的脸色再次凝重起来,他知道,这是机舱内突然减压所致,也意味着是机身即将破裂的前兆!

    “凌总,已经回天无力了,你们快跳伞吧!”

    飞行员着急地催促着凌司夜,他脸色愧疚的看着黑夜,默默的想着自己的妻儿。

    呼呼的风声从拉开的机舱门吹进来,飞机像风中的树叶般翻转摇晃,随时都可能断裂。

    凌司夜知道已经再没有犹豫的时间,他扭头吻上乔念恩的唇,说出早已重复了无数遍的心声,“宝贝,我爱你!”

    乔念恩噙着泪水回应道,“我也是。”

    “我们是一家人,无论生死,都绝不能把我们给分开!”凌司夜说完,就抱着心儿和乔念恩从机舱门跳了下去。

    呼呼的风声猛烈地吹着,凌司夜紧紧拥着乔念恩和怀里的心儿,死也不肯放手。

    他们身形急速下坠了好一段距离,身后的降落伞双翼才跟着张开,发出清脆的声响。

    在降落伞的缓冲下,凌司夜和乔念恩急坠的身形这才缓慢下坠,耳边的压力跟着少了许多。

    “嘭!”

    “啪!”

    “轰隆!”

    在他们身后不远,传来直升机撞到山岩爆炸的巨大声响,以及因为爆炸燃起的熊熊烈火。

    簌簌的冷风关进乔念恩的耳中,她紧紧搂着凌司夜,心里划过一抹祈祷:如果这次不能生还,那就让他们一家三口死在一起好了。

    爹地,妈咪,对不起,我又要让你们伤心难过了……

    呼啸风声疯了似得灌入耳中,音爆、气压、夹裹着巨大的冲击力纷至而来,不断冲击着乔念恩的脑海,对死亡的恐惧遍布她的每一个毛孔。

    她无助地往下坠落着,双手紧紧抱着凌司夜。

    这个男人,不论在何时何地,都是她最信赖的依靠。

    乔念恩闭上眼睛,静静感受着来自凌司夜臂膀强有力的拥抱,再看了看始终在甜甜睡着的心儿,原先胆怯的心渐渐安定了下来。

    能跟自己最爱的人死在一块儿,又何尝不是一种圆满呢?

    只是,苦了她的双亲,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在乔念恩凌乱的各种想法中,她和凌司夜不停往下坠着,降落伞包像巨大的怪鸟滑破天际,顺着风没有目的地翱翔。

    一直到黎明时分,降落伞才减慢下坠的速度,下面是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

    凌司夜连忙搂紧乔念恩,“等下我们可能会挂在树梢上,有我在呢,别怕。”

    “嗯。”乔念恩闭上眼睛不敢往下看,心里暗暗祈求着情况能如凌司夜所愿那样,别再出现其它的意外。

    “哗啦!”

    随着一声巨响,降落伞包挂在了脚下这片原始森林的树梢上,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

    凌司夜抱着乔念恩随着降落伞包的下坠在树梢间晃了晃,生怕她会受到半点伤害。而心儿则窝在他怀里睡得香甜,幸好这个小宝贝没事。

    一家三口坠落在树枝上,凌司夜只顾着保护母女俩,身上被树枝挂出数不清的伤痕,原本笔挺的西装早已变得破烂不堪。

    身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凌司夜却没有功夫去查看伤势,一心只顾着询问乔念恩,“怎么样宝贝?有没有伤到?”

    乔念恩晕晕乎乎抬起头,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得,她费了好大力,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又虚无缥缈,“我没事……”

    “那就好,你搂紧我,我现在要顺着这些杂乱的树枝下去,小心别让它们挂到你和心儿。”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