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解救黄金蟒!

    凌司夜和乔念恩快步前行着,走到终于走不动了,却始终没能走出这片森林,只好无奈地停下来休息。

    在他们的前方,仍是一眼看不到的绿,和地上枯黄的树叶交织在一起,令凌司夜和乔念恩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他们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走出这里,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宝贝女儿已经饿了。

    凌司夜将背后的降落伞包放在厚重的枯叶上,示意乔念恩坐下来,“你先坐会儿,我去找些吃的。”

    乔念恩不安地看向陌生的林子,将心中的不安硬咽了下去,故作镇定道,“好,我们等你回来。”

    凌司夜点点头,很快朝前方走去,四处搜寻着有没有能吃的东西。

    他的身形越走越远,乔念恩紧张地大气不敢多喘一声,生怕突然有什么猛兽从林间跳出来。

    心儿坐在乔念恩的腿上,挣扎着滑了下来,“妈咪,我也要去。”

    乔念恩连忙拉住心儿小小的身形,“心儿乖,我们在这里乖乖等爹地回来,好不好?”

    “不嘛,妈咪,心儿也要去找食物,心儿肚肚好饿。”心儿嘟着嘴,拧着小身子从乔念恩身边挣开,欢快地往前跑去。

    这下可把乔念恩给吓得不轻,她连忙拔腿追了上去,“心儿,慢点跑,这里到处都是落叶,很危险的。”

    “咯咯,妈咪快来!”心儿像撒了欢的小鹿似得往前跑着,时不时回头等乔念恩追过来,对这个你追我跑的游戏十分喜欢。

    凌司夜在森林里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有棵高大的桑葚树,上面结满了紫红色的果实,沉甸甸压弯了枝头。

    “太好了,这下可以让她们母女俩饱餐一顿了。”凌司夜动作利落地爬上树,很快摘了满满一口袋桑葚果,沉甸甸的果实浆红了他的口袋。

    往日里素爱整洁的他没工夫注意这些小节,匆匆爬下树,快步朝着乔念恩等着他的地方赶去,一心想让她们母女俩尽快吃上桑葚果子。

    只是得凌司夜回到地方,一颗心却沉了下来,因为之前的地方只剩下地上的降落伞包而已,却没了乔念恩和心儿的身影。

    凌司夜顿时紧张起来,他将桑葚果放在降落伞包上,拢手开始呼唤着乔念恩和心儿的名字,生怕她们会遭遇到什么危险,“念恩——!心儿——!”

    然而回应他的,却只有林间啾唧的鸟叫声,在偌大的森林里更令人紧张起来。

    “啊——”

    凌司夜正焦急的冒汗,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女子高亢的尖叫声。

    他再也顾不上其它,拔腿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念恩!是你吗念恩?”

    很快,凌司夜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发出尖叫声的地方,一眼看到乔念恩正惊恐抱着心儿,步步朝着他的方向后退。

    “念恩,我在这儿,不要怕!”凌司夜连忙挡在乔念恩面前,连声安慰着惊恐的她,“不要怕,有我在呢,乖!”

    见凌司夜天神般降临,乔念恩就像吃了定心丸似得,原本惊恐的表情慢慢平静下来,指着前方的一根树枝道,“蛇,那里有蛇。”

    心儿却丝毫不知道惊险,拍着手同样指向那里,“好漂亮。”

    凌司夜顺着母女俩的视线定睛看去,这才发现前方不远的树枝上,缠着一条手腕粗的黄金蟒!

    这条黄金蟒周身的鳞片金灿灿的,黄金一般耀眼夺目,原本威风凛凛的身躯此刻正乌龙地系在树枝上,尾巴不小心打了个结,无法离开树枝。

    凌司夜刚才那颗提到喉咙里的心这才落了下来,他还以为她们母女俩遇到了什么危险,幸好她们没事。

    “只是条缠到自己尾巴的小黄金蟒而已,没事的,咱们回去吧,我给你们摘了桑葚果。”凌司夜说着就揽着乔念恩的肩,打算领着她们回去。

    乔念恩明显咽了下口水,不敢相信地看着树上的黄金蟒,“你确定,它只是一条小蛇?”

    “是的,这只是条尚未成年的黄金蟒。”凌司夜说着,就朝着那条被自己尾巴缠在树上的黄金蟒走过去,小心地接近它,“嗨,别紧张,我只是想要帮你离开这儿。”

    那条黄金蟒大概有三米多长,身躯有手腕那么粗,看到凌司夜走进,就警惕地吐出分叉的长芯,看上去令人望而生畏。

    心儿紧张地抓住乔念恩的衣角,乔念恩也跟着紧张道,“我想,我们还是直接走开的好,万一它不懂这些,等下再误伤了你。”

    “不会,黄金蟒的性格十分温顺,除非你触怒了它,一般它是不会轻易伤人的。”凌司夜自信满满地说道,长腿已经迈到那棵古老的树身前,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条被困在树上的黄金蟒,“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出这种乌龙,不过我真的是想帮你,相信我。”

    说着,凌司夜就伸出手,缓缓朝黄金蟒靠近。

    那条黄金蟒原本只是尾巴缠在树枝上,看到凌司夜靠近,身子立即直立起来,尖细的獠牙在阳光下十分醒目,幽绿的眼睛死死盯着凌司夜,戒备着随时准备攻击。

    凌司夜始终冷静地凝视着那条黄金蟒,眼神格外的真诚,“相信我,我真的是想帮你。”

    一人一蛇对视良久,旁边的乔念恩和心儿紧张地都忘了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那条黄金蟒似乎终于相信了凌司夜的诚意,缓缓盘起了之前直立着的身躯,不过猩红的芯子仍吐个不停,眼里的警惕并没有完全褪去。

    凌司夜知道时机差不多了,他深吸口气,快速伸手帮那条黄金蟒解开打结的蛇尾,然后倒退半步,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些汗珠。

    虽然黄金蟒性格温顺,不过这些冷血动物毕竟不是人,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咬你一口。所以凌司夜刚才的举动,真是需要十成十的胆色的。

    乔念恩始终注视着凌司夜的举动,等到确认他安然无恙,提着的心这才放到肚里,伸手示意凌司夜赶快过来,“司夜,快回来!”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