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33章 遭遇遗落人间的部落(1)
    第1033章 遭遇遗落人间的部落(1)

    乔念恩觉得有些疲惫,往凌司夜身旁靠过来,“好,你也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

    森林里逐渐恢复平静,偶尔有不知名的虫鸣声,远处,时不时传来几声模糊的狼啸声。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打扰到一家三口的安眠,这一天的饿折腾实在是太累了,没一会儿他们就齐齐进入了梦乡。

    夜色笼罩着整座森林,在帐篷不远处,一道鬼魅的身影飞快蹿了过去,赫然是那头被凌司夜给打中的野狼!

    次日。

    凌司夜早早就被林间啾唧欢唱的鸟儿给叫醒了,他看了眼偎依在自己身旁的一大一小,眼中满是宠溺。

    她们睡着的容颜如天使般纯净,令他焦躁的心陷入平静,半点没有要为未知的未来担忧。因为只要跟她们在一起,再艰难的地方都是天堂乐土。

    凌司夜在母女俩脸上饮下一枚轻吻,这才轻手轻脚从吊床上下来,帮她们准备早餐。

    等乔念恩和心儿终于睡够的时候,凌司夜早已经将昨晚剩下的那只烤野兔给热好了。

    “我亲爱的大小公主,祝你们用餐愉快。”他俏皮地冲母女俩眨眨眼,心里却格外的酸涩,为不能给她们提供更好的食物感到内疚。

    乔念恩早就从凌司夜皱眉不展的眉间看出他的歉意,捧着野兔腿轻咬一口,“嗯,味道真的超级棒,这可是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呢!”

    心儿虽然不懂大人的这些心思,不过也跟着咬了狠狠一口,“没错,真好吃。”

    她是觉得真好吃。

    等一家三口吃饱,凌司夜在乔念恩和心儿的协助下,将搭好的帐篷吊床给拆了下来,然后叠起来放在背包里背起,这才抱着心儿,然后拉着乔念恩的手继续往前走。

    一家人只顾着往前走,却没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有条黄金蟒正悄无声息地游走着……

    三人走走停停,一直到日头挪到了正当中,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眼前仍是一望无际的密—林,脚下的枯叶仍是厚重繁多,唯一不同的,是林间起了雾气,带起的湿气越来越重。

    凌司夜只好重新搭建了帐篷吊床,让乔念恩和心儿躺在里面休息,他则去四处寻找食物,顺便看下有没有水源。

    就这样,他们从日出东山走到夕阳西坠,仍是没有走出这片广袤的森林。

    夜晚,躺在吊床上的凌司夜根本睡不着,他心里无限的失落,不知道他的妻女还要跟着他过多久这样的苦日子,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喝水了,虽然那些水果勉强有些水分,却远远不够补充身体体能的。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尽快找出离开这座森林的路!

    凌司夜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尽量走得远一些,期望能够找到水源和足够的食物!

    带着这样沉重的思绪,凌司夜一直到后半修,才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

    只是他刚睡下没多久,就警惕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快速坐了起来,掏出***全身戒备起来。

    因为他听到了远处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那是人类的脚步声!

    凌司夜心中闪过一抹狂喜,他轻手轻脚从吊床上下来,仔细凝视着传来声音的地方。

    几道光线一闪而逝,凌司夜也在这个空档看清楚有几个人类正摸索着朝这边走来。

    那是手电筒的光,凌司夜屏住呼吸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光,全身戒备起来。

    如果来的是住在森林附近的猎人,那他们就得救了。

    可是,如果是森林里那些遗落的部落,那将十分的麻烦。

    凌司夜早就知道,在这些广袤的森林里,暗藏着很多原始部落,他们自给自足,从未与现代人类接触过,性格野蛮又凶残,甚至有些部落还保持着吃人的陋习!

    尤其是在墨西哥的北部森林里,更是流传着这些原始部落吃人的恐怖传说。

    如果换做平时,凌司夜自然不会怕这些莽荒未开化的土著部落。可是现在不比往常,他身上仅有一把***。

    身边有带着毫无缚鸡之力的乔念恩和幼弱的心儿,一旦撞上,只怕压根不是这些终日与野兽为伍的土著人的对手!

    这不仅仅是力量悬殊的抗衡,而是这些土著人野蛮凶残,愚昧无知。他们并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在苛刻大自然的优胜略汰下,生存是唯一的本能,自私的掠夺和占有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天性。

    别说是此刻带着妻女的凌司夜,就算换做其他人,落在这些野蛮土著人的手里,结局也只会必死无疑!

    凌司夜的思想剧烈地波动着,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些走过来的只是寻常的猎人。

    而随着那些人脚步声的临近,凌司夜终于看清了眼前围拢过来的人,心也跟着跌入无边的冰窖。

    只见那些人虽然穿着现代的衣服,却不伦不类地很不合身,一看就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从不同的人群身上抢来的。

    这些人肤色黝黑,脸颊和额头上却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涂上几道醒目的白色,下巴上更是夸张地抹画着三道白色的痕迹,一张脸在黑夜中犹如鬼魅般可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凌司夜沮丧地握了下拳,知道这次遇险是祸不单行。

    他们遇上的,正是一群未开化的蛮荒部落,就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着食人的陋习……

    那群人快速走了过来,暂时没有发现吊在半空中的帐篷,这让凌司夜暂时松了口气,绕到树后面暗暗祈祷,期盼着他们赶紧从这里离开。

    然而他的祈祷似乎并没有被上帝给听见,只见其中一名高大的男人突然停住脚,夸张地用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陌生的气味。

    跟在这名男人身后的其它人跟着嗅了起来,很快,他们就齐刷刷仰起头,目光盯视着绑在两棵树之间的降落伞帐篷。

    这个发现令这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很明显吓了一跳,他们很快聚成一团,纷纷用手上的电筒照着帐篷,嘴里发出急切的叽里呱啦的交流声,应该是在土话议论该怎么办。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