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一家三口凶多吉少!

    然而圈住乔念恩的正是部落里的大首领,他从乔念恩一露面,就完全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因为在他的过往岁月里,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白—皙的乔念恩黑发披肩,精致的五官看得部落的首领血气上涌,恨不得当场就一亲芳泽!他的部落里以前也弄到过迷失在森林里的女人,却从来没有一个能跟眼前这名女人相提并论!

    凌司夜连忙抓住大首领的手,眼中泛着戾气,“她是我的妻子!”

    大首领的手腕被死死攥住,一时竟挣脱不开,顿时明白自己的武力值不如眼前这个男人。

    在部落里,武力最高的才有成为首领,因此他并不想被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手下看出破绽,而是眼中飞快闪过一抹狠戾,然后不甘心地松开了握住乔念恩的手,挥头示意道,“把他们都带走!”

    凌司夜这才跟着放开抓住大首领的手,用眼神示意乔念恩别怕。

    只是面对这帮奇装异服的野蛮人,乔念恩怎么可能会不怕?不过她死死咬住下唇,不然自己做出半点怯懦的表情!

    不管前方有多少艰险,她都绝对不会丢下凌司夜一个面对的!他们是一家人,自当荣辱与共!

    持着钢叉的野蛮人押着凌司夜和乔念恩往他们的部落走去,一路上凌司夜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合适让乔念恩逃走的时机。

    再加上此刻又是半夜,他生怕乔念恩抱着心儿跑不远,万一再遇上野兽。思来想去,唯有跟着这帮人去部落后再寻找逃离的机会。

    一帮人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前方有个貌似村落的小寨子。

    寨子的高墙上点着火把,影影憧憧的,倒是基本能看清寨子的全貌。

    只见这里的房子大多是用土堆砌的,上面盖着简陋的茅草,寒酸又原始。

    在寨子的空地上,或坐或站地有群跟抓他们过来的野蛮人一般装扮的人,大都是些粗—壮的汉子,墙角里蹲着些膀大腰圆的女人,一个个长得格外粗鄙。

    这些人看到首领押回来三个人,纷纷围了过来,举手投足发出欢呼声,眼中流露出看见食物般的贪恋。

    凌司夜的眉头始终紧紧地皱着,更加确定了这帮人绝非善类!

    这些涂着白色油彩的野蛮人们围着凌司夜他们边唱边跳,直到首领举起手,这才纷纷安静下来。

    首领有些忌惮凌司夜,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顾忌眼前的一大一小,这个男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们给带来。

    因此,首领随意点了几名手下,冲凌司夜他们指了指,“先把他们给关起来,明天再说。”

    凌司夜顿时松了口气,看来今晚暂时是安全的,等下再寻找脱身之道!

    他顺从地和乔念恩一起被关进了间简陋的土房子里,里面地上铺上简单的稻草,味道呛人的难闻。

    心儿经过这番变故,早就醒了过来,她从来没见过脸上涂着油彩的怪人,如今又被关进简陋的土屋子里,吓得紧紧抱着乔念恩,“妈咪,我怕。”

    乔念恩又何尝不是怕的瑟瑟发抖,可是眼下恐惧并不能解决问题。

    而且在宝贝女儿面前,她必须做出处变不惊的正确示范,这样才能安抚心儿幼小的心灵。

    “心儿乖,心儿不怕,有爹地在呢,爹地超级棒超级厉害,他会保护我们的,是不是?”乔念恩一边拍着心儿的后背,一边小声地安抚着她。

    凌司夜将母女俩紧紧拥在怀里,表情格外的懊恼,“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们受苦了!”

    乔念恩摇摇头,“谁也猜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的,我们是一家人,理应患难与共。”

    “唉,”凌司夜叹了口气,“这些人明显野蛮没有开化,我暂时还不清楚那名首领打得什么鬼主意。不过他眼神不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等他们都入睡后,咱们再找机会从这里逃出去。”

    有凌司夜在,乔念恩总觉得有了主心骨,她信赖地看着凌司夜,“好,一切都依你。”

    凌司夜感慨地将乔念恩和心儿拥在怀里,内心格外的感动。

    他似乎总是给她带来灾难,可她却从来没有苛责过自己任何。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M国。

    云昊天目送凌司夜带着乔念恩离去后,整个人的心就好像被剜出来似得,痛得如坠地狱。

    他这辈子最爱的两个女人,就这么被凌司夜给带走了,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

    心碎的感觉凌迟着云昊天的神经,令他浑浑噩噩倒在沙发上,发泄似得灌起酒来。

    此时此刻,唯有大醉一场,或许才能稍微缓解下他疲累伤痛的心……

    一瓶瓶洋酒灌入云昊天喉咙里,然后空瓶子被他信手丢在铺着长绒的地毯上,很快就丢了一堆那么多。

    而喝得醉醺醺的云昊天却仍是没能从失去乔念恩的痛苦中缓解出来,眼睛痛得不行,心口也闷的几乎窒息,只因想哭都哭不出来……

    一整晚,云昊天都在不要命似得酗酒,直到黎明时分,才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梦里,他似乎看到乔念恩抱着心儿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可是还没等他伸出手牵住乔念恩的手,画面就陡然一变,变成悬崖峭壁,而乔念恩则冷漠地抱着心儿跳了下去!

    “念恩!心儿!”

    云昊天惊呼着从沙发上坐起来,这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境而已。

    他心有余悸地擦掉额头的汗水,立即掏出手机给乔念恩打电话,可是却听到了占线的忙碌声。

    云昊天的心瞬间沉入谷底,他立即拨通手下的电话,“迅速给我查清楚念恩他们抵达了没有!不要挂电话,一有结果立即告诉我!””

    “是,云少!”手下大早上就被叫醒,丝毫不敢有怨言,立即依着云昊天的指示,开始查找乔念恩乘坐的那家直升机的轨迹。

    云昊天坐在沙发上听着那边的忙碌声,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表情很是担忧。

    他的心头闪过一抹不好的想法,飞快摇头晃散了去。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