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40章 威胁:就算死也不可能让他碰!
    第1040章 威胁:就算死也不可能让他碰!

    然而此刻,他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如何要在苦难中保存实力,绝地反击!

    凌司夜扭—动着酸痛的脖子,将房间里打量了下,发现自己那把***就被丢在墙角,顿时欣喜起来,伸手想要重新拿回来那把***。

    “哗啦!”

    铁链被凌司夜的动作带的哗啦作响起来,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距离那把***都仍有很远的距离。

    凌司夜不停地尝试着,可是铁链限制了他的动作。当务之急,是先从这些锈迹斑斑的铁链中脱身。

    “吱呀!”

    破旧的木门被推开,刚才执行鞭刑的人走了进来,“死了没有?没死就吃点东西,我们可不吃饿死的家伙。”

    说着,他就将手中的东西重重丢在了凌司夜跟前,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在那人走到凌司夜跟前的一瞬间,他发了疯似得想要用手中的铁链绞死他,不过却死死忍住了。

    眼下他浑身是伤,就算杀死这一个人,走出去也打不过外面那么多的野蛮人。

    他必须耐心等着自己的体力恢复,然后再来绝地反击!

    凌司夜伸出带着铁链的手,将那人丢下的东西拿到跟前,这才看清楚是个缺了口的黑色的旧碗,里面放着块黑黝黝长满白毛的馒头状的东西。

    看着这令人作呕的东西,凌司夜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大口大口往嘴里送。

    那个明显发霉的东西酸涩难咽,凌司夜仍是拼了命地吞了下去。

    他要活着,他要保存体力,他要救他的妻女出去!

    只要他凌司夜不死,就一定要安全的带着妻女离开这里!

    黑黝黝的馒头咽完,凌司夜眼角泛起酸涩,往日里风光的他何曾受过这种屈辱?如今却因着自己的失误,导致妻女都要跟着自己受这样的苦楚。

    念恩,心儿,对不起,是我无能!

    “哐当!”

    木门再次被踢开,刚才端来东西的人大步走过来,嘲讽地看着地上的空碗,“哼,我还以为你会不吃呢?果然没人能够抵住饥饿的可怕。”

    凌司夜不屑地看向这人,扭头转向别处,他们都是恶魔,而他不屑于同恶魔搭腔。

    “混蛋!居然敢这样看我。”那人顿时恼火起来,捡起地上的鞭子,大力抽向凌司夜,“看我不打死你!可恶!”

    凌司夜被抽得闷哼一声,用冰冷地眼神死死盯住抽—打他的人。他记住他的样子了,等他脱困,第一个要弄死他。

    抽—打凌司夜的人被他带着杀气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寒而栗,这个该死的家伙,都被打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肯低头?!

    他越发大力地抽—打着凌司夜,一心只想把凌司夜眼中的杀气给抽散。他就不信了,就没人能从他的鞭刑下保持旺盛的精力的!

    凌司夜咬牙承受着鞭刑,眼中的杀机始终未退。他完全有把握能杀死眼前这个愚昧的家伙,不过到底是忍住了,眼下外面是大亮的天色,他必须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好筹谋绝地反击的事!

    “该死,我都打累了,你这个家伙怎么还没有被抽晕?”持鞭的人气冲冲说道,最后实在累得抬不起胳膊,索性将鞭子给丢到地上,快步走了出去。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被那个被绑着的家伙那满是杀气的眼神给吓到了呢!

    等持鞭的人走后,凌司夜眼中的黑眸泛起寒霜,晶亮的眸子犹如鬼魅般可怖……

    另一间土房子里,乔念恩手脚冰冷地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绝望。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个吃人的魔窟里逃离,抑或,再也没有自由的可能……

    乔念恩双眼无神地看着地上那些脏污的稻草,一幕幕往事犹如电影般从她眼前掠过。

    与杰克相依为命的童年时光、与亲生父母相认时的欣喜若狂、跟凌司夜初相识时的甜蜜偎依、初为人母时的自豪,还有两人分手后的各种失落伤怀……

    过去那些开心和不开心的往事,都在此刻涌上她的心头,令乔念恩感慨不已。

    她虽然才二十多岁,可是经历过得事情,却比很多平凡人一生都要多,应该知足了。

    往昔的她在家人和爱人的呵护下,活成了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如今,却落在那些粗鄙的野蛮人手里,成了待宰的羔羊……

    死亡并不可怕,乔念恩怕的是,死后仍不能摆脱被羞辱的结局。

    而更令她放心不下的,是她最爱的男人和心儿,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被带到了哪儿,又在承受着怎样的折磨?

    乔念恩想到这儿,眼神越发黯淡起来,如果自己暂时委曲求全能够换来他们父女俩的平安,那就是值得的!

    只要他们能够脱险,只要她到时候确认他们已经安全离开,她自然会找个能保全清白的方法赴死。

    她从来都不怕死,不过死就要死得有价值!

    “嘭!”

    土房子的门被推开,之前那名黑胖的妇女走了进来,眼神不善地看着乔念恩,将手里端着的东西放在地上,“呐,给你送吃的来了,吃吧!”

    说完,这名黑胖妇女就想离开。

    乔念恩看了眼她端进来的东西,似乎仍是跟上次一样的米粥样东西,她冷声拒绝道,“拿回去吧,我不吃。”

    黑胖妇女的脚步停下来,转身走回到乔念恩跟前,一双小眼睛死死盯视着乔念恩,尖酸刻薄道,“怎么?吃不惯?我告诉你,这可是寨子里最好的食物了。除非你想吃香肉,我也可以考虑给你弄一点。”

    “我对你说的香肉半点都不敢兴趣!你们的米粥我也不会喝的。”乔念恩索性转过身,看都不看地上的米粥一眼,哪怕她肚里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

    黑胖女人嘴角浮现出抹嘲讽的笑,“呵呵,你连香肉都不知道?那可是好东西,是从壮年男人大腿上剐下来,然后用柴熏风干的肉,味道十分的美呢。”

    乔念恩万万没想到那女人嘴里说的香肉居然是这种东西,顿时胃里一阵翻涌,差点呕吐出来。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