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43章 杀机四起:凌司夜走出魔窟!
    第1043章 杀机四起:凌司夜走出魔窟!

    都怪她,都怪她没有保护好她的宝贝女儿,让她这么小却只能陷在恐怖的地狱中。

    乔念恩的泪水打湿了心儿的衣服,她懂事的帮乔念恩擦去眼泪,瘪着小嘴忍住哭声,“妈咪不哭,爹地是不是被他们给关起来了?”

    这声稚嫩的询问令乔念恩哭得更加厉害,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好。

    心儿再次帮乔念恩擦了下眼泪,从她怀抱里挣脱出来,毫不胆怯地朝着部落首领走去,仰头拽了下部落首领的裤边,“虽然我不喜欢你,可是妈咪说要对人有礼貌。所以大胡子叔叔,请你把我爹地给放出来,不然等他自己出来,肯定会杀了你们的。我爹地可厉害了,连金色的大蛇都听他的话呢。”

    心儿的话令部落首领猛地一怔,脸色瞬间白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金色的大蛇?”

    “对啊,那条大蛇可是金色的呢,太漂亮了。”心儿仰头说着凌司夜的厉害,小手比划着那条黄金巨蟒的长度,“连这么大的蛇都听我的爹地的,你说他有多厉害!你还是赶紧把他放出来吧,我保证不让他伤害你。”

    部落首领顿时紧张地离开了屋子,他必须要去确认一件事情,如果真的像这个小女娃说的那样,那事情可就糟糕了。

    看着部落首领突然落荒而逃的身影,乔念恩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不够并没有多想。

    此刻,再没有什么比心儿回到她身边更重要的事情了!

    “心儿,我的宝贝,你放心,妈咪肯定会带着你离开这里的!”乔念恩低声呢喃着,将心儿紧紧拥在怀里。

    心儿是她的宝贝女儿,就算她豁出去性命,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心儿的!

    “嗯,心儿相信妈咪,妈咪不要哭了。”心儿用稚嫩的小手懂事地帮乔念恩擦干眼泪,“妈咪不怕,爹地肯定回来救我们的。”

    乔念恩重重点了下头,心里哀叹一声,不知道现在,凌司夜他在遭受着怎样的折磨!~

    想到这儿,她失控地抱起心儿,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她现在就要去找凌司夜,哪怕死,他们一家人也要死在一起!

    心儿靠在乔念恩肩头,跟着她来到门口,却被守在门口的部落里的人用钢叉拦了起来,“不准出去。”

    乔念恩愤怒地瞪视着眼前这两个脸上抹了油彩的野蛮人,“放我出去,我要离开这里!”

    然而门口站着的两人却丝毫不理会乔念恩,其中一个粗鲁的把她推倒在地,然后毫不犹豫地锁上了门。

    乔念恩抱着心儿跌倒在地,心也跟着跌成了碎片,此刻的她是那么的无助,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境。

    无尽的泪水从她眼眶中滑落,乔念恩伤心地看着怀里的心儿,心里在无声地呼唤着凌司夜的名字。

    司夜,你现在被关在哪儿?我和心儿都需要你!

    部落的另一个角落里,脏污的土房子内,凌司夜伤痕累累地被捆在角落里,很是憔悴。

    这几天,他都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房子里,承受着恐怖的鞭刑,身上早已经被抽—打的没有一处好地方,火辣辣地疼。

    不过他并没有绝望,而是咬牙坚持着,把每天的两个发霉黑馒头给咽了下去。

    他知道如果连他自己都放弃了自己,那么又有谁,能救他的妻女呢?

    在这个恶魔遍地的寨子里,她们除了他,还能依仗谁?

    所以,他一定要保存好体力,默默等待着,等待着可以逃离这里的时机!

    念恩,心儿,等着我,我一定要把你们从这个恶鬼城中救出去的!

    破旧的木门被推开,粗憨高大的黑人走进来,有些惊叹地看着受了几天鞭刑,却仍没有死去的凌司夜。

    都这么多天了,他们只是给他个馊馒头果腹,而且每天都要对他使用鞭刑,这个异族人,怎么到现在还撑着没有死去?

    凌司夜听到声响,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黑人,眼神桀骜明亮,里面蓄满了不屑和鄙夷。

    这名黑人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凌司夜在这种艰险的条件下,还能保持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难道他不应该是怕自己怕的要命么?

    那些重鞭,抽在任何人身上那么久,都应该将那人抽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吧?怎么这个白净的异族人跟别人的反应不一样呢?

    或者,是他施鞭的力度不够?

    黑人捡起地上满是血痕的刺鞭,绕着被铁链捆着双手双脚的凌司夜绕了两圈,“异族人,我很钦佩你的体质,不过没办法,我们首领说了,要尽早结束你的性命。”

    凌司夜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黑人,知道他们这次是下了决心要致他于死地。

    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那名黑人离他近了之后,猛地用被铁链捆着的右手绕过黑人的脖颈,然后翻身跃起,带着黑人重重摔在地上。

    铁链的长度虽然有限,不过做这些还是游刃有余的。

    凌司夜这下偷袭来得突然,没等那名持鞭的黑人反应过来,就已经死死锁住他的喉咙,将他摁在地上。

    这一刻,是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

    要么生存,要么死亡!

    黑人的脸被箍得紫红,他伸出手想要将凌司夜从他身上弄开,却发现无论怎样拼命,都没办法推开!

    凌司夜犹如一头出笼的猛狮,凶狠地用铁链扼住黑人的咽喉,眼中早已蓄满了充血的杀机。

    这一次,他一定要从这里出去,救他的妻女离开!

    无限的求生欲促使着凌司夜的肾上腺激素爆发,哪怕他这几天每天都吃着馊馒头,哪怕他身上早已伤痕累累,却并没有妨碍他化身为冷酷的催命阎罗。

    “咯吱,咯吱。”

    铁链锁紧的声音清晰的传来,黑人的脖颈被凌司夜用铁链勒得发青泛白起来。

    随着凌司夜的大力收紧,“咔嚓”一声,传来清晰的脖颈断裂的声响。黑人的头软绵无力地倒在地上,早已经死的不能再透了。

    从凌司夜发起突袭,到绞死黑人毙命,仅仅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