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48章 危机:他如天神般出现…
    第1048章 危机:他如天神般出现…

    “是!”全部武装的特种兵们行走如风,两人一组上了直升机,齐刷刷升空,开始在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上空搜索起来。

    颜汐落看着乔斯洛带人离开,不由双手祈祷起来:老天保佑,这一次,一定要让他们找到念恩!

    ——-

    森林深处,浓重的夜色渐渐褪去,崭新的黎明即将划破静寂。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寨子里,有道鬼魅的身影,抹黑走进了关着乔念恩的土房子,正是这个部落的首领。

    这几天,他费尽心机来讨好乔念恩,却根本换不来她任何笑脸,每次都被拿着钢叉的乔念恩给赶出门外。

    看着眼前的美—色却不能享受,部落首领心里就像被猫爪子挠似得,根本就睡不着觉。

    这次,他干脆趁着黎明前最困乏的时候,偷偷摸了过来,想要来个霸王硬上弓。

    在部落首领的认知里,女人根本没有人—权,只是长得漂亮的宠物而已,谁睡就会跟谁走!

    土房子内,灯光昏暗不明,脏污的稻草上,身心俱疲的乔念恩正用着心儿,昏昏沉沉地闭眼睡着。

    这几天,她一方面要应付随时想要冲进来的部落首领,一方面还要照顾心儿,早已经累到不行。终于在黎明前夕,困得陷入了梦乡。

    部落首领走了进来,看着靠在墙边的乔念恩,丑陋的眼里闪着贪婪。

    这个女人真的是人间绝色,如果能被他睡上一次,死了也值了!

    在部落首领的认知世界里,女人只有想睡和不想睡的区别,可偏偏就是这个他做梦都想睡的女人,却根本不识抬举!

    等了这么久,如今她终于熬不住睡了过去,嘿嘿,该他销—魂了!

    想到这儿,部落首领飞快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脏污臃肿的脊梁,一把拽着窝在乔念恩怀里的心儿的腿,将她仍在稻草上,然后猛地压在乔念恩身上,“美人,我来了!”

    乔念恩正睡得很沉,突然觉得怀里一空,然后身上压上了重物,立即惊悚地醒来,然后惊恐的发现身上是那名部落首领令人作呕的脸!

    心儿呢?

    乔念恩用力推搡着想要撕扯掉她衣服的部落首领,一边拼命挣扎着,一边努力寻找着心儿的身影。

    很快,她就在不远的稻草上看到了被甩在地上的心儿,她正抹着眼睛哭个不停,“妈咪!我要妈咪!”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乔念恩拼命跟部落首领撕打着,宛如一头愤怒的母狮子。

    然而女人天生力气就小,就算她用尽所有力气,都没能把部落首领给推开。

    此刻压在她身上的部落首领早已经疯魔了,他原本就觊觎乔念恩的美貌,如今又嗅到她身上的香味,恨不得赶紧占有她,怎么可能会舍得放弃即将到手的美味?

    “刺啦!”

    随着声撕—裂的布料声,乔念恩身上的裙子领口被撕开了长长的一道,露出里面似雪般白—皙的肌肤。

    湿寒的空气随着布料的裂开,袭上乔念恩的胸口,令本就又惊又惧地她害怕地闭上眼睛,用力推搡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走开!混蛋,快滚开!”

    “放开我妈咪,不许你欺负她!”心儿看到乔念恩被欺负,停止了哭泣,攥着小拳头冲了上来,拼命去打赤着脊梁的部落首领,“你是坏人,放开我的妈咪!”

    部落首领不耐烦的甩了下手,心儿被猛地甩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痛得大声哭泣起来。

    乔念恩挣脱不了桎梏,眼看着心儿被甩出去,气得骂道,“你这个畜生!连孩子你都不放过!”

    部落首领用手攥住乔念恩不停挣扎的手,笑得十分邪恶,“又不是我的孩子,只要你从了我,你要多少孩子,我就给你多少孩子!”

    乔念恩被气得浑身发抖,“你这个禽—兽!你会遭天谴的!”

    “天谴?呵呵,我还是先享受再说!”说着,部落首领手上一个用力,将乔念恩的裙子又撕开一条裂口,低头就想凑近她胜雪的冰肌。

    乔念恩用手牢牢抱着自己的前胸,誓死也不让他得逞,“畜生,你是个恶魔!”

    心儿再次冲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泪痕,却仍然坚持用拳头去打压在乔念恩身上的部落首领,“你是坏蛋,不许碰我妈咪!坏人!”

    “妈的,吵死了,老子弄死你!”部落首领阴森地转过头,伸手就要去抓心儿,“看我不扭断你的脖子!”

    乔念恩连忙伸手抓住部落首领的手,“不许伤害我的女儿!”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胸口被撕-裂的地方再次露出雪白的肌肤,看得部落首领直了眼,“也好,我先爽了,再弄死这个杂-种!”

    说着,他就单手掐着乔念恩的脖颈,另一只手钳制住乔念恩的双手,准备开始罪恶的侵犯。

    乔念恩被掐的喘不过气,再也没有力气跟部落首领抗衡,伤心的快要死去。

    她原先还担心自己会被侮辱,如今这些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大不了一死以证清白。可现在最令人不放心的,是如果自己死后,眼前这个恶魔不会放过心儿!

    绝望弥漫了乔念恩的心头,令她浑身如坠冰窟,凌司夜,你在哪儿?!

    “嘭!”

    原本虚掩着的木门被大力踢开,吓得正压在乔念恩身上的部落首领连忙回头看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他不知道被自己用铁链关起的凌司夜是什么时候逃出来的,此刻正像恶魔般盯视着自己。

    凌司夜眼中迸射着死亡的火花,他已经在寨子里找了很久,却因为这里的土房子都差不多,并没有找到关押乔念恩的地方。

    直到他刚从这里闪过去,突然听到了心儿凄厉的哭泣声,这才连忙找了过来,大力将门踢开。

    只是凌司夜没想到的是,自己最爱的女人此时正被部落首领压在身上,细嫩的脖子更被那人黝黑的脏手锁着,另一只手还在不知死活地撕着念恩的衣服!

    不!可!饶!恕!

    凌司夜愤怒地大步走了过来,心疼的像被别人挖掉了似得,手里的枪顶住了首领的太阳穴。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