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杀死部落首领!

    首领之前见过凌司夜手中的枪,不过孤陋寡闻的他并不知道那块铁疙瘩是做什么用的,因此就算被枪抵住脑袋,却并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已跟死人无异,而是不解地问道,“我明明让人锁住你的,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凌司夜单手揪住部落首领满是赘肉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半句话都没有多说,而是毫不犹豫地握着部落首领的左手,干脆利落地往后扳去。

    “咔嚓!”

    清脆的骨头声响起,部落首领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居然连狠话都没有放,就直接扳断了自己的左手,痛得险些满地打滚。

    然而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凌司夜不等部落首领发出惨叫,另一只手再次用力,扳断了部落首领的右手,然后冲着他的眼眶“怦怦”两枪,结束了他的性命。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部落首领都没有来得及呼痛,就结束了罪恶的一生,破口袋似得倒在地上,两只眼睛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令人心悸的血坑。

    这个卑贱低下的男人,居然敢用他的脏手碰他最爱的女人,必须死!

    还有那两只污浊的眼睛,既然敢觊觎念恩,就要做好随时被他轰碎的准备!

    凌司夜雷厉风行地解决掉部落首领,连忙抱起坐在地上哭个不停的心儿,顺便用脚踢翻首领的尸首,免得血腥的尸体惊吓心儿。

    “乖,心儿不怕,爹地在呢,爹地会保护好心儿和妈咪的,不怕啊。”凌司夜柔声哄着心儿,然后弯腰将狼狈的乔念恩从地上搀扶了起来,心痛得自责道,“宝贝,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原本万念俱灰的乔念恩看着宛如天神般降临的凌司夜,有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是在梦里,直到刚才羞辱她的那名部落首领被凌司夜用枪打死,她才总算相信自己并没有在做梦,真的是凌司夜来救她了!

    “真的是你,司夜,真的是你,太好了!”眼泪从乔念恩眼中喷涌而出,她猛地扑倒凌司夜怀里,语不成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心儿,我……”

    “嘘,别说,我都知道。”凌司夜心疼地紧紧拥着乔念恩,“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现在这里并不安全,趁着那些人还没有发觉,我们先离开这里。”

    乔念恩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立即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好,我们先逃出去再说。”

    这里比地狱还要恐怖,她一秒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心儿也乖巧地紧紧搂着凌司夜的脖子,没有出声哭闹,她虽然年纪小,却已经有了危机感,知道只有离开这里,他们一家三口才会安全。

    凌司夜带着她们母女俩朝门口走去,外面此时已经有了几分光亮,淡青的鱼白色笼罩着整个寨子,看上去很是清冷。

    寨子里一片沉寂,那些野蛮人应该还不知道土房子里发生了什么。

    凌司夜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用力拥了下怀里的乔念恩,“咱们快走,趁他们还没发觉。”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凌司夜预想的那么顺利,他的话音刚落,前面就响起了凌乱纷杂的脚步声。

    凌司夜和乔念恩同时脸色一变,共同拥着怀里的心儿,无论如何,他们都绝对不会让这些野蛮人伤害到他们的孩子!

    脚步声杂乱无序的想着,很快来到了乔念恩和凌司夜面前。

    他们仅仅拥着怀里的心儿,临危不惧地与那些脸上抹着油彩的野蛮人对视,看着他们手中泛着森冷寒光的钢叉,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些野蛮人是听到刚才的枪声赶来的,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手里拿着凶狠的武器,一步一步朝林思烨和乔恩逼近,把他俩团团围住。

    凌司夜用***指着他们,却并没有敢贸然开枪,因为***里只有五发子弹,刚才用掉两颗,现在里面就剩下三颗。

    如果开枪,必须要对这些人产生震慑作用才行。

    手持钢叉的野蛮人们凭着本能,意识到了凌司夜手中握着的铁东西十分凶险,因此只是把他们团团围住,并没有敢逼得太紧。

    场面一时陷入胶着状态,双方互不相让的彼此对峙着,气氛十分的紧张。

    就在这时,那名又黑又胖的部落首领老婆,突然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声,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冲进了屋内,扑在倒地而亡的部落首领身上。

    原本见黑胖女人以为部落首领只是被打昏,然而等她把他得翻过来,才发现了部落首领脸上令人毛骨悚然的伤口。

    黑胖女人从未见过这种死法,吓的干嚎一声,丢下部落首领的尸身,大步走出门外,指着凌司夜用他们的土话恶狠狠道,“是他,是他用巫术杀了首领。这个人是魔鬼,杀了他!”

    凌司夜和乔念恩虽然听不懂女人嘴里的说的话,不过也从她凶狠的眼神,猜到了大概的内容。

    因为那些原本持着钢叉跟他们对峙的野蛮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愤怒,挥舞着钢叉冲了过来。

    群情激愤,情势十分凶险,凌司夜只好开枪,打中了当先扑过来的野蛮人。

    “砰!”

    伴随着枪响,中枪的野蛮人捂着心口倒了下去,当场毙命。

    这诡异的一幕,令其他人纷纷停了下来,忌讳地看着凌司夜手中的铁疙瘩,纷纷挥舞着手中的钢叉,叫嚣着,不过却并没有敢再逼过来。

    部落首领的女人也有点害怕,不过她想到自己男人的惨死,心中十分不甘,挥舞着手臂,再次叫嚣道,“看到了吗?他有妖术,他是魔鬼!我们烧死他!”

    “烧死他!烧死他!”持着钢叉的野蛮人们纷纷振臂回应着,然后指挥其中一些人去拿火把过来。

    凌司夜看着面前这些人怪异的举动,猜不透他们想要做什么。

    不过,他深知双拳难敌四手、众怒难犯的道理,真诚地大声说道,“我并不想跟你们为敌,只要你们肯放我们一家三口离开,我们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