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黄金蟒相救!

    然而凌司夜的话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成了明显的挑衅。他们的首领和族人,已经接连被眼前这个恶魔般的男人给杀死。无论如何,他们都要烧死恶魔!

    “你们是恶魔!”

    “恶魔就应该下地狱!”

    众人用并不太熟练的墨西哥语喝骂道,凌司夜听了半天才听懂这两句,他正准备解释,就看到刚才离开的一部分野蛮人,举着火把跑了回来。

    熊熊的火把在黎明燃烧着,红光下,是一张张愚昧无知的脸。他们愤恨地瞪视着凌司夜和乔念恩,再次逼近过来。

    黑胖女人心里无比的仇视凌司夜和乔念恩,恨不得当场就烧死他们,为死去的男人报仇。她扬手大声呼喊着,“烧死他们!烧死这些恶魔!”

    说着,她就把手里的火把朝着乔念恩的脸庞丢去。这个该死的女人,如果不是她的美貌蛊惑了自己男人,那个杀千刀的怎么会就这死了!以后的日子她还能指望谁?!

    燃烧着火焰的火把冲乔念恩飞了过去,凌司夜一脚踢开,才避免了乔念恩被伤到的危机。

    他怒目金刚似得挡在乔念恩面前,用手中的枪指着面前那些野蛮人,大吼道,“我看谁敢?!”

    众人被凌司夜满是杀气的气势吓得纷纷倒退半步,对他手里的铁疙瘩十分的忌讳。

    黑胖女人看到众人纷纷退缩,气得扬臂大吼,“都给我上啊,混蛋!烧死他们,烧死这些恶魔!”

    她一边嘶吼着,一边夺过一人手中的火把,再次朝乔念恩脸上扔去,拼死也想弄毁乔念恩那张美丽的脸庞。

    凌司夜这次没再犹豫,对准黑胖女人扣下扳机,射出一发子弹。

    “砰!”

    子弹准确无误打中黑胖女人的眉心,她甚至没来得及发出惊呼,就气绝后倒过去。

    在黑胖女人的身后,那些野蛮人纷纷后退避让,生怕被两百多斤的黑胖女人给砸到。

    “不许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凌司夜从围着他们的这群人眼中看出恐惧,扬着***威慑着,“只要你们肯放我们离开,我保证,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们!”

    众人犹豫地对望着,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从土房子的上方,掉下来一条金黄—色的“腰带”来。

    条“腰带”又长又粗,在清晨朝阳的照耀下烁烁生辉,比金子还要耀眼!

    原本围在土房子前的野蛮人见到这条“金腰带”,纷纷见了鬼般地后退,丢下手中的火把和武器,双膝跪在地上,口里说着凌司夜听不懂的土话。

    那条“金腰带”居然从土房子上缓缓游下,然后盘起黄金般的身子,赫然是那条曾被凌司夜喂食过桑葚果的黄金蟒!

    只见此时的黄金蟒昂着吐着鲜红芯子的蛇头,仿若高傲的首领般,盯视着跪了一地的野蛮人,嘴里发出警告的“嘶嘶”声。

    跪在地上的那些野蛮人此时吓得头都不敢抬,尤其是听到黄金蟒的嘶嘶声后,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叩起头来。

    这异常的一幕令凌司夜心中大喜起来,他知道这些原始部落都有供奉的神灵和信仰的图腾。如今看这些野蛮人的反应,只怕他们供奉的图腾就是蛇吧!

    他连忙将***别在腰间,欣喜地冲那条明显在警告众人的黄金蟒打招呼,“你是来救我们的么?”

    盘着的黄金蟒似乎听懂了似得,居然冲着凌司夜点点头,然后蛇形着往前游去。

    凌司夜哪里敢耽搁,连忙拥着乔念恩,抱紧怀里的心儿跟了上去。

    在他们身后,那些愚昧的野蛮人跪了一地,仍在“砰砰砰”叩着响头,压根不敢有半点阻拦。

    小小的心儿靠在凌司夜肩上,回头看到这一幕,高兴地直拍手,“妈咪,爹地,这条蛇好厉害,他们都不敢拦我们了呢。”

    乔念恩原本担忧不已的心这会儿也落了地,“是啊,如果不是这条蛇的出现,只怕今天我们就凶多吉少了。”

    “吉人自有天相,老婆不要担心,我们是好人,连老天都会帮我们的。”凌司夜这会儿终于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说话的口气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如果刚才不是黄金蟒在关键时刻出现,只怕他们现在又被那帮愚昧无知的野蛮人给抓了起来。

    只要一想到会再次落在那帮野蛮人手里,凌司夜的心就担忧地跳了起来,为了确保更加安全,他加快了脚步,顺便轻声催促着乔念恩,“咱们走快些,离这个村寨越远越好。”

    “嗯。”乔念恩现在和凌司夜的想法一样,她也想尽快逃离这个人间地狱,就加快了脚程,和凌司夜一起跟着黄金蟒出了寨子,钻入路旁浓密的森林里。

    此时正值黎明时分,天空虽然已经有了几分晴色,可是密—林内仍是黑暗的厉害。

    凌司夜拥着乔念恩跟着黄金蟒快速前行,根本分辨不出脚下的路,有几次都差一点被竹林深处的细枝蔓给绊倒。

    不过好在他身手利索,最多也就是踉跄两下,很快就调整好身形,跟上了黄金蟒的步伐。

    “爹地,这里好黑,我好怕。”心儿害怕地搂紧凌司夜的脖子,小声凑在他耳边说着。

    凌司夜安慰地拍拍心儿的背,“乖,不要怕,有黄金蟒保护着我们呢,我们很快就能够安全了。”

    “可是,我们还要走多久?心儿的肚子好饿。”心儿委屈地嘟起嘴,自从被绑去寨子里,年幼的她根本就没有吃饱过,这会儿有了大人依靠,才想起肚子饿了。

    凌司夜连忙停下脚步,摸索着弯下腰,大手在竹林的根部一阵摸索,好一会儿才抹黑递了样东西到心儿的手里,“给,先吃着垫垫肚子,等天亮了,爹地给你做好吃的。”

    心儿看不清手里的东西,只觉得手心有些凉凉的,就好奇地问道,“爹地,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

    “这是竹笋,是竹子生出的嫩芽,可以吃的,不过可能口感没那么好,心儿先委屈下,等一会儿天大亮了,爹地保证,给你烤兔肉吃,好不好?”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