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第三次求婚!

    沈傲君一边帮乔念恩搭配服饰,一边不忘回头横了凌司夜一眼,“拜托,我可是设计师,当然要仔细帮她设计造型呀!”

    凌司夜从沙发上站起身,大步走到乔念恩跟前,伸手拿过沈傲君手里的饰品,“你递给我就好。”

    沈傲君无奈地翻翻白眼,外面数不清的达官显贵等着请他去做造型,也就只有凌司夜这个家伙,防贼似得看着他!

    乔念恩心里暗自好笑,淡然抿了下唇,笑得宛如一朵处处绽放的水莲花。

    凌司夜连忙挡住乔念恩的笑容,低声嘀咕了句,“只能对着我笑,那家伙就免了。”

    “喂!凌司夜,你真是太过分了!”沈傲君气得掐腰控诉起凌司夜的恶行来,“我好歹也是出名的设计师,你这样的态度是对我的侮辱!”

    凌司夜也不含糊,斜睨了沈傲君一眼,“能不能做造型?不能我们就走。”

    说着,他就将手里拿着的那些饰物丢给沈傲君,作势要牵着乔念恩的手离开。

    沈傲君原本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这会儿看到凌司夜是真的要带走乔念恩,连忙讨好地央求着,“做做做,别走别走。”

    他为人做造型设计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乔念恩如此完美的衣服架子,尤其是她淡雅出尘的气质,温婉如水的眼神,如果不能为她做造型设计,实在是平生一大遗憾啊!

    因此,沈傲君决定不跟小气巴拉的凌司夜计较,笑呵呵冲乔念恩道,“再给我五分钟,我保证让你美出天际。”

    乔念恩笑着点点头,知道凌司夜刚才是故意气沈傲君,就随和道,“没关系,随意做个造型就好了。”

    “看看,美女说话就是好听,哪像某人,啧啧啧,又臭又硬。”沈傲君见乔念恩不走,得意地扬起下巴,白了凌司夜一眼。

    凌司夜也不恼,而是淡然地抬起手腕,“说好了五分钟,现在已经过去了六秒钟。”

    “好,你狠!”沈傲君气得咬牙切齿,不得不加快手上的速度,柔声询问着乔念恩,“咱们来个美人鱼主题好么?”

    “都可以。”乔念恩一贯的好说话,对衣服从来不怎么挑剔,能穿的适合场合就行。

    沈傲君不再多说,转身走到化妆台旁,弯腰从里面拿出一个看上去就无比华贵的饰物盒。

    他将盒子摆在台面上,啪嗒打开,小心翼翼从里面拿出套湖蓝色的衣服,托到乔念恩跟前,“拿去,换上,这是我不久前的新作品,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诠释。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根本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乔念恩接过沈傲君手里的衣服,转身走进更衣室,关上门开始换那条裙子。

    沈傲君无比期待地守在门外,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这条裙子是他耗费了三个多月才打造而成的,然而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如今乔念恩来了,他的作品终于可以变得完美了!

    凌司夜不理会兴奋的摇头晃脑的沈傲君,再次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一分二十秒。”

    沈傲君傲娇的轻哼一声,决定不理会凌司夜这个粗线条的直男癌,仰着下巴走到一旁,跟凌司夜拉开了距离。

    两人又等了一分钟,更衣室的门开了,乔念恩拎着拖地长裙走了出来,脸上有几分忐忑地问向凌司夜,“好看么?”

    凌司夜整个人都看傻了眼,愣了好一会儿,才连连点头,“好看,好看!”

    只见此时的乔念恩穿着湖蓝色的修身长裙,腰上笼着层细细的粉色腰带,上面镶嵌着华丽闪耀的水钻,好看又优雅非常。

    这条雪一般空灵的裙子上,覆着一层云雾般缥缈细腻的柔纱,长长的下摆重重堆叠在乔念恩的手中,宛如翻滚的浪花。

    乔念恩如墨瀑般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肩头,白—皙的肌肤在领口碎钻的映衬下几近透明,看得凌司夜完全挪不开眼睛。

    这是他的女孩,她从来都是那么的完美迷人!

    “完美!”沈傲君咂舌不已,他早就知道乔念恩能够完美地权势出他这件美人鱼主题的礼服,却没想到竟然会这般完美!

    整件礼服是那样妥帖地被乔念恩展现着,尤其是原本就收的极细的腰线,没有半分的勉强。

    “不行,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模特了,我要为你设计出更多更完美的服饰来!”沈傲君激动地握住乔念恩的手,为着自己的衣服被乔念恩演绎的如此完美而欣慰不已。

    乔念恩被沈傲君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这边凌司夜已经快速打开了沈傲君的手,“你想多了,衣服已经换好了,我们走。”

    “不不不,等一下,发型,发型。”沈傲君丝毫没将凌司夜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双眼放光地拦住即将被凌司夜拽走的乔念恩,“亲爱的,我必须给你做一个完美的造型……”

    没等沈傲君说完,凌司夜毫不犹豫地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冷眼,“收回你刚才那三个字,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沈傲君被气得龇牙咧嘴,仍拦着乔念恩不肯让她离开,“抱歉,我之前总是这么称呼我的客户,请不要介意。但是你必须再等等,我再给你做个跟这套礼服相衬的发型。”

    “不用了,五分钟已经到了。”凌司夜黑沉着脸说完,拽着乔念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沈傲君的工作室。

    乔念恩觉得这样离开有些不礼貌,小声问了句,“咱们这样真的好么?”

    “不用管他,他就是个抖M。”凌司夜头也不回地牵着乔念恩的手大步往前走,“艺术家都是疯子,这个混蛋平时高傲的不行,别人想要找他做衣服简直比登天还要困难。咱们挫挫他的锐气,让他以后不要总那么狂妄。”

    乔念恩没有苟同凌司夜的话,她没觉得沈傲君有什么狂妄的举止,反而是身边这位才是妥妥的气势逼人。

    “咱们真的不用跟他说再见?”乔念恩回过头,看到沈傲君正望眼欲穿地冲她招手。

    凌司夜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不用,他早就习惯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