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乔斯洛中毒(1)

    他连忙接过乔念恩手中的洒水壶,顺手丢在花坛上,有些心疼地责备道,“都说了多少次,这种粗活让女佣们来做,你总是不听。”

    “闲着也是闲着,浇浇水而已,累不到的,还能锻炼身体。”乔念恩笑呵呵跟着凌司夜并肩朝屋内走去,并没有觉得浇花有多累人。

    凌司夜体贴地帮乔念恩捏着肩膀,“傻瓜,你这手是用来画画的,不是用来做粗活的,等下磨得粗了,我会心疼的。”

    “真不累,只是浇浇花而已,我又不是水做的。”乔念恩享受地眯起眼睛,靠着凌司夜的肩膀轻声说着。

    这个霸道的男人,总是不舍得让她做任何的事,只是浇个花而已,怎么可能会累到她呢?

    凌司夜的手从肩膀上挪到乔念恩的太阳穴,轻柔地帮她揉着,“谁说不是水做的?你可比水还要温柔剔透呢。”

    乔念恩心里乐开了花,没再多说话,靠在凌司夜怀里,享受着他的服务。

    屋内的气氛一片温馨,就在乔念恩被按的昏昏欲睡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突兀的手机铃声令乔念恩睁开眼睛,伸手将手机捞到跟前,发现是颜汐落打来的,赶紧摁下接听键,“妈咪?”

    “念恩,你快点到医院来,你哥哥他出事了!”颜汐落的声音十分急促,明显带着哭腔。

    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差点令乔念恩握不住手机,她震惊地问道,“什么?妈咪,哥哥他出事?出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哥哥他发着高烧,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医生到现在还找不到原因。”颜汐落说着哭了起来,“念恩,你快点过来,我好怕,怕你哥哥他……”

    “妈咪你不要慌,我马上就赶过去!你在那里等我,放心,哥哥他不会有事的!”乔念恩说着就挂断电话,拽起一脸茫然的凌司夜朝门外走去,“快,我哥哥出事躺在医院,咱们必须快点过去。”

    凌司夜脸色一沉,这才知道事情不妙,跟着乔念恩并肩朝外面走去,边走边问道,“是哪个哥哥?”

    乔念恩愣了下,刚才事情发生的突然,她居然忘了问清楚到底是谁发生了意外。

    “不知道,咱们先过去再说。”乔念恩皱着眉头说道,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凌司夜跟着加快速度,很快来到刚开回来的豪车前,拉开车门让乔念恩坐了上去,“走。”

    等乔念恩钻入车内,凌司夜帮她系好安全带,脚下油门踩到底,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一路上,乔念恩都心急如焚,她不知道医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恨不得立马飞到那里。

    凌司夜明白乔念恩的担忧,他一路上把车子开得飞快,原本十几分钟的路程,硬是用了几分钟便赶到了地方。

    “吱——呀——”车子一个急刹,停在了医院的门口。

    没等缓冲劲儿过去,乔念恩就已经飞快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凌司夜跟着下来,牵着乔念恩的手大步走进医院大楼。

    俩人径直朝贵宾区赶去,还没走到地方,就看到乔家的保镖正整齐地立在墙边等待着。

    颜汐落正低头站在重症监护室外,一双眼睛早就哭得红—肿,肩膀仍随着小声啜泣不停耸动。

    “妈咪!我在这儿!”乔念恩加快脚步朝着颜汐落走去。

    颜汐落闻声回头,快步迎了上来,“念恩,你总算来了,妈咪快要担心死了。”

    “妈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哥哥他到底怎么了?”乔念恩焦急地问道。

    颜汐落指了下重症室的玻璃,“你自己看吧,唉,你哥哥他高烧一直不退,意识时好时坏,糊涂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

    乔念恩连忙紧赶了两步,来到重症室门前,透过玻璃看到里面躺着的,赫然是形容憔悴的乔斯洛。

    她不由倒抽了口冷气,明明上个礼拜她见到斯洛哥哥时,他还一脸的意气风发,如今怎么会那么虚弱的躺在里面?

    “妈咪,哥哥他这是怎么了?”乔念恩不敢相信地揉了下眼睛,“明明哥哥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呢?”

    颜汐落茫然地摇摇头,眼泪不停往下滴落,“还不清楚,你哥哥是被军方的人送回来的,他们现在正跟你爹地在隔壁房间谈话。”

    军方?

    乔念恩的脸色沉了下来,难道,哥哥的昏迷跟军方有关?

    她正理不清头绪,重症监护室对面的一声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两名迷彩绿的军官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表情凝重的乔陌漓。

    “乔总,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我们对这次的事情表示很遗憾。不过你放心,上面已经下达了命令,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医治好乔斯洛上将。”其中一名军官说完,郑重向乔陌漓敬了个礼,“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那个狡猾的女人的!”

    乔陌漓明显心不在焉,胡乱点点头,“好,好。”

    他的眼里难掩悲痛之情,往日里清明的眸子也变得毫无光彩,眉头正紧紧地皱着,显然内心正承受着无比的煎熬。

    两名军官也知道他们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又说了两句后匆匆离开。

    等他们的身影走远,乔念恩和颜汐落就急切地问着乔陌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乔陌漓长叹口气,“斯洛他奉命去追回军方的K2试剂,顺利击毙了毒枭,却不小心中了毒枭女儿的圈套,被她下了毒。”

    “什么?!”

    乔念恩和颜汐落纷纷倒抽口冷气,异口同声道,“既然知道是下毒,那就尽快解毒啊!”

    乔陌漓却沉痛地摇摇头,“如果事情有这么好办,军方就不会这么束手无策了。负伤的一共有三人,只有斯洛因为受伤较轻活了下来,另外两名在救援的飞机上就当场断了气。”

    他的话令乔念恩和颜汐落的心同时沉到了谷底,担忧地问着,“难道,这种毒就没有解药了么?”

    “暂时无解,只能做最原始的血液透析。”乔陌漓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军方已经查清楚,斯洛身上中的,就是K2试剂的毒。只是这种毒是军方无意中研制出来,准备立即销毁的,却被那些毒枭闻风给偷了去。”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