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乔斯洛中毒(2)

    “爹地,那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看着我哥哥虚弱地躺在里面么?”乔念恩急得不行,担忧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乔斯洛。

    颜汐落也是满脸的泪水,她的儿子从小很少会生病,如今却浑身插满了管子,毫无意识地躺在那里,怎么让她不心急如焚?

    凌司夜将乔念恩搂在怀里,“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尽快去找解药,担忧并不能解决问题。”

    乔念恩眼圈早已通红不已,哽咽着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看到哥哥那么虚弱地躺在里面,我真的好难过。”

    相比起两个女人的孱弱,乔陌漓和凌司夜到底冷静的多,他们柔声安慰着自己的女人,让她们先停止哭泣,因为哭泣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好不容易才缓过情绪的乔念恩擦掉脸上的眼泪,哽咽着问向颜汐落,“妈咪,哥哥生病的事,连城嫂子她知道么?”

    颜汐落摇摇头,“你哥哥现在这副模样,我们哪里敢告诉她啊?如果被她看到,肯定会承受不住的。”

    乔念恩心里也是这个想法,“对,暂时不要告诉连城嫂子,免得她担心。对了,爹地,我哥哥他是在哪里出事的?”

    乔陌漓说出了一个坐标,然后叹息道,“我已经派人赶往那里了,希望他们会有发现。”

    凌司夜看向乔陌漓,“乔伯伯,我现在就带人过去,跟他们一起搜索,人多力量大,说不定会发现什么线索。”

    乔陌漓沉吟了下,“也好,快去快回,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的。”凌司夜说着,就低头吻了下乔念恩的额头,“乖乖等我回来,保佑我能够带回好消息。”

    乔念恩红了眼圈,乔斯洛就是在那里出事的,凌司夜也跟着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真的安全么?

    不过眼下乔斯洛生死未卜,她不能自私地阻拦凌司夜,只好无奈地点点头,“一定要小心。”

    “放心,我会加倍小心的。”凌司夜说完,站起身看向乔陌漓,“乔伯伯,我暂时离开几天,念恩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嗯,”乔陌漓点点头,目送凌司夜离去,低声叮嘱了句,“小子,一定要小心,念恩还要你照顾呢。”

    凌司夜顿住脚,转过身露出抹自信的笑脸,“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的。”

    说完,他很快迈起步子,消失在医院的走廊里。

    眼下乔斯洛中了毒,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去寻找到解药才行!

    医院里,乔陌漓一家三口满面愁容地坐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着乔斯洛下一刻的短暂清醒。

    走廊里气氛格外的凝重,守在一旁的保镖站的笔直,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与此同时。

    在靠海的别墅中,挺着大肚子的连城正百无聊赖地在沙滩上走着。

    海风掀起她的长裙,吹拂乱她的秀发,在碧海蓝天的映衬下,孕味十足的她母性光辉十足。

    她随意踢着沙滩上的小石子,马上就快到预产期了,不知道乔斯洛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想到乔斯洛,连城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等宝宝出世,他肯定会高兴地像个孩子似得吧?

    连城正想着,脚下的石头飞了出去,然后听到有人惊呼声,“哎呦!”

    糟了,估计是砸到人了!

    连城赶紧抬起头看过去,发现前方不远处站着位水灵灵的小姑娘,正捂着膝盖,嘟着嘴看着她。

    “抱歉,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连城捧着肚子疾走了过去,“是不是砸到了你?对不起啊。”

    小女孩眼里泪汪汪的,松开捂住膝盖的手,那里已经红了一片,隐约有破皮的迹象。

    “没事的姐姐,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小女孩说着准备走,脚下却软了下,估计还是有些疼的。

    连城没想到自己无意中踢出去的石子居然会那么大力,看着小女孩这么懂事,心里顿时内疚起来。

    她不好意思地致歉着,“我家就在这附近,要不,回去给你擦点红药水吧?”

    小女孩眼里飞快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抬头望向连城时却一片澄清,“好的,姐姐。”

    “你小心些走路,慢慢的。”连城扶着小女孩,两人蹒跚着前方的别墅走去。

    她俩一个是孕妇,一个膝盖有伤,走得特别慢,费了好大一会儿功夫才来到矗立在海边的别墅前。

    连城推开门,扶着小女孩走了进去,“小心点,你先坐在沙发上,我去找药水来给你擦。”

    “嗯。”小女孩乖巧地点点头,等连城上了楼,没事人般从沙发上站起,眼神怨毒地瞪视着挂在客厅里的连城和乔斯洛的合影。

    “找到了,幸好家里还有些药水。”连城左手捧着大肚子,右手拿着药水来到小女孩跟前。

    “来,我帮你擦擦。”连城说着认真用棉签蘸了药水,准备帮小女孩擦拭刚才剐蹭出来的细微伤口。

    募地,一道银光划过,尖锐的毒针狠戾地朝着连城的脖颈刺去。

    连城不愧是杀手出身,早就预感到了危机,虽然挺着笨重的肚子,却仍是在毒针袭来时及时避了过去。

    她瞬间冷下脸,快速从沙发下摸出把***,指着坐在沙发上貌似无害的小女孩,“你是谁?”

    “没想到你身手还不错,”小女孩一击不中,得意地吹了下尾指上的毒针,丝毫都不惧怕连城手上握着的枪,“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来告诉你,你的男人,从以后归我了。”

    “呵!”连城冷笑了声,“大言不惭,小姑娘,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快说,你到底是谁?”

    看似柔弱的小女孩丝毫没有被连城冷厉的气势给压下去,反而悠闲地抱起双臂,自得地靠在沙发上,“你还想杀我?你去医院看看吧,你的男人现在生死未卜。等你确认让他活着比跟他在一起重要,再来找我吧!”

    撂下这句话,女孩就从沙发上站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别墅。

    连城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放下握着的***,脸色格外的难看。

    她刚才居然大意了,险些被那个女孩纯真无邪的外表给蒙蔽过去。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