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乔斯洛苏醒!

    响亮的啼哭声在产房内回荡着,连城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精神一松,险些力竭地昏厥过去。

    “恭喜你,是位可爱的小公主呢。”医生将包好的婴儿送到连城跟前,好让她仔细观看。

    连城目光温柔地看着刚出生的小家伙,她是那么的小,粉—嫩的小脸正不高兴地皱着,眼睛乌黑发亮,小嘴一撇儿,不高兴地哭了起来。

    温暖的幸福瞬间充斥着连城的心间,这是她和乔斯洛的孩子呢。

    “可不可以……抱去给乔斯洛看看?”连城虚弱地问着,“我想,他肯定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孩子了。”

    医生为难起来,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孩子送去重症室。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孙元的声音,“是不是孩子出生了?可以让我抱去重症室么?”

    “可以,可以。”医生看了连城一眼,见她点头,连忙将仍在哭泣着的小女娃抱给了门外的孙元。

    连城心安地松了口气,孙元来这里问孩子,是不是乔斯洛已经醒了?

    她不知道从哪儿生出一股力量,撑着双臂从病床上下来,强忍着酸痛不已的身体,打算去重症室那边看看。

    “不行不行,你刚刚生产,不可以下床。”

    连城的动作吓得医生连忙走过来,硬将她给重新按在旁边的病床上,“你必须休息,不能动。如果想过去那边的话,我们会推你过去。”

    连城刚才原本想走过去的,可是才走了两步就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就顺从地点点头,“好。”

    “快点给产妇消毒,我去问问可不可以送她到重症室去。”

    医生丢下这句话匆忙走了出去,护士们忙碌的收拾起产房,连城静静躺在那儿,心里却早已心急如焚。

    乔斯洛,你醒来了么?是听到孩子的哭声醒来了么?

    重症室内,孙元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婴来到乔斯洛病床前,“乔斯洛,你的女儿已经出生了,你也要尽快睁开眼睛啊!”

    “哇——哇——”

    女婴不高兴地哭泣起来,稚嫩的哭声唤醒了乔斯洛,他终于睁开了努力很久却始终掀不开的眼皮。

    室内的光刺—入乔斯洛眼中,令他眼前一阵模糊,朦胧的什么都看不清。

    乔斯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看到早已白发苍苍的孙元站在自己跟前,怀里还抱着被卡通被褥抱着的孩子。

    他的眼睛闪过一道惊喜的光,那是他的女儿,他的宝贝女儿出生了!

    乔斯洛激动地想要撑起床坐起来,却发现手臂压根没有半分力气,原本晶亮的眼睛瞬间变得颓废起来。

    孙元抱着孩子弯下腰,细心叮嘱着乔斯洛,“你刚苏醒,身体应该还不听使唤。好好看看你的女儿,她是那么的可爱,为了她,你也要快些好起来。”

    乔斯洛眼里闪烁着晶莹的光,疑似有眼泪蒙在上面,心里激动的险些哽咽。

    这么久了,他终于又有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而且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

    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他迫切想要将自己的小公主给抱在怀里,可是手臂根本不听使唤,就连手指都僵硬地伸不开。

    乔斯洛当机立断,看向孙元,“解药,再给我注射解药,用最大剂量。”

    孙元断然摇头,“不行,这种解药是我刚配置的,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不能大剂量注射。”

    乔斯洛的眼中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果断,“我已经醒来,证明解药就是有效的,完全可以大剂量注射。”

    然而孙元却冷静地再次摇头,“乔斯洛,你能够醒来确实是件喜事。可是你之前中毒太久,那些毒素早已经深—入你的血液内。目前我仍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解开这种毒素,所以大剂量注射,就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可能你真的会痊愈,也可能会变得更加严重。”

    “现在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是么?”乔斯洛嘴角扬起无畏的笑,“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那些毒素已经被压制住了,我正在好转。所以,孙伯伯,请为我注射大剂量的解药吧。”

    “可是,乔斯洛,万一这只是暂时的表面现象呢?”孙元仍是坚持着,他心里对刚配置出来的新解药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乔斯洛笑得风轻云淡,“至少现在我已经苏醒了,孙伯伯,对你的医术自信些。就算是华佗,也需要病人试药才知道疗效吧。”

    看着坚持要求注射大剂量解药的乔斯洛,孙元终究被他说得点了头,“好吧,不过如果你出现任何状况,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放心吧,乔伯伯。”乔斯洛艰难地点了下头,不放心地叮咛道,“孙伯伯,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不要让我妈咪和爹地他们知道,包括我老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好,我答应你。”孙元的眼眶有些泛红,这孩子,真的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抽取了大剂量的药剂,缓缓推入乔斯洛的手臂,“孩子,记得,有任何不妥,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刮骨抽髓般的痛楚侵袭着乔斯洛的全身,他看着躺在他身旁刚出生的女儿,拼尽全力跟这种痛楚抗争着。

    他一定要活下去,要为女儿打造完美无忧的未来!不管这种毒素有多么的可怕,他都一定要战胜它!

    针剂缓缓推完,孙元心疼地看着早已经痛得满身都是冷汗的乔斯洛,忍不住再劝了句,“孩子,我真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

    “孙伯伯,你已经救了我,让我能够睁开眼睛看到我刚出生的女儿,这就已经足够了。”

    乔斯洛笑得淡然,看得孙元再次摇头。这孩子,真的让人心疼。

    被推入的药剂在乔斯洛的体—内肆虐着,疼得他全身每一条神经都在痉挛。

    不过他始终默默忍受着,然后慢慢感觉到身上终于有了几分力气,先是手指轻颤了几下,然后胳膊跟着轻晃了下,大腿的肌肉也跟着跳动起来。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