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开始毒发!

    他狐疑地看了两眼,他阴冷的看着风铃,嘴角噙满了不屑。

    看来,他的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外人,居然被装上了摄像头。

    坐在电脑前注视着这一切的女孩险些被气炸了肺,她狠狠将眼前的电脑给砸倒在地。

    可恶!刚才那个男人居然发现了她在窥视!

    该死!

    她一定会让他臣服在自己脚下!

    乔斯洛,我等着你跪在我脚底的那一天!

    ——————

    阳台上的乔斯洛冷静下来,低声询问着连城,“你这两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外人?”

    连城点点头,“是的,有个女孩故意接近我想要用毒针刺杀我,被我躲了过去。”

    乔斯洛顿时紧张起来,“毒针?我就是被毒针给刺伤的!那人现在在哪儿?”

    “被她给逃了,我当时分不清她说的是真是假,一心担心你的安危,被她溜走了。”连城跟着皱起眉头,“她说你中的毒根本无解,当时看她那样笃定,我真的吓坏了。如今看来,是她高估了自己,应该不会再找来了吧?”

    “嗯,放心,她若再敢来,我定叫她有来无回!”乔斯洛说着再次仰头看向阳台上的风铃,嘴角的不屑越发浓重起来。

    连城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小家伙应该饿了,我去冲奶粉给她。”

    “我来就好,你在这里看好她。”乔斯洛说着拿起空奶瓶,走出了房间。

    家里是照顾饮食起居的女佣,不过乔斯洛更愿意亲力亲为地照顾女儿,这是他的宝贝呢,他不想让任何人夺去他这份荣耀。

    他很快调试好奶粉,拿去给了连城,这才走到走廊上,拨通了戈虎的电话。

    “立即带一小队特战员过来,仔细搜查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把那些隐藏的监控器全部拆下来。另外,排查下还有没有别的安全隐患。”

    “是,老大,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戈虎斩钉截铁的回答,乔斯洛这才放心的收起了电话。

    既然那个女人想玩,他就陪她玩玩!

    K2试剂,他一定要找回来!

    戈虎很快带着一小队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来到了别墅,经过严密的搜查,很快找到了被安在别墅内的隐蔽摄像头,有伪装成花瓶的,还有伪装成小饰物的,都被他们用仪器测了出来,共计有十几个那么多。

    而且戈虎还发现在乔斯洛和连城的主卧床下,藏着五颗微型的纽扣遥控炸弹。

    这种微型炸弹威力惊人,一颗就足以将整栋别墅炸毁,更不要说有五颗那么多。

    当戈虎将这些东西送到乔斯洛面前时,他反而笑了起来,看来,这个女人为了能够杀他,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啊!

    很好,他等着接招!

    一连好几天,坐落在海边的乔家别墅都笼罩在祥和的气氛中。

    乔斯洛每天都忙个不停,不是沉浸在喂女儿冲奶粉的愉悦中,就是乐呵呵的给连城做着可口的饭菜。

    他是在把每一天都当成了最后一天来过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身上那些只是被压抑住的毒素什么时候会突然发作。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乔斯洛才会悄无声息地从床上下来,光脚走去阳台抽烟缓解下—身体的疼痛。

    戈虎已经派人将这栋别墅都被严密防守起来,不过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却暂时还没有露面。

    那个该死的女人,她到底在打的什么主意?

    被点燃的烟头在黑暗中明暗不已,不远处的海浪轻柔地拍打着岸边,发出催眠般的哗哗声。

    而就在距离别墅很远的地方,一架高倍清晰的望远镜正在紧密地观察着阳台这边的动静。

    穿着烈火般红衣的女孩正坐在停泊在岸边的车顶上,宛如黑暗中的兽,正密切观察着别墅里发生的一切。

    她的五官还算秀美,只是眼角的狠戾破坏了看似纯真的相貌,嘴角扬着抹嘲讽的笑意。

    呵呵,乔斯洛,是不是已经等得心急了?

    没关系,我为你准备好的大戏,马上就要开始上演了呢。

    夜色仍笼罩在寂静里,掩盖住一切见不得光的心思。

    不过,随着黎明的到来,曙光终究会普照大地,带来无边的光明!

    夜色渐渐变得稀薄,东方隐约想要露出鱼白色,睡得香甜的连城在床上惬意地翻了个身。

    这些天来,她被乔斯洛照顾的无微不至,事无巨细都半点没让她费心,闲的几乎发霉。

    不过连城也很享受这种生活,才不会令她想起前不久在重症室内看到气若游丝的乔斯洛的那一幕。

    现在的乔斯洛强壮有力,她再也不会惧怕他下一秒就会离她而去。

    因着这份闲适,连城原本精致的小脸很快添了几分圆润,不但不显得臃肿,反而平添了许多女人味。

    她睡得正香,随意翻了个身,伸手却没有摸到原本应该睡在她旁边的乔斯洛。

    连城瞬间清醒过来,她无声地从床上坐起,看到刚出生不久的女儿正乖乖在婴儿床里躺着,心里这才总算安定下来。

    她又伸手摸了下—身边的被褥,那里是乔斯洛惯常躺着的地方,如今却凉飕飕的,想来已经离开很久了。

    这大晚上的,乔斯洛是去了哪儿?

    连城没有出声,而是悄然从床上下来,顺势看了眼阳台,发现乔斯洛正站在那里抽烟。

    外面已经隐约有了几分光亮,乔斯洛的身影镶嵌在无边无际的天幕下,看上去突然令人觉得有些遥远。

    连城慢慢朝阳台走去,还没出声询问乔斯洛,突然看到他的脚下丢着一地的烟头。

    那些烟头每一根都没有完全烧尽,被折断丢在地上,似乎宣泄着某种情绪似得。

    连城的脸色变了下,想不通乔斯洛为什么不睡觉要站在阳台上,而且似乎已经站了很久的样子。

    她没有出声,更没有朝乔斯洛走过去,而是无声地躺回到床上,默默注视着乔斯洛的一举一动。

    到底是什么让他看上去如此的困扰,难道,他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完全康复么?

    连城熟知乔斯洛的秉性,他总是想把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她,既然如此,她是绝对不会戳破他的心事的。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