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乔斯洛毒发,离开!

    天色一点点大亮起来,乔斯洛收拾好一地的烟蒂,正准备倒入旁边的垃圾桶内,就觉得一阵的天晕地转。

    强烈的眩晕感令乔斯洛险些站不住,踉跄了两步,狼狈地扶住阳台才勉强稳住心神。

    他嘴角不禁溢出抹苦笑,看来,那些被抑制住的毒性,又要开始作祟了呢?

    而乔斯洛突然失控的动作也看得连城差点失控出声,她紧紧捂住嘴巴,咽下了冲口而出的惊呼,心里开始担忧起来。

    看来她猜的没错,乔斯洛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完全康复。他这样的情况有多久了?还是从医院回来就一直如此呢?

    连城顿时内疚的不行,她一味地沉浸在乔斯洛为她打造出的安逸气氛内,却压根没有分出心思来注意他是否真的痊愈。

    悔恨和自责几乎将连城给淹没,令她想要跳下去质问乔斯洛,为什么要独自隐瞒病情,为什么不肯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然而这个念头在连城脑海里转了两圈,又被她很快给打消了。

    既然乔斯洛不想让她担心,她又何苦增加他的心理负担呢?这样并不能帮他分担任何的病情啊!

    就在连城满腹纠结时,乔斯洛已经快速洗好手躺回了床上。

    他静静躺了一会儿,才将看似仍在熟睡着的连城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连城疑惑地差点睁开眼睛,既然乔斯洛在阳台上站了那么久,为什么手还是热的?

    很快,她就解开了疑惑,因为她碰触到了乔斯洛的后背,那里仍是一片冰冷,看来刚才乔斯洛是把自己的手在心口暖了会儿,才来拥抱她的。

    连城心里顿时酸酸的,忍不住紧紧抱住乔斯洛,突然就好想给他一个热烈的吻。

    “醒了?”乔斯洛的声音响起,目光柔柔地看着怀里仍闭着眼睛的连城,“今天怎么醒那么早?不多睡会儿了?”

    连城慢慢睁开眼睛,她要告诉乔斯洛,他们是夫妻,本就应该共同承担苦难的!

    然而当她的目光触及到乔斯洛深情的注视中时,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乔斯洛,我刚才做了一个梦。”连城的声音沙哑,不知道该如何戳破自己刚才的发现。

    “是么?”乔斯洛抓住连城的手指把玩着,“梦到了什么?”

    “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连城眼眸垂了下来,她多么希望刚才看到的一切只是场噩梦而已。

    “不怕,有我在你身边呢。一切的噩梦都不会再来纠缠你!”乔斯洛说着,亲昵地嘬了下连城的鼻头,“乖,我会保护你,保护好咱们的孩子,让你们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

    乔斯洛的话令连城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她猛地抬起头,主动吻上了乔斯洛的唇。

    连城的吻炙热又深情,令乔斯洛有几分错愕,愣了两秒后,这下想起回应。

    相爱着的两个人唯恐对方知晓自己的小心思,努力隐藏着所有的不美好,只想把一切都融化在热吻里。

    长长久久的吻终于结束,乔斯洛眼眸被撩拨地暗沉下来,眼里藏着浓浓的情—欲。

    他翻身将连城压在身下,霸道而已格外小心翼翼地解开她身上的束缚,恋慕地注视着她身上所有的美好,然后朝拜般低下头,细细碎碎落下虔诚的深吻。

    连城用心体味着他的呵护,猛地翻身将乔斯洛掀了下来,露出抹妖娆的笑,“我已经快满三个月了,今天换我在上面试试。”

    乔斯洛再次错愕起来,还是第一次听到连城提出这种要求。

    他很快点头,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伸手握住她的柔—软,“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连城不仅红了耳根,就连身上都像被烫熟了似得通红,不过她仍是勇敢地跨上去,生涩地邀乔斯洛共赴巫山殿堂。

    不是她突然变得豪放,而是根本不知道两人这般亲密会不会令乔斯洛加剧身体的负担。

    连城青涩的动作瞬间消散了乔斯洛心中的落寞,他忘情地拥着她不堪一握的腰身,投入地享受着眼前的美好。

    他做不到就这样丢下深爱着的女人,不管谁想将他们分开,他都会不遗余力地撕碎!

    起起伏伏的秀发很快黏在湿透了的美背上,连城最终败下阵来,娇羞无力地躺在乔斯洛怀里。

    乔斯洛紧紧拥着最心爱的女人,安静地听着彼此擂鼓般的心跳,迫切想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

    外面天色早已经完全大亮,明晃晃的太阳早就跃到了半空中。

    乔斯洛心里哀叹一声,帮连城拢着湿漉漉的长发,不甘心地说道,“宝贝,明天我可能暂时要离开一段时间。”

    连城心里一窒,这就要走了么?是要去养病对么?

    不过她并没有细问,而是紧紧搂住乔斯洛健壮的腰身,“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上次的任务还有些没有收尾,最多也就几天,我就会尽快赶回来。”乔斯洛眼睛闪了闪,说着不存在的谎言。

    连城也不戳破,继续窝在乔斯洛怀里,“好,我等你。不管你去多久,我都会等你回来。”

    乔斯洛心里暖暖的,低头吻了下连城的额角,是啊,不管他走到哪儿,也不管走了多远,他都一定会再次回到她的身边!

    眼下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状况,为了不令连城发现,他必须暂时离开她。

    不过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康复的回来!

    中午的时候,乔斯洛恋恋不舍地吻别了连城和宝贝女儿,这才在戈虎的陪同下上了飞机。

    飞机渐渐升空,连城紧追了两步,拢手大声喊道,“乔斯洛,记得我在等你回来!”

    她的呼喊传到了乔斯洛的耳中,令他酸红了眼圈,跟着回应道,“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飞机很快消失在海边,连城恋恋不舍地注视着乔斯洛离去的方向,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险些滚下泪珠,“宝贝,你爹地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对么?”

    小小的女娃睁着大大的眼睛,笑呵呵看着连城,似乎正在用笑容回答她似得。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