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89章 想要解药,那就让我成为乔斯洛的女人!
    第1089章 想要解药,那就让我成为乔斯洛的女人!

    海边的风渐渐重了起来,就在连城正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鲜红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呵呵,他是终于撑不下去,所以才这么着急离开的吧?”

    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正是不久前妄图想要杀掉连城的女孩。

    连城愤怒地瞪视着眼前的女孩,“你到底是谁?究竟想要做什么?”

    女孩好整以暇拍拍手,压根没将连城的怒火看在眼里,“我要的很简单,你离开他,而我,要成为他的女人。”

    连城被激怒,紧紧抱着女儿,抬脚踹向眼前这个毫不知廉耻的女孩。

    女孩就地一滚,躲过了连城的袭击,迅速后撤跟连城保持着安全距离,“我调查过你,知道你是最顶尖的杀手,可不想不明不白就死在你的手里。我今天可是来好心提醒你的,K2病毒压根无解,只有我的手里才有解药,如果你识相肯离开他的身边,让我成为他的女人,我就会把解药拿出来。”

    “做梦!”连城鄙夷地看着对面的女孩,“没人能够强迫乔斯洛,你也一样!奉劝你尽快把解药交出来,不要自取灭亡!”

    “呵呵,那就看谁先死好了,至少目前来说,绝对不会是我!我等着你们求我的那天!”  女孩说着,右手猛地往下一掷,丢下枚烟雾弹,很快消失了身影。

    可恶!

    连城跺脚不已,她刚才已经趁着女孩说话的功夫装好了微型麻醉枪,准备开始,就被那女孩给跑了!

    可恶的女人,等下次再遇上,她绝对不会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连城暗自下了决心,抱着浑然不知的女儿回了城堡内。

    蜿蜒的海岸线旁,借着烟雾弹逃脱的女孩心有余悸地拍拍心口,眼里的愤恨和杀意一览无余,“不愧是世界顶尖的杀手,差点我就着了她的道儿!”

    刚才女孩虽然在试着说服连城离开,不过始终没有放下警觉,她敏锐发现到连城似乎在组装什么,赶紧丢下枚烟雾弹趁机脱身。

    她一心想要乔斯洛家破人亡,她要为死去的父亲报仇雪恨,这些天来早已经等得心急如焚,却始终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

    不过今天她可是亲眼看着乔斯洛乘着飞机离开,猜到乔斯洛终于撑不住体—内的毒素,这才刻意来等着乔斯洛的女人跪在她面前祈求。

    可是那个女人,居然想要趁机阴她!

    女孩怨毒地缩起眸子,很好,你们这些不识时务的混蛋,敬酒不吃吃罚酒,我……

    “嗖!”

    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急速摄入女孩脖颈,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头,就陷入了昏厥,倒在了起伏不定的海边。

    费城。

    乔斯洛在戈虎的陪同下,住进了当地的一所隐蔽的海景房。

    海景房矗立在江边,周围长着苍劲的竹子,每一棵都亭亭玉立,宁折不弯。

    江边绿水荡漾,习习凉风吹来,乔斯洛坐在椅子上,敛眉问着身后站着的戈虎,“我们离开之前,是否都准备好了?”

    “放心吧老大,我已经按照你的安排,安插了人手在那儿。只要她露面,就一定溜不掉!”

    “很好,”乔斯洛缓缓点头,正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

    他连忙掏出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可是却无法压抑喉咙间那股子腥味,咳得十分厉害,几乎连内脏都要咳出来似得。

    戈虎着急地站在乔斯洛身后,不知道该如何才能缓解他的症状。

    从离开海边别墅上了飞机后,乔斯洛就卸下了坚强的伪装,时不时这样剧烈的咳嗽,就连跟在一起的孙元都开始束手无策。

    乔斯洛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虚弱地丢掉手中的真丝手帕,等帕子落地时,上面殷红的血迹刺目的厉害。

    戈虎担忧极了,既心痛又气愤道,“老大,等我抓到那个女人,一定要把她给碎尸万段!那么恶毒的心肠,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乔斯洛伸手拿起另一条崭新的真丝手帕,随意擦掉嘴角的血痕,没有多说什么。

    他最近经常头晕眼花,咳嗽也日益加剧,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出来,等得他心里的戾气几乎要焚毁一切!

    “斯洛,不要在江边吹那么多冷风,如今你身体弱,受不起这些折腾。”孙元从后面走了过来,想要劝乔斯洛快些回到房间去。

    自从他给乔斯洛注射了大剂量的解药后,心里就担忧的不行,火速飞回了自己的家,继续没日没夜的研究着K2药剂的解药。

    可是不管孙元用了多少办法,都始终只能缓解毒性而已,并不能真正解开试剂的毒性。

    身为医者,这种束手无策的无力感几乎压垮孙元,令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上开始显露出几分苍老的神态。

    乔斯洛对尽心尽力照顾着他的孙元十分感激,推着轮椅转过来,淡淡点了下头,“好。”

    刚过来费城的时候,乔斯洛是拒绝坐轮椅的。

    虽然他知道自己体—内的毒素还没有真正解开,不过还是觉得自己的症状并没有到坐轮椅的地步。

    只是碍于孙元的坚持,坚决不肯他耗费丝毫体力,他只好无奈地同意了。

    戈虎推着乔斯洛走向孙元,皱着眉头嚷道,“孙医生,我家老大刚才咳了好多血,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把解药给研制出来啊?”

    “戈虎!”

    乔斯洛不怒自威,警告戈虎不要乱说话,“K2是军方无意中发现的一种毒素,如果不是因为无解,就不会想要尽快销毁了。”

    戈虎连忙向孙元致歉,“孙医生,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刚才是我不对。”

    孙元不介意地摆摆手,“没关系的,你说的没错,身为医生,天职就是治病救人。可我却到现在只能抑制毒性而已,却不能真正的找到解决它的办法,唉!”

    “孙伯伯,K2的毒素世间仅有,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解开的话,军方就不会这么重视了,你不要有任何的思想压力。”乔斯洛说着淡定地捏了下手指,“鱼儿也快要上钩了,如果能够拿到K2试剂,我相信凭着孙伯伯的本事,一定可以制出真正的解药的。”

    “没错,我现在非常需要K2试剂的样本,哪怕只有一滴都可以,可惜啊。”孙元摇摇头,转身朝着实验室走去,“不行,我得去盯着我那两名助手,一定要尽快调制出真正的解药才行!”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