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90章 乔斯洛的狠戾:杀了她处理干净!
    第1090章 乔斯洛的狠戾:杀了她处理干净!

    看着孙元远去的背影,乔斯洛心里十分的感动,孙伯伯已经古稀之年,却仍在为着他的健康奔波,这份情谊,不得不令人唏嘘不已。

    “我们也回去吧?”戈虎试探地问了句,没有得到乔斯洛的回应,就推着轮椅慢慢前行。

    募地,戈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连忙停下脚步,掏出手机接通,“什么?真的抓到了她?”

    乔斯洛振奋地扬起眉毛,然后淡然扬了下手,“那就押过来吧。”

    “是。”戈虎应了声,这才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吩咐道,“老大说了,火速把那个女人给押过来!记得路上一定要看管好,手镣脚镣都要上着,绝对不能被她偷溜!不,给她注射镇定剂,确保全程她连话都说不出来更好!”

    吩咐完这些,戈虎这才高兴地收起电话,“老大,太好了,终于抓住那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女人了!等把她押过来,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她!”

    乔斯洛无声地扬起唇角,“很好,回去。”

    戈虎推着乔斯洛朝着海景房走去,脸上带着跃跃欲试的激动。那个恶毒的女人终于被抓住了,看他怎么收拾她!

    ——-

    深夜。

    寒凉的月色铺满江边,江水无力地拍打着岸边,发出沉寂的水浪声。

    海景别墅的庭院内,高大的月桂树下,停着一辆皮卡货车,上面有个崭新的大铁笼,里面躺着个手脚被铐着的女人。

    负责搬运的人娴熟地打开皮卡后车厢,然后麻利跳上车,将大铁笼从车上给推了下来。

    “噗通!”

    装着女人的铁笼跌在地上,发出声刺耳的巨响,却并没有令关在里面的女人醒来,显然是被打了镇定剂之类的东西,神智陷入了昏迷。

    随着这声巨响落幕,乔斯洛西装笔挺的从海景房内走了出来。

    他的身后,跟着把拳头捏得咔咔作响的戈虎,早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招待被送来的女人了。

    乔斯洛很快走到铁笼旁,看着昏迷着的女人,嫌恶地皱起眉头,“弄醒她。”

    “是!”

    戈虎将放在旁边的一桶冰水拎起,劈头盖脸倒在女人的身上。

    这桶冰水是戈虎专门为了让这女人吃苦头而准备的,寒凉刺骨,保证她能够很快醒来。

    果然,夹着碎冰的冷水将女人浑身打湿后,她立即警觉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儿?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等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乔斯洛,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阴了一把。

    看来之前这个男人是故意大张旗鼓的离开,好让她放松警惕,实则在别墅四周都布下了人手,只等着她主动跳进陷阱。

    可恶!

    女人怨恨地握紧拳头,下一秒就娇滴滴出声,“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有城府,够阴险,我喜欢。”

    “呸!”不等乔斯洛说话,戈虎已经一脚踹在了大铁笼上,“真是无耻!你这个贱女人,看我怎么弄死你!”

    戈虎本就长得人高马大,凶恶起来的样子更是十分的吓人,宛如尊怒目金刚。

    不过女孩眼中却没有半分畏惧,反而不屑地白了戈虎一眼,“弄死我?呵呵,我死了,你们老大也活不成,只有我才有解药。”

    “这个根本就不是问题,”乔斯洛冷漠地看着倚在铁笼内的女人,“我的人已经研制出了解药,倒是你,是一定要死的。戈虎,杀了她!”

    “是!”戈虎大步朝着铁笼走去。

    月光下,乔斯洛负手而立,语气十分的淡漠。

    似乎他刚才决定的并不是一个人的生死,而是在谈论天气似得。

    女人明显愣住了,之前她之所以不敢露面,就是因为拿不准K2试剂的毒性。虽然他们之前实验的时候知道K2的毒素十分强悍,可毕竟人外有人,万一真就有解毒高手研制出解药了呢?

    她目光犀利地盯视着乔斯洛,想从他眼中看出破绽。

    月光依旧寒凉,乔斯洛始终站的笔直,脸色淡漠如常,眉眼中没有半点焦躁的样子。

    看着沉稳非常的乔斯洛,女人这才开始怀疑起来。

    难道,K2的毒性真的已经被高手给解开了?

    而这边,戈虎已经将铁笼的门给打开,一把将里面的女人给扯了出来,带起手脚镣哗哗作响。

    女人被扯倒在外面,身体被戈虎死死踩住,反倒狂妄地笑了起来,“哈哈……,就算你解开了身体里的毒素又怎样?难道还可以解救整个城市的人么?告诉你,乔斯洛,我来之前就将K2试剂交给了我的手下,只要我三天没有出现,他们就会将K2试剂倒入饮水系统里!”

    乔斯洛的眼眸瞬间缩了起来,这个女人,好狠毒的心肠!

    她明明知道K2试剂的毒性,居然指示自己的手下将试剂倒入饮水系统!

    乔斯洛冲戈虎做了个停手的手势,垂下眼眸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说吧,你的目的。”

    女人得意地笑了,推开戈虎的大脚,撑着手臂半坐起来,一边理着自己蓬乱的头发,一边冲乔斯洛魅惑地眨眼,“很简单,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乔斯洛嫌恶地蔑视着地上那个大言不惭的女人,薄唇淡淡吐出两个字,“做梦!”

    “呵呵,乔斯洛,你是这个世上唯一征服了我的男人,我是一定要得到你的。只要你答应娶我,然后休了你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我保证不但给你解药,还会交出K2,成为你最信赖的女人。”

    女人说的郑重,乔斯洛却恶心的想吐,他转过身,留下一句话淡然离去。

    “你以为,你真的有跟我谈条件的筹码?”

    看着乔斯洛离去的身影,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痴迷,神情随机变得十分冷酷。

    乔斯洛,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男人!

    戈虎虎视眈眈地盯着坐在地上的女人,从她目光中看出贪婪,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女人给踹倒在地。

    “哗啦!”

    女人给这记重踹踢得摔倒在地上,带着手脚镣再次响起,身上跌得火辣辣的疼。

    然而这才刚刚开始而已,没等女人倒抽冷气喘—息,戈虎已经一把抓过女人的头发,狠狠将她拽了起来,然后重拳猛地砸向她的脸,“说,K2试剂和解药在哪儿?!”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