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91章 柔情蜜意:把爱都给妻子和孩子!
    第1091章 柔情蜜意:把爱都给妻子和孩子!

    这一拳,戈虎用了十成的力气,挥下去砸得女人眼角口鼻都渗出血丝来,很快整张脸都肿—胀起来。

    女人被打得头蒙,不过心里却从戈虎的问话里猜到了刚才乔斯洛只是在强撑而已。

    如果他真的解开了K2的毒素,眼前这个悍粗的男人是不会逼问自己解药的下落的。

    因此,女人啐出嘴里带血的唾沫,鄙视地说道,“有本事就杀了我,折磨女人算什么本事?K2试剂和解药我是不可能交出来的!除非乔斯洛答应让我做他的女人!”

    戈虎被气得不行,挥拳再次砸向女人面部,连着又是几记重拳,“妈的,贱女人,你说不说?”

    女人的眼睛肿成了一条缝,不过心里却明白,如果这时候自己真的把药剂和解药交出来,那下一秒就会被他们当成狗一样杀死。

    只要有K2试剂和解药在,他们就会投鼠忌器,绝对不敢要了她的命!

    因此她忍着满身疼痛,试图跟戈虎商量,“我要求不多,只想做你们首领的女人,只要他答应我……”

    “呸!”戈虎恶心的将拽着的女人给推倒,鄙夷地吐了她一口,“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谁?也有资格肖想我们老大?!”

    说着,戈虎就命令旁边站着的几名特种兵,“把这个恶心的女人吊起来,我就不信,没有我整治不了的女人!”

    随着戈虎的话音落下,几名特种兵将女人手中的铁链绑在树梢上,把她悬空吊在了半空中。

    女人被高高挂起来,身子晃晃悠悠地转着,戈虎已经拿着鞭子走了过来,毫不犹豫就是一记重鞭。

    “啪!”

    沉重的鞭子夹着风声抽—打在女人身上,登时出现一道带血的痕迹。

    戈虎懒得听女人多说,这些天来对她的恼怒已经到了极点,用力挥着手上的皮鞭,不停地抽—打着,势要将女人给扒下一层皮来。

    受不了疼痛的女人很快昏厥过去,披着长发的头无力地耷拉下来。

    “用水把她泼醒。”

    戈虎命令道,立即有人提起冰水泼在被吊着的女人身上。

    剧烈的刺痛令女人醒了过来,又是一轮毫不留情地抽—打。

    月儿在天际悄然挪动着,院子里的抽—打始终没有停过,戈虎打累了就让旁边的手下接着鞭打。

    他就不信,在这样的鞭刑下,那个可恶的女人能够挺过去!

    天色在鞭刑中悄然亮起,吊在半空的女人早已经被抽—打的半死不活。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的手段居然如此狠辣,只好气若游丝地开口求饶道,“我答应先把解药交出来,求你别再打了。”

    戈虎这才满意地丢下手中的鞭子,伸手道,“解药呢?”

    女人偏了下头,“在我衣服的领口,最上面有一颗珍珠,它是空心的。你把它捏破,解药就藏在里面。”

    戈虎没想到解药居然就在这女人身上,连忙按照她说的,扯下了她衣领的那颗珍珠。

    他稍微一用力,果然,那颗珍珠很快裂开,里面藏着一粒小巧的绯红色药丸。

    戈虎不敢迟疑,赶紧拿着那粒解药离开。

    他脚步匆忙,根本没听到身后被吊着的女人的哀求声,“先放我下来……”

    得到解药的戈虎快步找到孙元,将那粒解药拿给他,“孙医生,这是我从那个可恶的女人那里拿来的解药,请你看看,它是否是真正的解药。”

    那个女人恶毒又狡诈,为了谨慎起见,戈虎认为还是应该让孙元过目下才稳妥。

    孙元接过解药,小心翼翼剐下来一层薄粉,然后快速放入试剂管内,仔细验证着解药的效用。

    很快,试剂管内那些黏稠乌黑的解药逐渐变成了殷红色,孙元激动地点点头,“没错了,这确实是解药没错!请快点拿去给乔斯洛服用,我还需要再仔细研究下,我之前的解药跟这个究竟差在了哪里。”

    对于医生而已,最振奋的消息莫过于研制出了新的解毒剂,因此孙元确定那颗是真正的解药后,就投入忘我的进行研究起来。

    戈虎也不计较,拿着解药快步走出实验室,来到了乔斯洛的卧室。

    他轻轻推开门,乔斯洛握着香槟站在阳台上,正望着天边那抹鱼肚白出神。

    “老大,那女人已经交出解药了。”戈虎轻声说着,将解药拿给乔斯洛看。

    乔斯洛对戈虎十分信任,毫不犹豫地吞下他手心的药丸,等了一会儿,清楚感觉到了体—内渐渐有了力气。

    看来,这真是真正的解药。

    戈虎看着脸色逐渐恢复血色的乔斯洛,低声询问道,“老大,她已经交出了解药,要不要……”

    说着,戈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乔斯洛却淡然摇了下头,“不,K2试剂对军方十分的重要,必须从她手中弄出来才行。”

    “可是她说如果三天她不出现,她的手下就会投毒。干脆快刀斩乱麻,把他们全部一网打尽。”

    戈虎眼中闪过狠戾,在他的字典中,从来都没有迂回两字,要么战,要么杀。

    乔斯洛拍了下戈虎的肩膀,“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主意。”

    说完,他就再次面朝着阳台,眼睛看向天边的浮云,“先把她放下来,饿上一天,明天我再过去。”

    戈虎虽然不知道乔斯洛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他对自己的老大是百分百的崇拜,立即按照他的吩咐出去办了。

    等戈虎走后,乔斯洛感慨地舒了口气,这次的意外变故,令他提前领悟了什么叫生离死别,什么叫爱而不得。

    从今以后,他做任何事都会更加的小心谨慎,绝对不让自己以后的人生留有任何的遗憾!

    他看着天边初升的朝阳,强烈思念起远在家中的连城和宝贝女儿来。

    现在天色还早,他们那边还是深夜,估计连城仍搂着孩子在睡觉吧?

    想起自己深爱着的女人和孩子,乔斯洛眼中蓄满了深情,他掏出手机,细细翻看着她们的照片,每一张都令他笑容灿烂。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上面闪出连城的电话。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