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喝够了?k2试剂呢?

    乔斯洛嘴角弯起,原来他在思念她的同时,她也心有灵犀地想着他呢。

    他愉悦地摁下接听键,听筒内响起连城关切的声音,“你已经醒了?还是整晚没睡?这么快接了电话?”

    “你呢?是已经睡下了,还是到现在还没睡呢?”乔斯洛笑呵呵问着,想象着连城含羞的笑脸,心里灌了蜜似得甜。

    这些天来,连城十分担忧乔斯洛的身体,到底是忍不住对他的牵挂,拨通了早攥的发热的手机。

    她从乔斯洛声音听出他心情很好,之前他养病时的那段要好,忍不住期待着问道,“任务顺利么?什么时候能回来?”

    乔斯洛呵呵笑了起来,声音十分的阳光,“想我了是么?放心,再有个几天回去了。”

    “那好,乔斯洛,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和孩子等着你回来。”连城原本的担心被乔斯洛的笑声化解了。

    是呢,他是无所不能的乔斯洛呢,应该已经成功找到了k2的解毒剂吧?不然这两天她天天守在海边,都没有再见到那个‘女’人来纠缠她了呢。

    乔斯洛心里因着连城的叮咛格外的暖,“放心,我很快会回来,回到你和孩子的身边。 ”

    两人又说了会儿亲密的话,乔斯洛才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那边天‘色’已经很晚了,他不想让连城太晚休息。

    而连城原本忐忑不已的心也跟着落了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女’儿,跟着陷入了梦乡。

    乔斯洛站着的阳台下方,戈虎已经将那个狠毒的‘女’人给放了下来,然后关在铁笼里,扬长而去。

    火红的太阳高高升到了天际,‘女’人被关在笼子里晒得厉害,又渴又饿,狼狈的厉害。

    她这些年来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原本骄傲的态度很快被整的垮了下来。

    “给我点水,我要水……好饿……给我点吃的……”

    ‘女’人虚弱地低喃着,然而站在树荫里的特种兵们压根不理会她。

    没有什么饥饿和干渴更能瓦解一个人的意志到,‘女’人宛如在地狱般煎熬,用微弱的体力支撑到晚,终于耗尽了体力,不支地昏厥过去。

    月天,‘精’神抖擞的乔斯洛迈步来到大铁笼前,冷声吩咐戈虎道,“泼醒她。”

    “是。 ”

    随着简短的应答声,戈虎拎着冰水泼向了大铁笼。

    白天里大铁笼被晒得厉害,水泼在面,发出滋滋的声响。

    ‘女’人随即醒了过来,不管不顾的用手接着铁笼流下来的污水渍,送到嘴边喝着,狼狈地压根再顾不装优雅。

    “喝够了?k 2呢?”

    乔斯洛不屑的冷哼了声,眼满满都是鄙夷。

    ‘女’人这才想起自己在乔斯洛面前太过窘迫,尴尬地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这才抬起下巴冲乔斯洛‘露’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只要你……让我成为你的‘女’人,我保证不但会把k2试剂送到你的面前,还会把我手下的所有势力都为你所用。”

    “呵呵!”乔斯洛冷笑,很是不能理解眼前这个‘女’人的脑回路。

    如果情报没有错的话,他当时击毙的正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毒枭父亲,她本应该找自己索命才对,为什么非要成为他的‘女’人呢?

    ‘女’人似乎看出乔斯洛眼一闪而逝的疑‘惑’,渴盼地看着乔斯洛,“因为你是唯一征服了我的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完美的男人。乔将,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媚儿。虽然你杀了我的父亲,不过我并不打算跟你计较。而且他风流的到处留情,估计也不会在乎我是个不孝‘女’的。”

    乔斯洛眉头微微隆起,实在不能理解眼前这个叫媚儿的‘女’人的脑回路,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不过这种亡命之徒,本来也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来理解,乔斯洛没着急答应,而是冷声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

    “相信刚才我给出去的解‘药’你已经吃下去了,呵呵,”媚儿脸‘露’出得逞的笑,“那只是解‘药’的一半而已,只能暂缓毒‘性’,如果六个小时…你不能拿到另一半解‘药’,你再次毒发!会立即化成血水!”

    “好狠毒的‘女’人!你真该死!”戈虎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媚儿居然如此恶毒,抬起‘腿’当面给了媚儿一脚,将她狠狠踹翻在地。

    戈虎抬脚还想狠揍被踹倒的媚儿一顿,乔斯洛抬手制止了他,示意他不要冲动。

    媚儿狼狈的从地爬起来,嘴角那里再次被踹的渗出血迹,大大的鞋印印在脸,十分的狼狈。

    她狠戾地擦掉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瞪了戈虎一眼,声音尖细高亢,“你也只会打‘女’人,算什么男人?!”

    “我‘弄’死你!”戈虎被气得抬手给了媚儿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了整个院落。

    “斯洛!斯洛!我有件不好的事情要告诉你!”孙元慌张的从远处走来,大声呼唤着乔斯洛的名字。

    不等孙元开口,乔斯洛已经知道定然是孙元察觉到了解‘药’有问题,他快步应向孙元,“孙伯伯,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孙元愕然地瞪大眼睛,刚才是他大意了,居然没有发现那颗所谓的解‘药’暗藏的猫腻,剂量完全不够真正解开毒素,反而会‘诱’发毒素的剧烈爆发。

    发现了这个问题后,孙元急匆匆跑来了,没想到乔斯洛居然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他身的毒已经发作了?

    孙元正想仔细问问,突然发现眼前情况不对,乔斯洛似乎正在严审那个下毒的‘女’人。

    他虽然‘弄’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些年的腥风血雨告诉他,只需静观其变好,安静地站在一旁,强忍着心的担忧无声观看着。

    乔斯洛缓步走到媚儿面前,举起手的枪,对准了她的太阳‘穴’,“你太恶毒了,我绝对不能留你活在这个世,否则只会令更多的人遭殃。去死吧!”

    媚儿瞳孔瞬间放大,怎么都接受不了自己百般威胁,乔斯洛都不肯放过自己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