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93章 乔斯洛的狠戾:被G舒服了?解药呢?
    第1093章 乔斯洛的狠戾:被g舒服了?解‘药’呢?

    她气急败坏地质问乔斯洛,“你不能杀我!难道k2你不想要了么?”

    “无所谓,我既然能够抓到你,自然会有办法抓到你那些同伙。35xs ”乔斯洛语气里满满都不不屑,曲指准确压下扳机。

    媚儿这下彻底慌了神,连忙求饶道,“好吧,好吧,你不娶我也行,只要你答应陪我一个月,我立即把解‘药’的另一半和k2试剂给‘交’出来。”

    原先媚儿是有着完全的把握做乔斯洛的妻子的,如今她终于认清了事实,眼前这个男人宁死都不会答应她的条件的。

    那退而求其次吧,不论如何,她是一定要睡到这个彻底征服了她灵魂的男人的!

    乔斯洛缩起眼眸盯视着眼前的媚儿,恨不得即刻一枪崩了她。

    但是k2对军区来说非常的重要,一定要尽快找到所有,一旦流出,造成的恶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因此,乔斯洛‘唇’角微勾,邪魅一笑,“好,我答应你,看你这股子遮掩不住的‘骚’—‘浪’劲儿,你想干什么?”

    媚儿提起的嗓子眼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原本灰败的脸‘色’浮出志得意满的喜悦,“当然是想睡你!”

    她冲口而出的话令乔斯洛和戈虎,不,应该说是在场的每个男人眼都流‘露’出讽刺的神‘色’。

    不过媚儿压根不在乎,她要的只是要睡到眼前的男人,等她睡够了,定会亲手扭断他的脖子!现在,一切都尚未定数。

    乔斯洛看透了媚儿的心思,他冷清的黑眸里泛着冷光,“可以,去洗干净。”

    丢下这句话,乔斯洛转身离开,高大的背影看痴了媚儿。

    戈虎打开铁笼,不爽地踢了媚儿一脚,“喂,还不赶紧去收拾好你自己?”

    媚儿心情正得意,丝毫不介意戈虎侮辱‘性’的动作,仰着下巴笑道,“还不赶紧带路?等我顺利位,成了乔夫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戈虎忍住几‘欲’作呕的冲动,黑着脸大步往前走,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

    媚儿得意地跟着戈虎来到一间浴室,收拾了下自己‘乱’糟糟的身体,然后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没办法,这里根本没有为她准备衣服,她之前的衣服又被‘抽’—打的破烂不堪,只能暂时将着了。

    反正她来这里的目的是脱光衣服睡到乔斯洛,因此压根不计较没有衣服穿。

    媚儿赤着脚从浴室走出来,看到房间里亮着灯,乔斯洛正手持香槟坐在房间内的沙发。

    他穿着剪裁立体的衬衣,脖颈处的衬衣纽扣被解开两颗,‘露’出里面壮硕的‘胸’膛和小麦‘色’的肌肤,看得媚儿小鹿‘乱’撞起来。35xs

    身为毒枭的‘女’儿,媚儿的‘私’生活可说是十分的放—‘浪’形骸了,可说在这个自己心仪的男人面前,她突然升起一抹小‘女’儿的娇羞感。

    之前心筹谋好的所有计策,都在看到乔斯洛俊朗的容颜后成为空白。

    媚儿低‘吟’一声,捂着脸朝乔斯洛走了过来,声音嗲得厉害,“乔将,媚儿……”

    乔斯洛用下巴指了下‘床’铺,“坐在那里等着,我去洗个澡来。”

    说完,乔斯洛将手没喝完的香槟一口喝下,起身朝浴室走去。

    浴室‘门’很快关,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

    媚儿看着桌乔斯洛放在桌乔斯洛喝剩下的香槟,突然想尝一口。

    她的动作快过思维,动作迅速拿起桌的香槟,仰头灌了下去。

    甜滋滋的香槟顺着喉咙灌下,滋润了媚儿干渴的喉咙,身似乎也跟着变得敏—感起来。

    媚儿轻声笑了起来,没想到看着如虎似狼的乔将,居然也要喝这种酒助兴呢。

    呵呵,从来没有不偷—腥的男人!

    只要她能令他再也离不开自己,什么结发夫妻,什么伉俪情深,统统都是狗屁!

    媚儿想到这儿,得意地狞笑起来。

    她将空空的香槟酒杯放在桌,然后惬意地躺在宽大松软的‘床’铺,期待着等着乔斯洛的到来。

    随着她的动作,原本系在她身的浴巾跟着松脱下来,画面极为香—‘艳’养眼。

    媚儿丝毫不在意自己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处肌肤都似火烧似得,急需男人来帮她灭火。

    很快,浴室内的水声停了下来。

    媚儿即刻拉起掉落的浴巾,盖住了自己的脸。

    她虽然早已经身经百战,却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即将和她亲热的男人是乔斯洛,整个人变得娇羞起来,不‘蒙’着头脸压根无法面对他似得。

    视线被遮挡,媚儿的听觉变得越发敏锐起来。

    她清楚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卧室内的光线跟着暗了下去。

    媚儿并没有拉掉‘蒙’住自己头脸的浴巾,呵呵低笑出声,“乔将,原来你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脚步声逐渐靠近媚儿,紧接着‘床’铺跟着塌陷,高大的身影猛地压在媚儿身,下其手起来。

    媚儿‘激’动地浑身都在微颤,她渴求了那么久的男人,如今终于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慌忙拉掉‘蒙’住自己头脸的浴巾,这才发现房间里早漆黑一团,虽然目不能视,却能够清楚嗅到身男人的香槟味道。

    媚儿原本饥—渴到不行的身体更是变得敏—感起来,她一只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男人的手,引导着他在自己身四处放火,嘴里娇媚出声,“乔将,‘吻’我……”

    重重的‘吻’被引导着压在媚儿的‘唇’,令她惬意地低‘吟’出声。

    果然是她媚儿看的男人,连亲‘吻’都是这么的个‘性’呢!

    媚儿疯狂的迎合着身的男人,做着最原始的运动,尽情发泄着渴盼了许久的情—‘欲’。

    而压在他身的男人也尽情享受着身下的软‘玉’温香,不眠不休地折腾着……

    一整晚,媚儿都敏锐地承受着男人的‘激’情,神智早已经被愉悦的神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直到天边隐约想有亮‘色’,她终于支撑不住体力,舒爽的昏厥了过去。

    等媚儿浑身酸痛的醒来,看到乔斯洛正从‘门’外走进来。

    她立即扬起手,送给这个和自己欢—爱了一晚的男人一个飞‘吻’,“早安,达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