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94章 想跟着信鸽将其一网打尽!
    第1094章 想跟着信鸽将其一打尽!

    乔斯洛冷着脸看着眼前这个丝毫不知道廉耻的‘女’人,厌恶的想要呕吐。

    不过为了拿到军方最关注的k2,他眼角微挑了下,邪魅笑道,“被—干舒服了?k2呢?”

    媚儿直到现在还沉浸在昨晚整晚的欢愉,她换了个‘诱’‘惑’的姿势,试图引—‘诱’乔斯洛,嘴里甜腻腻道,“你可真是不贴心呢,明明昨晚我们配合的那么默契。”

    乔斯洛不屑地扭过头,再次问了句,“k2呢?”

    “哼,没良心。”媚儿故作娇羞地哼了声,这才懒散道,“不说了一个月么?这才刚刚过了一天而已好吧?放心好了,等我睡够一个月,一定会‘交’出k2的。”

    乔斯洛眼眸里‘蒙’层肃杀,他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乔斯洛离去的背影,媚儿整个人懒洋洋重新躺回了‘床’。

    昨晚他太厉害了,‘弄’得她到现在还软绵无力,甚至连下‘床’都做不到,可真是个狠心的冤家呢。

    一整天,媚儿除了‘女’佣给她端来的饭菜,她吃了都躺在‘床’养着‘精’神,压根没有力气下‘床’。

    为了避免她被渴死,倒是有名保镖会送些水了,是没见乔斯洛再‘露’过面。

    媚儿对此也不在意,反正她要睡的是乔斯洛的人,又不是要睡他的心,无所谓他会不会对自己嘘寒问暖。

    到了晚,乔斯洛踏着寒凉的夜‘色’,来到了媚儿的房间。

    他的手依旧像昨天那样持着杯香槟,然后随手放在桌,去了浴室冲凉。

    这次,媚儿没有像昨晚那样用浴巾‘蒙’住头脸,而是认真注视着浴室内的动静。

    没过一会儿,乔斯洛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宽松的睡袍,头发湿漉漉的,敞开的‘胸’膛还滚着几颗水珠,整个身都散发着浓重的荷尔‘蒙’的清香。

    媚儿顿时变成水蛇,拍着‘床’铺翻滚起来,“达令,来嘛!”

    乔斯洛冷着脸,并没有举步朝媚儿走来,反而摁灭了房间的灯。

    眼前瞬间失去明亮,媚儿有些不爽,“达令,你这是在做什么?把灯打开好么?我要看着你做。”

    乔斯洛冷冷的声音传来,“我不习惯,如果你坚持,可以不做。”

    媚儿不爽地哼了声,可是却舍不得让乔斯洛离开,只得无奈地答应下来,“好吧好吧,人家快要爱死你了,快来吧。”

    脚步声很快挪到‘床’边,媚儿昨晚还要主动,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将他紧紧抱住。

    男人身还有些微干的水渍,配合着媚儿不规矩的手,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占。

    夜‘色’浓重漫长,媚儿享受着这销—魂蚀骨的滋味,不甘心地埋怨道,“乔斯洛,你把灯打开好不好?人家要看着你做嘛!”

    正卖力做着运动的男人停顿了两秒,然后狠狠给了媚儿一巴掌,打得她光溜溜的‘臀’部火辣辣的疼,也‘激’起她未驯服的野‘性’,搂住男人‘露’骨地索取着。

    房间内响起吱吱呀呀的声响,以及不可描述的和谐声,空气满满都是情—‘欲’的味道。

    媚儿所有的感官都沦陷在*的欢愉里,再也顾不提出开灯的请求。

    这一晚,压在她身的男人似乎想要榨干她似得,无休止地变幻着姿势,直到媚儿累得再次昏厥,这才借着黑漆漆的夜‘色’离开了房间。

    媚儿昏昏沉沉睡到天亮,刚睁开眼睛,是乔斯洛‘阴’冷的俊脸。

    他没有半句多余的闲话,伸出手冷冷吐出个音节,“k2。”

    “哦,拜托!”媚儿没辙地拧了下眉头,“达令,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刚下了‘床’怎么翻脸不认人了呢?说好了的一个月,到时候我自然会把k2给你的。不只是我的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是么?”乔斯洛冷笑了声,“别忘了你的三天之约。”

    媚儿这才想起,自己已经被掳来四天了,她赶紧从‘床’下来,即便身寸丝未着,却没有半点含羞带怯的意思,而是想要扑进乔斯洛的怀里,“冤家,快给我拿只信鸽来。”

    乔斯洛冷漠地躲开,厌恶的挥手,令媚儿扑了个空。

    “好!”丢下这个字,乔斯洛转身走出房间,很快不见了踪影。

    看着不见了的乔斯洛,媚儿笑得前仰后合,“你还真是个冤家,都让你白睡了两天,半点情意都没有。不过,我好喜欢呢,怎么办?”

    媚儿的笑声令下楼的乔斯洛厌恶地皱起眉头,眼闪过抹凌冽的杀机。

    他冷声命令着身后站着的戈虎,“给她一只训练好的信鸽,记住,这次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是!”

    戈虎领命下去,按照乔斯洛的要求,准备好刻意训练好的信鸽,去了媚儿的房间。

    他刚跨入房间,遮住眼睛退了出来。

    这个压根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居然这么光着身子躺在房间里,真是不要脸!

    媚儿笑呵呵从‘床’坐起来,“进来吧?有什么不能看的?我自己都不在意呢?”

    “呸!”戈虎气冲冲站在‘门’口,“老子才不要脏了自己的眼!鸽子给你放在‘门’口,你爱要不要!”

    说完,戈虎大步离开了,脚步匆忙的像见了鬼似得。

    媚儿夸张地笑了好一会儿,确定戈虎走得没了人影,这才从头发的发饰内掏出一卷东西,套在信鸽脚腕,把它送了天空。

    信鸽扑扑楞楞飞向天际,洁白的羽‘毛’划出一道流云般的痕迹,转眼已经越飞越远。

    “快跟!”

    戈虎小声命令着早守候在一旁的手下,勒令他们务必跟展翅在半空翱翔着的信鸽。

    这只信鸽绕过半个费城,很快在海岸线畔停了下来,蹦蹦跳跳在海边啄食着东西。

    戈虎一行人连忙停下来,远远守在一旁,屏息静气地等待着。

    信鸽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落下来的,看来等会儿会有情况发生。

    果然,没过一会儿,从海岸边的渔船里走出一名穿着普通的‘女’人。

    她快步走到信鸽旁边,伸手取下系在信鸽‘腿’的东西,展开看了后,朝半空发‘射’了一枚信号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