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095章 接受信鸽的女人吞毒而亡!
    第1095章 接受信鸽的女人吞毒而亡!

    耀眼的信号弹腾空炸裂,即便是白天,也能让远处的人们看得清清楚楚。

    女人做完这一切,顺手丢掉信鸽,正准备朝船上走去时,戈虎已经带着人将她给拦了下来。

    “拿下!”

    戈虎虎视眈眈盯视着眼神慌乱的女人,持枪严密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她有任何想要发信号的想法,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她给击毙。

    负责接应的女人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压根就无路可逃!

    她看着朝自己步步逼近的那些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眼里流露出绝望的神色,用力咬了下牙齿。

    “不好,她要吞毒!快把她的嘴巴给掰开!”

    戈虎大惊失色,连忙一脚将女人给踹倒在地,伸手就去掰女人的嘴巴。

    “噗通!”

    女人应声倒地,后脑勺重重跌在沙滩上,嘴巴仍闭的死死的。

    然而就算戈虎反应及时,仍是没能阻止女人咬碎牙齿,黑血从她嘴里淌出来,很快就气绝身亡。

    看着死透了的女人,戈虎晦气地啐了口唾沫,“妈的,又是一个死士!”

    死士一般都是专门蓄养的,嘴里专门有颗牙齿藏着毒药,只要发现自己身处在危险中,就立即咬破,宁死也不愿意被擒住。

    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么狠,分明就是被蓄养多年的死士。

    原本以为会顺利抓到人的戈虎这下被气得不行,抓狂地将女人给踹翻过来,命令身后的特种兵,“给我检查仔细咯!”

    一名特种兵弯下腰,认真在死尸身上摸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看着这名特种兵毫无收获地站起身,戈虎气得把拳头攥得咯吱作响,“收队!”

    原本以为这次能够顺利抓住媚儿的同伙,谁知道却一无所获,戈虎心中的气愤可想而知。

    他垂头丧气地领着队伍回到江边的海景房,愧疚地单膝跪在乔斯洛跟前请罪,“老大,这次任务失败了,那个负责接应的女人吞毒自尽了。”

    乔斯洛似乎半点都没有惊讶,就连眼神都没有起过半分波澜,“他们本来就是亡命之徒,跟你没有关系。”

    不过即便乔斯洛这么说,戈虎心中仍然十分的愧疚,主动请缨道,“我已经命人去彻查这名死士的身份,老大,用不了多久,肯定能够挖出她的同党的!”

    “嗯,”乔斯洛淡然点了下头,“动作快些,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戈虎立即从地上站起来,转身朝外面走去,去挖掘那名死士的身份。

    乔斯洛则仰头看了眼楼上媚儿的房间,眼神里满满都是厌恶。

    这个女人狡诈又多疑,他绝对不能让她察觉出半点纰漏!

    乔斯洛心里正想着,媚儿披着浴巾出现在阳台上,抬手给了乔斯洛一个妖媚的飞吻,“达令,快来,我有好东西要给你!”

    看得出来,不久前放出信鸽的媚儿心情大好,声音浸透了喜悦。

    乔斯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不过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朝楼上的房间走去。

    他腿长矫健,很快来到了二楼,就看到媚儿正倚在门框前。

    “什么事?”乔斯洛黑着脸问道,藏起眼中的厌恶。

    媚儿伸手朝着乔斯洛扑来,被他轻松闪了过去。

    扑了个空的媚儿并不气恼,咯咯仰头笑了起来,“达令,白天里的你冷冰冰的,和晚上床上的你可完全不一样呢,烧得人家整个人都快要化了。”

    乔斯洛眼中快速闪过一抹鄙夷,不动声色往后又退了半步,“说吧,让我上来干嘛?”

    “你说呢?”媚儿呵呵着冲乔斯洛伸出手,被乔斯洛躲开,无奈地耸了下肩膀,“好吧,白天里的你可真是闷—骚的厉害,跟晚上的热情简直是天差地别。不过我就喜欢这种个性。”

    说着,媚儿还夸张的冲乔斯洛抛了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媚眼。

    乔斯洛当即转身就走,“没事我就离开了。”

    “唉,别呀!”媚儿连忙拦住乔斯洛,“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可我就是爱死你这份冷酷的模样呢!”

    乔斯洛眉头高高皱起,“不要来挑战我的耐性,说,到底什么事?”

    “好吧好吧,人家是看你最近那么卖力的份上,特意送解药给你的。偏偏你还不肯领情,真是个冤家。”

    媚儿委屈地冲乔斯洛抛了个媚眼,然后手里捏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药丸,递给一旁始终黑口黑面的乔斯洛。

    乔斯洛始终不悦地皱着眉头,接过药丸转身就走,半点没有想要留下来的意思。

    媚儿急得在后面只摆手,“喂,就这么走了?连声谢谢都没有?”

    然而乔斯洛很快就走得不见了踪影,气得媚儿急得直跺脚,眼睛却泛着花痴的光芒,“怎么办,我好像真的爱上他了呢!”

    乔斯洛对身后媚儿的声音充耳不闻,拿着解药找到了正忙个不停的孙元,“孙伯伯,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个是否是真正的解药?”

    孙元连忙接过来,认真检测了下,“没错,这枚确实是解药。不过,似乎剂量还是有些不够啊。”

    乔斯洛握紧拳头,媚儿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心机这么深!

    “谢谢孙伯伯,我会继续索要解药的,也辛苦你继续调配解药了。”乔斯洛格外认真的冲孙元道谢。

    孙元拢了下发白的头发,“你这孩子,伯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当然希望你能够平安健康啊。这些算不得什么辛苦,你不用放在心里。”

    乔斯洛知道孙元是真的心疼自己,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客套话,“那麻烦孙伯伯多费心,我就不打扰了。”

    “好,下次她如果再拿给你解药,一定要记得先送来给我检查。”孙元不厌其烦地叮咛着,目送乔斯洛离去后,又投入地研制起解药来。

    得到了孙元的肯定答复,乔斯洛毫无顾虑地将手中的解药给吞了下去,过一会儿感觉到身体又多了几分活力。

    他危险地眯起眼眸,眉宇间藏着浓重的不耐烦。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着急回去看连城和刚出生的宝贝女儿,实在没有心情再继续陪着那个恶毒的女人继续演戏!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