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08章 你觉得他们三个那个更棒? m.aiqu.la
    然而乔斯洛却冷漠地拒绝了媚儿的请求,不屑地扬了下唇角,“现在想全身而退?呵呵,当你用指甲将毒药送—入我手臂时,就应该已经做好了会有今天这种下场的准备。”

    “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放我走!乔斯洛,你放我走!”媚儿癫狂地想要捂住耳朵,素来聪颖的她已经猜出了端倪,拒绝面对眼前这个残酷的事实。

    只是她被五花大绑着,根本堵不住自己的耳朵,反而被戈虎揪住长发,逼迫她看向木箱。

    乔斯洛走向木箱,示意手下揭开上面的盖子,这才冲媚儿露出抹鄙夷的冷笑,“你以为每晚跟你睡在一起的是我?别做梦了!告诉你,每天干—你的,是藏在箱子里的他们。现在你来评价下,他们哪个的功夫更棒呢?”

    随着乔斯洛话音落下,从打开的木箱内钻出三名身形和乔斯洛一般高大的黑人。

    他们虽然身材十分健壮,身上却似乎长着牛皮癣似得,蜕掉的皮肤白花花一片,看上去很是可怖。

    不仅如此,他们三个见了媚儿就兴奋地笑了起来,似乎在激起媚儿的回忆似得。

    看着这三个浑身带病的黑人,媚儿完全承受不住现实的打击,几乎咬碎银牙。

    这些年来,身为毒枭的掌上明珠,想要成为她入幕之宾的男人可谓如过江之鲫,不过却个个都是顶尖的人中龙凤。

    像箱子中那种染病的黑人,媚儿压根看都懒得看,又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们碰触自己高贵的身体?!

    如今乔斯洛残忍的揭开真相,令媚儿终于知道这些天跟她颠鸾倒凤的居然是这样的人,自尊被狠狠戳伤,再也支撑不住被睡得本就虚弱的身体,只来得及发出声尖叫,就当场昏了过去。

    看着昏厥的媚儿,乔斯洛眼中毫无波澜,他拥着连城的肩,语气格外的温柔,“走,我们回去。”

    连城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媚儿,心中没有丝毫的不忍,这个女人狠毒狡诈,如果换了立场,她的手段只怕会比乔斯洛更毒辣。

    身为杀手,连城从来没有泛滥的圣母心。对她来说,用最安全的方式规避风险才是最明智的作法。

    两人相携走回到别墅内,乔斯洛帮连城倒了杯柳橙汁,送到连城跟前,“你会不会觉得我刚才有些太残忍了?”

    连城摇摇头,“对敌人仁慈,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乔斯洛满意地笑了起来,他就知道,他的女孩从来都是这样的聪明理智。

    “等明天,我们就可以飞回M国了。宝贝,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孩子们。”乔斯洛感触的长舒了一口气,一切终于尘埃落地,他们一家四口总算可以团聚了。

    连城喝了口柳橙汁,感受着那酸甜可口的滋味,心里格外的平静。

    如今乔斯洛已经完全康复了,等他们回去,一定要带着孩子好好去过个假期,弥补下这段时间心的疲惫。

    “太好了,等回去后,乔斯洛,你要给我们一个完美的假期才行。”连城冲乔斯洛浅笑了下,心儿却早已飞回了M国,开始憧憬起即将到来的假期。

    乔斯洛猛力点头,“当然,我都已经想好了,等回去后,就带着你们母子三个来个环球旅行。”

    “想的可真美,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们顶头上司舍不舍得放你。”连城不信地摇摇头,要知道乔斯洛事务繁忙,就算她心里早已经对假期肖想很久,心里却没多少把握。

    “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差点都挂了,要是连这点待遇都享受不到,还不如不干了。”乔斯洛说着靠在连城肩头,“算了,不去当什么破上将了,干脆留在家里照顾你和孩子,让你养我。”

    “好啊,养你当然没问题,就不知道咱们的乔上将能在家里待多久呢?”连城轻掐了乔斯洛一把,笑得眉眼弯弯。

    她爱着的这个男人,个性就像风般放—荡不羁,他面对的从来都是壮丽的山和辽阔的海,她怎么舍得一直把他拴在家里呢?

    “哈,居然还敢掐我,看招!”乔斯洛心情大好,窝在沙发上跟连城打闹起来,一个虎扑将她压在身下,手上恶作剧地挠了起来。

    连城哈哈笑个不停,“别挠了,好痒,乔斯洛,住手。”

    被挠得笑个不停的连城无助地挣扎着,手却无意地打到了乔斯洛的某处,痛得乔斯洛低吸一口冷气,“嘶——”

    连城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似乎打到了不应该打得地方,她连忙紧张地推开乔斯洛,低头查看起来,“痛不痛,我帮你看看?”

    乔斯洛痛得脸色有些发白,不过看着连城担心的小模样,整颗心都柔—软起来,将她抱个满怀,夸张地龇牙咧嘴,“好痛好痛,老婆,糟了,估计被你给打坏了。”

    “啊?”连城没想到无意中的一下居然会这么狠,当即也顾不上害羞,把手伸了进去,“真的很痛么?你告诉我哪里痛?”

    细腻润滑的肌肤触感令乔斯洛销—魂地闭上眼睛,嘴上却继续卖惨道,“好疼好疼,哪里都好疼,老婆,我这下恐怕是真的不行了。”

    “不是吧?”连城顿时紧张的不行,“真的这么痛么?这里痛?还是这里?”

    “那哪儿都痛,老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我怕是不能保证了。”乔斯洛坏心眼地夸大其词,闭着眼靠在沙发上,享受着某人不自知的贴身服务。

    连城正急得不行,抬头看到乔斯洛一副爽翻了的表情,顿时又羞又气,抬手就想把自己的手给抽回来。

    然后伸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却没有那么轻松了。

    连城压根就拔不出自己的手,因为某人正无耻地捂住皮带,丝毫不肯给她脱困的机会。

    羞红飞满了连城的脸,令她又羞又气,横了眼乔斯洛,“乔斯洛,你不要脸。”

    乔斯洛惬意地眯起眼睛,“要脸干什么?我要老婆就足够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