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那个胶囊里有毒!

    乔斯洛满头黑线,自己的女人要不要这么可爱,这是在说她不是女人么?

    一家人笑呵呵地忙碌着,很快到了晚上,等婚礼会场布置完,这才意犹未尽地各自离去。

    乔斯洛载着连城回到家,刚进门就看到脸色凝重的戈虎。

    没等戈虎开口,他就摆手示意他不要说漏嘴,沉稳问道,“什么事?”

    戈虎跟了乔斯洛这么多年,早已熟知他的意思,就笑呵呵站了起来,“老大,有份机密文件需要你签署。”

    连城听到是机密文件,立即识趣地抱起仍在襁褓中的晴儿走了出去,“那好,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嗯,”乔斯洛点点头,带着戈虎朝楼上的书房走去,“走吧,去书房说。”

    两人很快来到书房,等乔斯洛带上门,戈虎这才面色凝重道,“老大,我已经去了费城的海景房,那里已经人去路空,不但没有了媚儿的踪迹,就连那三个黑人,也像丛人间蒸发了似得。”

    乔斯洛闻言大吃一惊,低声问道,“你离开时没有仔细确认么?难道媚儿还有能力反杀那三个黑人?”

    戈虎拍着胸膛保证道,“老大,我走之前就确认媚儿染上了梅毒,绝对没有任何力气挣脱逃跑,更不用说反杀了,除非……”

    “除非那个该死的女人还有同党,对不对?”乔斯洛意识到当时有些疏忽,应该确认媚儿死了之后才走的。

    戈虎内疚地点点头,“没错,我当时以为已经将她的同党全部剿灭,可是等我回了别墅,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人,这才意识到犯了错,之前走得太草率了。”

    “这是我的错,当时离开的太心急,继续搜索媚儿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乔斯洛厉声命令道,那个阴险狡诈的女人不死,他是怎么都放不下心的!

    “或许是我们紧张过头了,当时我给了那三个黑人一大笔钱,叮嘱他们弄死媚儿就可以离开这里回他们的国家,很可能他们已经回去了。”

    戈虎虽然没有那么紧张,不过仍是小心做了部署,“我已经派人去那三个黑人的故乡去了,很快就会查到他们的消息的。”

    “嗯,那就好,务必要确定那个女人的死讯,她活着只会令更多的人被害。”乔斯洛冷声叮咛着,心里对从媚儿那里拿到解药已经不再抱有幻想,“你联络孙元伯伯没有?”

    “联系好了,他说要跟你视频,这样才能确认你现在身体的状况。”戈虎说着,就帮乔斯洛打开了书房墙上的巨幕荧屏,接通了孙元的视频。

    荧屏闪烁了两下,穿着白大褂的孙元出现在画面里,脸色十分的凝重,“斯洛,戈虎说你出现了头晕眼花的症状?”

    “是的,孙伯伯,昨晚我甚至有几秒钟出现了窒息反应。”乔斯洛据实说道,“我现在怀疑媚儿给我的解药里掺杂了别的东西,不然我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

    “不可能啊,当时胶囊里的解药我已经化验过的,确保没有任何问题的啊。”孙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糟了,是我大意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么?”戈虎焦急地问道,嘴里咒骂连连,“可惜现在还不能确定媚儿的生死,当时我就应该活剥了她的皮的!太狠毒了!”

    孙元一脸的后悔莫及,“这都怪我当时疏忽了,只检查了胶囊里面的药粉,却忘了化验胶囊的成分,我想那些引发你身体出状况的毒素,应该就是暗藏在那些胶囊里的。”

    乔斯洛跟着变了脸色,意识到自己当时也有些大意了,疏漏了裹着解药的胶囊。

    “孙伯伯,如今事已至此,后悔并不能解决问题,请你帮我想想办法,尽快化解我身体—内的毒素。”乔斯洛郑重地看着视频内的孙元。

    “对,后悔解决不了问题。不过你必须来这里一趟,让我抽血化验下。寻常的毒剂基本难不倒我,就怕那个女人用的是从未现世过的毒素,那就有些棘手了。”孙元脸上有些担忧,“比如上次的K2,如果不是拿到了药剂样本,只怕到现在我也无法配制出解药。”

    “没关系的孙伯伯,我相信你的能力,应该没问题的。”相比起孙元的凝重,乔斯洛反而看得很开,“我这条命经历了无数生死,不都闯过来了么?孙伯伯,过几天我就抽空飞到你那里,你只管放心实验就行。”

    孙元深深叹了口气,“好吧,都怪我当时不够细心,让你多吃了苦头。我等着你过来,不要拖延时间,你体—内的毒素必须尽快化解才行。”

    “我知道了,放心吧孙伯伯,过几天我就会飞过去。”乔斯洛答应下来,然后切断了和孙元的视频。

    他知道毒素在自己体—内没有什么好处,但是想到后天就是念恩出嫁的好日子,他怎样都要撑到那个时候,不仅要亲眼目睹自己妹妹嫁人,更要重新给连城一个完美的婚礼。

    “老大,你确定今晚不飞到费城去?”戈虎有些焦急,要知道解毒的事情宜早不宜迟,他真搞不懂自己老大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乔斯洛笃定地摇摇头,“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解毒什么的,晚两天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戈虎瞠目结舌,他就不明白了,有什么问题是比解毒更重要的?!

    不过戈虎甚至乔斯洛说一不二的脾气,就没敢再说什么,心情十分沉重地走出书房。

    等他们从楼上下来,连城已经带着孩子坐在了餐桌旁,正和气的冲着戈虎笑道,“戈虎,一起吃个晚饭吧?”

    “不了嫂子,我还有事,得先回去,你们吃,不用管我。”戈虎大步走出客厅,逃也似的离开了别墅。

    他怕自己如果再不走,会当场向连城说出乔斯洛仍中毒的事实。

    “吃个便饭而已,戈虎怎么像被火烧似得走那么快?”连城有些摸不着头脑,扭头问向乔斯洛,“你是不是训他了?”

    “哪有?他急着回去送文件,你不要多想。”乔斯洛笑着坐了下来,“也好,咱们一家慢慢吃。”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