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乔斯洛毒发失明!

    心儿眼中闪烁着童趣的光,本来说好了让她来送婚戒的,可是她突然想让大黄帮她送上去。因为在她心中,大黄是她最值得信赖的好朋友。

    在心儿的提醒下,凌司夜这才看到,在黄金蟒的头顶,绑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他拿下盒子打开,里面放在两枚同款的情侣钻戒,被切割的异常完美的钻戒在阳光下烁烁生辉。

    而与此同时,杰克和乔斯洛纷纷掏出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钻戒,郑重朝自己新娘的手指戴去。

    新娘们伸出手指,看着虔诚跪在自己脚下的爱人,脸上洋溢着浓的化不开的幸福。

    凌司夜和杰克分别将钻戒戴在自己新娘的手指上,然后亲吻了他们的手背。

    而乔斯洛打开首饰盒后,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眩晕,他连忙甩了下头,这才稳住几分神智。

    连城立即发现异样,主动凑近乔斯洛耳畔低声问道,“乔斯洛,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怎么可能呢?”乔斯洛立即摇摇头,拿起戒指朝连城纤细的手指套去。

    然而他的眼前一片浑浊,所有的景物都像被蒙上了一层雾似得,根本看不清。

    就连他最心爱的连城,脸庞也变得朦胧起来,他甚至看不清她的手指究竟在哪个位置。

    “不用担心,我会陪着你完成咱们的婚礼的。”连城确定乔斯洛身体出了状况,在他套了几次都套不上她的手指后,主动把自己的手指钻入钻戒内,眼睛早已经潮湿起来。

    凌司夜和杰克纷纷沉浸在举行婚礼的喜悦里,完全没有发现乔斯洛的异样。

    整个婚礼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所有人都沉浸在见证这场盛世婚礼的喜悦中,谁也没发现身体早已经异常的乔斯洛。

    只因为连城早已经不着痕迹的帮他遮挡掉了刚才的不适,然后从交换婚戒后,就全程用手臂搀扶着他。

    乔斯洛有些愧疚地站在连城身旁,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顺利完成婚礼的,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被连城给发现了不妥。

    这本应该是他要呈现给她的盛世婚礼啊,如今却蒙上了瑕疵,变得不再完美……

    后面的环节乔斯洛有些心不在焉,整个人被拢在愧疚和对未来的担忧中。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状况什么时候会恶化,如今又被连城给发现了端倪,只怕再也不能瞒着她了。

    很快,婚礼到了尾声,神父宣布婚礼结束后,凌司夜和杰克抱着自己的新娘走下主席台。

    乔斯洛刚才的不适已经过去,他跟着想要抱起连城,却被连城给拒绝了,“不,这次换我。”

    连城温柔地看着眼前故作无事的乔斯洛,心疼的不行。

    她弯下腰,浅紫色婚纱后摆跟着垂了下来,倾撒在主席台上,然后在众人的惊呼中,抱起比她高大的乔斯洛,大步朝旁边的玻璃房走去。

    虽然乔斯洛比她高大强壮,不过连城多年来都经受着异于常人的各种体能训练,因此抱起乔斯洛并没有让她太过吃力。

    众人在他们身后鼓掌,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新娘抱着新郎立场的,那个看似柔弱的新娘,居然有着惊人的体能呢!

    凌司夜和杰克相视一笑,也没想到连城居然会来这么一手。不过这种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做的,万一被累到怎么办?

    乔念恩和阮小菊羡慕地看着连城抱着乔斯洛走进玻璃房,抬头看向自己的新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凌司夜和杰克异口同声给回绝了,“不可以,想都不可以想。”

    说完,他们就抱着自己深爱的女人,坐上早就备好的花车上,骑马扬长而去。

    至于那栋沐浴在阳光下的玻璃房,就留给乔斯洛和连城好了。

    会场上的宾客跟着散去,朝着在另一处备好的宴会赶去,准备享用早就准备好的珍馐大餐。

    至此,这场完美的盛世婚礼终于落幕,留给大家的,是一路上都在赞叹的议论声。

    玻璃房内。

    穿着婚纱的连城抱着乔斯洛来到二楼的玻璃房,将乔斯洛放在了圆床上,关切地问道,“有没有觉得好受些?”

    乔斯洛低声笑了起来,眼睛耀过盛世星辉,“宝贝,刚才你着实出了一把风头,我怕是累坏你了。”

    连城坐在乔斯洛身旁,用手指抵住他的嘴唇,“傻瓜,你忘了刚才我们已经在上帝面前许下誓言了么?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在你身旁做你的妻子。我将毫无保留的爱你、以你为荣、尊敬你,尽我所能供应你的需要;在危难中保护你,在忧伤中安慰你,与你在身心灵上共同成长,对你永远忠实,疼惜你,直到永永远远。”

    连城逐字逐句说着不久前许下的诺言,听得乔斯洛感动得红了眼眶。

    没错,他们是荣辱与共的夫妻。

    可是,他只想单方面的践行诺言,却不想让连城那么辛苦的。

    “宝贝,抱歉,我似乎搞砸了这次的婚礼。”乔斯洛捉起连城的手指,温热的唇印上了她的手背。

    连城跟着躺了下来,把头贴在乔斯洛肩头,汲取着他身体的温暖,“乔斯洛,这真的是我经历过得最完美的婚礼。”

    “所以,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婚礼?”乔斯洛呵呵笑了起来,他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连城却坐了起来,认真地掰起手指,“我算算哈,一次、两次、三次,呃,总共有四次。”

    乔斯洛笑着摇头,这个傻丫头,肯定是把别人的婚礼也给算上了,她真是可爱到犯规啊!

    他伸出手,想要将连城给拥在怀里,突然又是一阵眩晕袭了过来。

    眼前一片黑星闪过,乔斯洛连忙捂住嘴,才止住突然涌上来的呕吐感。

    连城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担忧地靠近乔斯洛,“你到底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看医生,好么?”

    乔斯洛压根听不到连城的话,他的耳边响起飞机轰炸般的轰鸣声,眼前黑麻麻一片,无尽的眩晕感几乎将他整个人给打下地狱,只感觉到此刻的自己犹如溺水的人似得,正不停的往无边地狱坠落。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