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遭遇雪豹袭击!

    连城跟戈虎有意走走停停,就是想看看身后那东西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跟在他们身后的东西似乎也有智慧似得,一旦跟他们距离近了,就会警惕地停下来,丝毫不肯太过接近他们,似乎怕暴露自己似得。

    就这样,双方走走停停,眼看着前面就是雪山,连城他们身后那东西却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

    “小嫂子,干脆我们转回去,打死那东西算了,反正我们有枪,怕它做什么?”戈虎有些沉不住气,右手放在了腰间,那里放着他从不离身的***。

    连城却及时拽住戈虎的手臂,“不,再等等,还不到时候。”

    连城的沉稳似乎感染了同行的戈虎,令他瞬间冷静下来。

    他看了眼前面快要发亮的夜色,在登山灯的照拂下,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着。

    由于他们是往上攀爬,而且越往前气温变得越低,再加上海拔逐渐攀高的高原反应,令两人走起来渐渐有些吃力。

    而跟在他们后面的东西,始终发出些细碎的声响,并没有任何想要靠近的迹象。

    戈虎终于按耐不住,猛地转过头,“装神弄鬼的,老子……”

    他话音未落,一道剑一般的身影猛地蹿了过来,朝着戈虎的咽喉扑去。

    戈虎连忙就地一滚,躲过了扑来的庞然大物,等看清后忍不住惊呼出声,“是雪豹!”

    连城跟着看了过去,这才看到,在登山灯的光线下,赫然有只银白色的雪豹。

    它全身的皮毛呈现出炫目的银白色,腹部和四肢甚至比雪还要洁白。背部的毛细密整齐,饰有一圈圈浅黄—色的花纹,圆耳短脸,鼻吻如墨,两只阴冷的兽目蓝宝石般剔透,森然的牙齿却比刀子还要锋利,在灯光的折射下发出令人望而生畏的冷光。

    两人对视一眼,没想到跟了他们这么久的,居然是素有“雪山之王”的雪豹!

    雪豹是海拔最高的肉食性动物,它们昼伏夜出,智商极高,且耐力十分的好。

    为了捕获猎物,它们能悄然跟踪很久,然后再趁着猎物不防备时发出致命的奇袭。

    一旦被雪豹盯上的猎物,很难有能侥幸逃脱的。

    如果遇上狼群或者猛虎连城和戈虎倒不担忧,谁知他们偏偏遇上了以速度著称,就连子弹也很难准确射中的,奔袭中的雪豹。

    “小嫂子,雪豹不是都生活在雪山顶的么?怎么咱们在这儿就给碰上了?”戈虎有些头疼地看向连城,一时之间竟没了注意,把她当成了往日里事事信赖的老大。

    没办法,在戈虎的眼里,就没有乔斯洛不能解决的难题。

    因此在这危急的关头,戈虎下意识地询问着连城的意见。

    连城注视着眼前不远的雪豹,也有些不解,“听说雪豹大都是独居的,平日里更是尽量躲避着人类。难道,雪山上没了食物?”

    “食物”这两个字连城说的很清,却似乎被前方的雪豹听懂了似得。

    它伏地呜鸣不已,身上带着斑纹的雪白皮毛根根倒竖起来,摆出了随时可能扑过来的姿势。

    戈虎来不及再犹豫,立即掏出***,毫不犹豫地朝着雪豹的位置射击。

    “怦!怦!”

    随着清脆的枪声响起,那只雪豹不退反进,竟然以奇诡的姿势朝着戈虎扑了过来!

    而那两发子弹也全部打空,并没有伤到速度极快的雪豹分毫。

    戈虎狼狈地再次滚到在地上,那只雪豹似乎被枪声激怒,不等戈虎从地上站起,就再次张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

    它尖细的利爪在登山灯的照耀下反射着银光,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根根朝着戈虎的咽喉戳来。

    而躲闪不及的戈虎甚至已经闻到了野兽嘴里独有的那股子腥臭味,森然利齿尽在眼前,下一秒就会咬穿他的喉咙!

    连城见情况危机,为了救出即将丧命在雪豹口下的戈虎,立即掏出别在登山靴上的飞刀,猛力朝着雪豹掷去。

    “噗!”

    飞刀带风射向雪豹,下一秒就是刺—入血肉的声响,然后是雪豹痛苦的吼叫声。

    这声惨叫十分奇异,是连城和戈虎从未听过的,而且格外的凄厉高亢。

    因为连城那把飞刀,奇准地刺—入了雪豹的一只眼睛!

    左眼中了飞到的雪豹痛不可当,两只举爪胡乱地挥舞着,嘴里继续发出令人心悸的吼叫声,很快消失在仍未亮透的夜色里!

    连城连忙走到戈虎跟前,伸手想要将他给拽起来,“你没事吧?”

    戈虎却捂住自己的咽喉,声音就像破了洞似得漏风,“小嫂子,我的喉咙被抓破了……”

    连城心里一凛,连忙蹲下—身仔细查看起来,这才发现戈虎的右肩到喉咙那里已经模糊一团,很显然是被刚才暴怒中的雪豹给抓伤的!

    鲜血顺着那些被抓得模糊的伤口汩汩往外流淌,连城连忙撕下戈虎的一条衣袖就地取材,然后飞快帮他包扎止血,“你肩膀伤得很严重,喉咙那里的伤相对轻一些。暂时不要说话,我先帮你止血!”

    好在连城早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对于包扎伤口更是轻车熟路,没一会儿就帮戈虎给包扎好了,不过仍是有血迹缓慢地渗出来,逐渐打湿了缠在伤口处的布条。

    浓郁的血腥味在四周散开,连城愧疚地看着受了伤的戈虎,“对不起,如果你不跟着我来雪山,肯定不会受伤。”

    戈虎的右肩被缠得有些麻木,不过仍是满不在乎地笑着,“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只要小嫂子你没事就好,我就还有命在。”

    这句话戈虎说的并没有半点掺假的成分,好在雪豹那一爪子是抓在了他这个粗人的身上,若是抓在小嫂子身上,回去肯定会被老大给剁碎了丢进海里喂鱼的!

    连城认真盯着戈虎的伤口,确认伤口渐渐不再渗出鲜血,这才舒了口气,“看来暂时止住了血,我必须尽快给你找些药草才行。”

    “没事的小嫂子,这点小伤死不了,我们还是先帮老大找雪莲花吧。”戈虎说着就想从地上坐起来,右肩却压根使不出什么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