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26章 戈虎受伤:小嫂子,我不想吃草…
    第1126章 戈虎受伤:小嫂子,我不想吃草…

    “不要逞强,我们是来给乔斯洛找药的不假,但是如果换了他,也绝对不会不顾你身上的伤势的。”连城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满满写着责无旁贷,“是我把你带出来的,自然要把你好好的给带回去。”

    说着,连城先从背包里掏出之前裹起来的七叶一枝花,揉把两下递给戈虎,“我记得孙伯伯说这个能治蛇咬肿毒,那雪豹的牙齿肯定比毒蛇还要厉害,你随便嚼嚼,我再找找有没有其它的草药。”

    戈虎看着连城手上被揉的蔫巴巴的七叶一枝花,嘴角有些抽搐,“小嫂子,你是认真的么?”

    “当然。”连城直视着戈虎的眼睛,眼神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凌然。

    那一瞬间,戈虎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威严的乔斯洛,无奈地在心里叹息了声,果然是夫妻啊,连眼神都是一模一样的。

    他无奈地伸出没被抓伤的右手,接过那棵蔫巴巴的七叶一枝花,送进嘴里嚼巴起来。

    草药嚼起来苦苦涩涩的,戈虎不情不愿地继续嚼着,心里委屈的不行。

    身为特种兵,他大伤小伤受了无数,还是第一次被迫吃草……

    见戈虎听话地吃完那棵七叶一枝花,连城这才站起身,在周围搜寻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戈虎嘴里仍是苦涩的不行,不过受了伤的肩膀疼得厉害,他必须找点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就开口问道,“小嫂子,你在找什么?”

    “血见愁。”连城说着蹲下去,在地上拔了起来,“找到了,这种东西果然随处可见。”

    随着连城话音落下,戈虎心里再次叹息了声:他明明已经吃过草了,请不要再让他吃了好么,好歹他也是属老虎的啊……

    不过这话戈虎可没敢说出来,而是任命地看着连城不断从地上拔了许多长得不起眼的“野草”,心里早已经任命,别说眼下小嫂子让他吃的是野草,就算让他去跳海,估计老大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吧?

    算了,他还是认命吧……

    就在戈虎终于说服了自己可能要继续吃草的命运后,连城已经捧着那堆刚拔起来的“野草”走了过来,然后在旁边找了块石头,认真砸了起来。

    戈虎长舒口气,看来这些并不是让他吃的。

    不过下一秒,戈虎便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因为他看到连城正小心翼翼将刚被砸出来的汁液给收集了起来……

    难道,是要让他喝下去?

    看着那些白乎乎的汁液,戈虎的脸皱成了一团抹布,此刻的他浑然忘了肩膀上的伤,满心想着等下该找个什么借口婉拒才好。

    还没等戈虎想出好主意,连城已经捧着那些被砸出来的汁液来到戈虎旁边,“来……”

    “小嫂子,我的伤真没事,能不能不吃这个了?”为了让连城相信自己只是受了轻伤,戈虎就差没有拍胸脯保证了。

    连城奇怪地看着戈虎,“谁说这个是吃的?这个叫血见愁,是用来止血的。你的肩膀不能一直这样绑着,时间久了会坏死的。”

    戈虎看了眼地上那些有些没被砸烂的根—茎紫红的细密野草,心里长舒口气,只要不是让他吃下去,一切都好说!

    连城小心翼翼帮戈虎解开刚才绑好的布条,发现伤口已经没有刚才流血那么厉害,这才细心地将那些白色的汁液倒在上面,然后再帮戈虎绑好绷带。

    这次她绑的没有上次那么紧,因为她知道那些血见愁止血的效用,往日里她给自己用了很多很多次。

    等收拾好这一切,天色已经已经隐约有些亮色。

    “你的肩膀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连城看着肩头仍血迹斑斑的戈虎,轻声问了句。

    被雪豹的利爪给抓了一下,自然没有那么快就好起来。

    戈虎只觉得自己的右肩膀火辣辣的疼,毕竟是被雪豹给狠抓了下,没少半条命都全靠他反应灵活。

    “没关系,我们继续赶路吧。”戈虎说着从地上站起来,建议连城继续朝前方不远处的雪山进发。

    连城却摇摇头,“你受了伤,就不要跟着我去雪山了,留在这里等我。等我找到雪莲,立即回来跟你回合。”

    “小嫂子,这点伤真的不算什么,我可以的。”戈虎不肯答应,执意要跟着连城一起朝雪山攀爬。

    开什么玩笑,他现在最多是吃了皮肉之苦,如果被老大知道他让小嫂子独自去爬雪山,肯定分分钟掐死他!

    连城见戈虎态度十分坚决,只好无奈点头,“好吧,不舒服的时候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真的没事嫂子,这就是被大猫给抓了一下,我可以的。”戈虎说着单手拎起地上的登山包甩在肩头,毅然大步朝前走去。

    连城担忧地看了戈虎一眼,跟着拎起包大步跟上。

    眼下给乔斯洛寻找解毒的冰帝天山雪莲最重要,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才行!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等东方终于出现鱼肚白时,连城和戈虎终于来到了海拔三千多米的雪山地带。

    这里的气温极低,越往上走空气越稀薄,堆积的雪层也就越厚。

    连城他们一路走来,赫然已经历经了不同的季节,长途跋涉更是损耗了他们不少的体能。

    周围的空气早已跌破零度,连城和戈虎不得不穿上早就备好的防雪服,踩在咯吱作响的积雪上,四处寻找着本就罕见的并蒂雪莲。

    然而他们顺着雪山前行了差不多一千多米,压根没有发现半朵雪莲,不免有些气馁。

    “小嫂子,这东西真的长在雪地里?”戈虎僵硬着右手往前走,肩膀那里仍火烧般疼得厉害。

    连城看了眼高耸的雪山顶,“孙伯伯说雪莲多长在悬崖顶,咱们只有攀上雪山顶,才能找到它们。你现在体能怎样,可不可以继续往前走?”

    “没问题,走吧。”戈虎带着厚厚的防雪帽,大踏步朝前走,呼出的气息像细雾般笼罩在他唇边。

    连城看了眼快要挪到半空中的太阳,“这样,原地休息十分钟,然后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