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雪豹再次寻仇!

    原本张牙舞爪的媚儿瞬间定在原地,眉心有滴红色的血液渗了出来,然后身体僵硬地后倒在雪地里。

    漫天的雪花随风刮下,纷纷扬扬落在媚儿的脸上,冰冷的就像死神的亲吻。

    她瞪着双眼看着无边的天幕,眼角有一滴泪滑落……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费尽心机,最后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无边的风声,连城甚至都没有多看倒在雪地上的媚儿一眼,就拽着仍躺在帐篷船内的戈虎转身离开了。

    连城的身后,媚儿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她的眼前快速闪过自己幼年时美好的画面,然后定格在斑斓的雪豹图像前。

    腰间传来阵剧痛,媚儿已经力竭地连呼痛声都发不出来,身体在雪地里缓缓移动,留下道长长的痕迹。

    媚儿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再也没有能死里逃生的契机了。

    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腰上戳满了锋利的牙齿,血液正顺着那些利齿往外流淌,原本就微弱的生命力跟着往外消散……

    是之前那只雪豹吧,它没能在雪地里找到食物,然后被血腥味给吸引来的,不再认为她是死尸了。

    这下,自己倒不用担心会冻成冰尸,只怕连骨头都不会完整了。

    媚儿糊糊涂涂地想着,眼角滑下最后一滴带着生命的泪珠,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连城对媚儿的下场毫不在意,她又拖着戈虎走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来到了积雪消融的地方。

    眼前是泥泞难走的山地,前方不远处,赫然是鲜花盛开的美景。

    疲累不已的连城压根没心情欣赏这些美景,她扭了下累得酸痛的腰身,然后走到戈虎跟前蹲下来,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

    “不错,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连城再次从包里取出备用的雪莲花,像上次那般挤碎滴在戈虎的嘴里,确保他能极快恢复力气,这才掏出压缩饼干吃了起来。

    不远处的小花随风摇曳,连城嚼着毫无味道的压缩饼干,眼前浮现出乔斯洛的模样。

    他正痞痞看着她笑,双手大大敞开着,似乎在等着她投入似得。

    连城嘴角微微上扬了下,心里取笑自己真是半刻都离不开乔斯洛。

    是呢,对双手沾满血腥的她来说,乔斯洛就是寒冬里最温暖的阳光。没有他在的地方,比地狱还要寸步难行吧?

    连城抿了下唇,收起压缩饼干准备站起来,手上的动作却定在了原地。

    她的耳朵敏锐地动了下,身体却保持着一动不动,屏息静气聆听着身后的动静。

    周围并没有异样的声响传来,偶尔只有微风拂过,带来阵阵凉爽。

    不过连城丝毫不敢大意,身为杀手的她有着最敏锐的第六感,虽然并没有听到背后有异样的声响,却仍是感觉到了肃然的杀机。

    连城纹丝不动地坐着,身后那道杀机满满的狠戾目光如影随形,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看来,一场恶战再所难免了!

    连城知道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她做了个假动作,看上去像是要从地上站起来似得,故意伸手去撑地面。

    “嗷——呜——!”

    就在这时,咆哮的兽声陡然响起,一道矫健的身影高高跃起,朝着连城猛地扑来。

    反应敏捷的连城借着刚才的假动作在地上快速滚了两圈,然后利落翻身站起,锋利的飞刀已经攥在了手心。

    她这才看清楚,刚才朝她扑来的,赫然是之前自己刺瞎眼睛的那只雪豹!

    独眼雪豹原本银白色的斑斓皮毛如今沾染了不少血迹,令人心悸的尖牙上也有鲜血流下来,一滴滴朝地上滴落。

    连城心里一沉,她知道眼前这只雪豹刚刚吃过人,而且就是眉心中了她飞刀的媚儿。

    因为那只独眼雪豹尖利的兽爪尖端,赫然有着一小截媚儿身上的布料!

    像这种猛兽,原本就野性难驯,吃过人的野兽更是凶猛残暴。

    更何况,这只雪豹还被她给刺瞎了一只眼睛!

    仇人相见,定然分外眼红!

    连城攥着飞刀戒备起来,早已经瞄准那只独眼雪豹的另一只眼睛,随时准备掷出。

    狰狞的雪豹凶狠地伏地朝着连城咆哮着,不过却并没有敢贸然上前,而是颇为忌惮地盯视着连城手上的飞刀。

    它虽然是凶兽,却有些灵性,刚才偷袭没成功,已经失了先机。而且连城上次刺瞎它眼睛的记忆还在,它暂时不敢贸然发出袭击。

    连城镇定地跟随时准备扑上来的独眼雪豹对峙着,清亮的眸子紧盯着雪豹仅剩的那只眼睛,半点怯意都没有。

    在生死关头,一丝一毫的胆怯,都会令对手更加疯狂!

    独眼雪豹死死盯着连城,巨大的兽爪在雪地上快速刨了两下,连城立即崩起身形,知道它即刻就会暴起。

    果然,那只雪豹猛地纵起身子,不过却不是扑向连城,而是扑向了躺在帐篷船里,人事不省的戈虎!

    它锋利的牙齿咬住帐篷船,然后快速往前纵去,居然拖着戈虎飞快窜了出去。

    异变突起,连城有些措手不及地连忙追上,手中的飞刀稳稳掷了出去!

    “嗷——呜——!”

    独眼雪豹惨叫一声,豹尾根处赫然插着枚银光闪闪的飞刀!

    “嗷——呜——呜——”

    独眼雪豹悲鸣地惨叫着,停下拖拽帐篷船,围着自己的尾巴原地打转起来,拼命用兽爪想要弄掉刺—入尾巴根的匕首。

    然而再凶猛的野兽也毕竟只是野兽而已,独眼雪豹狼狈地转来转去,却始终没能弄掉那把匕首,痛得哀嚎不已,在雪地上来回打转。

    趁着独眼雪豹分神的时候,连城赶紧朝着帐篷船上的戈虎跑去,确认他仍在昏迷着,并且没有被独眼雪豹给咬伤,这才放心下来。

    只是原本她好不容易才拖拽着戈虎走出了雪地,如今又被独眼雪豹给拽回了不少距离,之前那些路都白走了。

    连城郁闷地皱起眉头,手上又摸出一把飞刀攥着,冷眼看着正团团转哀嚎不已的独眼雪豹。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