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40章 阮小菊爷爷去世(1)
    第1140章 阮小菊爷爷去世(1)

    乔斯洛回个国防部长一个同样的敬礼,在这一刻,他不再是个人,而是代表着捍卫正义的军魂。

    国防部长满意地点点头,走到连城跟前,同样给她敬了个礼,声音掷地有声,“感谢你的临危不惧,舍生忘死,为我们挽救了一枚英才,你是个伟大的女性。”

    得到军界领导最诚挚的表扬,连城脸上没有半点慌乱,她跟着回了个礼,声音清脆响亮,“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很好!”国防部长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对乔斯洛和连城十分赞赏,“你们夫唱妇随,铁骨丹心,有了你们就是国家的福气啊!为了表彰你们,我们经过商议,决定授予你们最崇高的荣誉!”

    说着,国防部长朝后面挥挥手,就有两名高大的军人手捧着军功章走了上来。

    国防部长将两枚军功章分别戴在乔斯洛和连城的身上,这才满意地再次点头,“为国家安危出生入死的,人民都会谨记不忘!现在我决定,授予乔斯洛五星上将的称号,连城破格提拔为少将,希望你们能够继续捍守一方,为国为民!”

    金灿灿的勋章别在两人的胸前,沉甸甸的荣誉是对他们这次出生入死的最好表彰。

    乔斯洛之前是四星上将,如今赫然变成了五星上将,这个荣誉是十分罕见的,通常只授予那些在战争年代有突出贡献的人。

    不过乔斯洛并不在意这些荣誉,对他来说,什么都比不上身边的连城和乖巧懂事的宝贝们更加重要!

    一旁的仔仔和晴儿虽然不明白这些是什么,不过能够看懂年迈的国防部长眼中的赞赏,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台下响起一排排军人们潮水般的掌声,与这响亮的笑声在蓝天下越飞越远。

    ——

    蔚蓝的天际下,一架波音飞机正快速划过,留下两道白云般的痕迹。

    机舱内,一身西装革履的杰克怀里抱着个软绵绵的婴儿,正笑得格外开心,“呵呵,笑一个,呐,给爹地笑一个。”

    阮小菊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无奈地摇头,“他还小,哪里能听懂你说的话?”

    “怎么听不懂?”杰克乐呵呵将怀里的小男孩抱到阮小菊跟前,“你看,他在冲我笑呢。”

    阮小菊偏头看了眼坐在杰克腿上的小儿子,伸手摸了下他的小脸蛋,一旁的小叮当跟着凑了过来,“妈咪,爹地真臭美,明明弟弟是冲我们笑呢。”

    “呵呵,是呢,小叮当说的对。”阮小菊伸手摸了下小叮当的头,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到达眼底。

    杰克看了眼阮小菊,知道她是又想到了那些不好的事,轻声安慰道,“你不要太担心了,爷爷他一定会没事的。”

    听杰克提起爷爷,阮小菊的眼里不由涌上浓浓的担忧。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爷爷长大,爹地和妈妈反而没有爷爷来的亲近。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阮小菊却接到了妈咪蓝凌的电话,说是爷爷病重,希望她能够飞回意大利来见爷爷最后一面。

    这通电话令阮小菊整个人都蒙了,她记忆中的爷爷从来都是乐呵呵的模样,怎么突然就病重了呢?

    挂了电话的阮小菊六神无主,很快就被杰克发现,然后告诉了杰克爷爷生病的事情。

    杰克生怕阮小菊情绪太过激动,当即就命令手下包了架大型客机,载着阮小菊和两个孩子直飞意大利。

    “我太不孝了,一直忙着自己的事,却忽略了爷爷……”阮小菊说着鼻头酸涩起来,眼前闪过爷爷牵着自己的小手去捕蝴蝶的画面。

    杰克将阮小菊揽在怀里,“没关系的老婆,或许爷爷的病情并没有那么严重,等他看到你,或许就好了呢。”

    阮小菊倚在杰克宽厚的胸膛里,原本慌得厉害的心渐渐踏实下来。

    她的视线从机窗口投出去,心早已经飞到了儿时的家。

    飞机匀速飞驰前行,很快载着杰克一家四口,在意大利降落。

    他们刚刚走下飞机,阮小菊的爹地和妈咪就已经脚步匆忙地迎了过来。

    蓝凌个头十分高挑,精致的脸上已经染上了岁月的风霜。

    她神色中有些疲惫,不过仍是满心欢喜的冲自己最爱的小女儿伸开手臂,“欢迎你回家,我的宝贝女儿。”

    阮小菊有些哽咽地扑进蓝凌的怀里,也只有在这时她才真真切切感受到,无论自己走到哪儿,始终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阮正航冲杰克点点头,用纯正的意大利道,“一路辛苦了。”

    杰克礼貌地点点头,用着同样流利的意大利语回应着,“不辛苦,爹地,爷爷他老人家现在身体状况如何了?”

    阮正航的脸上浮现层忧虑,眉头紧皱着摇头,“情况很不乐观,阿彬说他其实早就透支了,只是一直在撑着,撑着想见小菊最后一面。”

    阮小菊听到这句话,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她连声催促道,“爹地,妈咪,我们快去看爷爷吧。”

    “好,走吧。”蓝凌点点头,跟阮小菊并肩前行,牵着小杰克的手走上了停在一旁的加长悍马。

    杰克抱着自己的小儿子,跟着阮正航一同上了车。

    车里冷气开得很足,刚进去小家伙就打了打喷嚏,杰克连忙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小心翼翼将自己的小儿子给裹了个严实。

    阮正航不动声色地看着杰克的一举一动,眼神中有几分赞许。他觉得杰克虽然长得粗枝大叶,不过照顾孩子十分心细,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妈咪,爷爷他现在住在医院里么?”阮小菊轻声问道,语气十分的低落。

    蓝凌摇摇头,“没有,我们已经把他接回去了。你爷爷坚持要出院,说落叶归根,他就算要走,也要在家里走。”

    这个话题十分沉重,惹得阮小菊再次模糊了眼睛,不敢去想病重的爷爷现在是什么模样。

    懂事的小叮当靠近阮小菊怀里,伸出小手帮她擦掉眼角的泪痕,奶声奶气道,“妈咪,我们要回去看爷爷,要笑着去爷爷才会开心哦。”